團體短劇與雙人漫才的較量《職男人生7-有夫之夫》
11月
05
2021
職男人生7-有夫之夫(面白大丈夫提供/攝影梁凱評)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2162次瀏覽

張又升(專案評論人)


透過演出開場的前導影片,「面白大丈夫」(以下簡稱「面白」)的「職男人生」系列成功設定了擺脫職場艱苦、快意而活的搞笑形象,而這不只是影片內容,也是演員們的真實經歷。2019年才由阿量、董軒、耿賢和西追四位非科班出身的演員組成的「面白」,在兩年多的時間內,已經成為相當受歡迎的搞笑團體。這次筆者有機會欣賞演出,證明其官網羅列的觀眾人數之增加一點也不假。

第七回的內容兼有短劇和漫才,並穿插多部短片。短劇演出了假掰藝術家和觀眾所參加的展覽、比數相差過度懸殊的籃球賽、神祕搞怪的寵物溝通師,以及表現演員忘詞的荒謬喜劇。漫才則包括關係一團混亂的提親記(即本次演出主題「有夫之夫」)和服飾店內顧客和店員的滑稽互動(由阿量和西追組成的「過敏原人」擔當)。短片多為篇幅極短的小故事或笑話,如朋友爽約和生前契約的推銷,我們也看到「達康.COME」兩位演員出現助拳。

製作和欣賞這類「出一張嘴」的表演藝術必須直接考量節目的編排或先後順序,哪一個環節該輕鬆、無須專注也能領受趣味,哪一個環節又需仔細聆聽、方能從中感到笑料。就此而言,「面白」安排短片串場,稍微稀釋一下注意力,是相當聰明的手法。雖然內容仍屬戲劇,但媒介形式的轉變(從表演變為錄像)為觀眾帶來了不同體驗,不用老是望著由具體物件和血肉之軀構成的舞台。更重要的是,在沒有主持人的情況下,如何在戲裡戲外進出也是一大問題。《職男人生7-有夫之夫》的各個段落性質分明、銜接順暢,用不著戲外提點或自演自介,而短片也起著過渡的功能。


職男人生7-有夫之夫(面白大丈夫提供/攝影梁凱評)


職男人生7-有夫之夫(面白大丈夫提供/攝影梁凱評)

然而,回到演出內容,似有幾處的哏太過線性或均勻,尤其發生在兩人對演的時候。舉例來說,在「朋友爽約」的極短篇影片中,幾乎聽到前兩三次的推託之詞,就可以猜到往後的發展,而事實也確實如我們所料:朋友總是「正要前往目的地」,直到單獨一人的約會結束。此外,服飾店中店員與顧客針對只有「一半」的衣褲爭論──上半部還是下半部,左半部還是右半部──時,捧逗間的互動也相當對稱。與此相反,多人短劇更能凸顯腳色和敘事層次的多重,笑料也更豐富。好比「籃球賽」一節,每次登場的人物誇口的技能和背景都越來越強烈(從美國名校畢業生到啦啦隊員),對照球賽比分和結局,也越加滑稽。

對我來說,《職男人生7》的「團體戰」表現更勝「雙人戰」。雙人漫才的難度在於,捧逗(裝傻和吐槽)互動的俗套在大方向上早被觀眾瞭然於心;我們入場前已知會遇到這般形式,因此渴求的遠不只如此,還包括意外而適當的岔題、捧逗比例的偶爾失衡等,更別說是少見而絕佳的題材、腳本和合拍的對話。簡言之,漫才更像是一種「掙脫術」,於綁手綁腳間緩慢脫出的藝術。相對於此,四至五人的團體短劇首先免除了俗套所建立的慣例,因此有更豐富的素材可供運用,這也讓搞笑從「出一張嘴」的性質(相聲和漫才皆屬這一大類)走向較為狹義的當代戲劇。我們看到,「忘詞」這一節甚至以燈光切換製造時空推移的效果,面白大丈夫在戲劇方面的表現是更得心應手的。

無論如何,在短短一小時多欣賞到這些類型的表演,實在非常滿足。看著座無虛席的演藝廳,前文若有批評之處,也只是事後的一己之思罷了。在放聲大笑的當下,誰會想到那些東西啊?我可不會!

《職男人生7-有夫之夫》

演出|面白大丈夫、林木森
時間|2021/10/17 15:30
地點|桃園市立圖書館平鎮分館 演藝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16th 新人新視野」三個作品之編創意圖新穎,表演者的身體展現與技巧皆相當純熟,作品段落轉承也皆具體而微的展現出來。然而,創作作品要從短篇發展到較龐大的中長篇篇幅之漫長旅程不易,作品中要推進的議題與串聯的意象之銜接手法較為生澀,讓觀眾在中途發生些許迷失。
5月
22
2024
原本以為「正義」的問題都給楊牧、汪宏倫說完了。最近赫然發現,「轉型正義」的問題或許不在「正義」,而是「轉型」。誠如汪宏倫所指出的,「轉型」的原意是一個有具體歷史脈絡、階段性任務的「過渡時期」,而當前的問題正是用「正義」的超級政治正確和「人權」的普世性,掩蓋了對於現在究竟處於哪一個歷史階段的辨認。我們正經歷的「轉型」究竟是什麼?
4月
18
2024
同時,我愈來愈感覺評論場域瀰漫一種如同政治場域的「正確」氣氛。如果藝術是社會的批評形式,不正應該超越而非服從社會正當性的管束?我有時感覺藝術家與評論家缺少「不合時宜」的勇氣,傾向呼應主流政治的方向。
4月
18
2024
對我來說,「文化」其實更具體地指涉了一段現代性歷史生產過程中的歸類,而懂得如何歸類、如何安置的知識,也就是評論分析的能力,同時更是權力的新想像。
4月
11
2024
「我」感到莫名其妙,「我」的感動,「我」沉浸其中,在修辭上會不會不及「觀眾」那麼有感染力?而且「觀眾」好像比「我」更中性一點,比「我」更有「客觀」的感覺。
4月
11
2024
首先,出於個人感覺的主觀陳述,憑什麼可作為一種公共評論的原則或尺度呢?我深知一部戲的生產過程,勞師動眾,耗時費工,僅因為一名觀眾在相遇當下瞬息之間的感覺,便決定了它的評價,這會不會有一點兒獨斷的暴力呢?因此我以為,評論者對「我覺得」做出更細緻的描述及深入剖析,有其必要。
4月
11
2024
假如是來自京劇的動作術語,比如「朝天蹬」,至少還能從字面上揣摹動作的形象與能量:「腳往上方」,而且是高高的、狠狠用力的,用腳跟「蹬」的樣子。但若是源自法文的芭蕾術語,往往還有翻譯和文化的隔閡。
4月
03
2024
我們或許早已對「劇場是觀看的地方」(源自「theatrum」)、「object」作為物件與客體等分析習以為常,信手捻來皆是歐洲語系各種字詞借用、轉品與變形;但語言文字部並不是全然真空的符號,讓人乾乾淨淨地移植異鄉。每個字詞,都有它獨特的聲音、質地、情感與記憶。是這些細節成就了書寫的骨肉,不至有魂無體。
4月
03
2024
嚴格來說,《黑》並未超出既定的歷史再現,也因此沒有太多劇場性介入。儘管使用新的技術,但在劇場手法上並無更多突破,影像至多是忠於現實。就算沒有大銀幕的說書人,只剩語音也不會影響敘事,更何況每位觀眾的「體驗」還會受到其他人動線的干擾,整場下來似乎讓人聯想到國家人權博物館的導覽。但這並非技術本身的問題,更不是對題材沒興趣
3月
21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