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弱是表象還是真實《紙Pli》
2月
08
2024
紙Pli(臺北表演藝術中心提供/攝影蔡耀徵)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490次瀏覽

文 鄭宜芳(專案評論人)

紙張,日常生活常見之物,縱使在現今這個不斷強調數位化的時刻。紙,同時也是古老的材質,取自天然纖維,提供我們書寫、包裝、清潔,甚至經過塑形或編織後能成為容器、服飾等。紙,看似脆弱卻也充滿韌性與可塑性,因而在當代藝術創作中已是常見的創作媒材。

由臺北表演藝術中心舉辦的2023馬戲節邀請了四檔國內外的馬戲節目,來自以色列的英巴爾.本.海姆(Inbal Ben Haim)《紙Pli》是其中之一。正如節目名稱,紙是英巴爾整個表演節目中最重要的表現媒材,也是唯一的道具。

表演前段,英巴爾全身以半透明的紙張包裹全身,只剩下頭部、手掌、腳掌。看似被框限的身體,在不斷地扭轉、拉伸、對角線扯動等由小而大的動作中,紙張也在拉扯中展現物理性質:破裂。此段的音樂使用大量的擬音手法,並融入各式物件的聲音做疊合。此時,身體、充滿皺褶且包裹全身的紙與物件式的聲響,再再使觀者產生一種表演者的身體與紙張皆物質化之感,而這樣的物質性亦充滿整個作品。

接著舞台上推出各式材質與顏色的紙張,藉由大舞台的空間,可以快速花式地鋪展大型紙材,同時對紙張材質有一定熟悉的我,很快地發現在紙繩的塑造過程中,作為最主要承重角色的紙材是屬於強度較高的牛皮紙材。紙繩完成後,英巴爾開始仔細地將之纏繞於身上,並經由她的高空技術使自己一步一步地往上空爬去,扺達高空後,英巴爾首先將較為柔軟的白色紙材逐步撕去,接著再將牛皮紙材撕去,最後,也是整個作品最大也最被主打的段落:英巴爾將纏繞於自己身上的紙繩完全撕掉,只剩雙手懸吊抓住的繩頭,然後,放手,墜落,在巨大的安全墊和大量撕碎的紙片上。生命是脆弱的,是吧,任何表演都有或大或小的風險,然而在現代劇場嚴謹的安全規範下,危險性還是低很多,相較於傳統戲曲高台後翻的驚險。


紙Pli(臺北表演藝術中心提供/攝影蔡耀徵)

第三段則是將覆蓋整個舞台地板的牛皮紙往上舞台翻去,在翻的過程中,或因物理特性,或因人的行為,更或因人以手工刻意製造皺摺,使紙張成為大型的裝置,尤如岩層。人置身其中彷彿化身石頭,亦彷彿冷眼看著因人類各式行為深刻影響或構成地殼摺曲,並造成地球永久物質性改變的人類世。同時,這段的音樂創作採用大量的動機重複與疊加,形成時間凝滯之感,是最有感觸的段落。接著,舞台上充滿大量的碎紙,並升起大型紙花裝置,一位男性表演者手拿紙板搧風,試圖讓空氣流通的變化形塑細紙條的飛舞。以人工製造氣流,促使靜態物質產生彷如活物般的生命力,是轉化紙的物質性的一種手法。只是以手搧風或許素樸卻也很難驚豔,尤其北藝中心七月才邀來Non Nova劇團的《突然颳來一陣風》時。最後,英巴爾以多條細紙繩做成的紙綢將自己吊上空中,地板上三層巨大的紙張依序升起,英巴爾以手從中間戳破紙張,穿身而過。巨大的紙張緩緩降落,英巴爾也隨之落地。全體表演者站立右舞台,紅色的燈光打在高高掛著的紙綢,燈暗。

英巴爾藉由將表演者的身體與紙張物質化,使彼此之間的物理特性形成張力,以此探索何謂脆弱。然而,當表演前段,英巴爾在高空上將紙張逐次撕掉的印象還烙印在觀者心裡時,最後的戳破紙張已能預料。同時亦再次反思,紙的脆弱只能撕破或戳破,或者這其實是最刻板的印象。並且不同紙的材質具有不同的纖維紋路、透光度、強韌度,以及撕破的聲音也有不同,這在作品中並未被充分發揮。而脆弱真的脆弱嗎,結構力學告訴我們瓦楞紙也有承載一人的力量,一根易斷的筷子,十根就不易斷,人與萬物何嘗不是如此。

2023馬戲節:英巴爾.本.海姆《紙Pli》

演出|英巴爾.本.海姆
時間|2023/12/30 19:30
地點|臺北表演藝術中心 球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結合飲食、玩樂等體驗的沉浸式演出,大概在COVID-19疫情於台灣爆發前達高峰(2019年、2020年),隨後因疫情各種限制而接近覆滅。不過,隨著疫情趨緩、限制鬆綁,這類沉浸式演出有死灰復燃的跡象。《一村喜事》在這波趨勢裡,有效結合眷村美食與環境、辦桌習俗與氣氛,在新開放的空軍三重一村裡頭,與其說是演出,不如說是真的辦了場喜事。
12月
20
2023
本文聚焦有別於當代藝術中「行為藝術(performance art)」、「延時性展演(durational performance)」或「計畫型創作(project art)」涉及現場展演等等呈現形式,而是具有特定時間長度且約定俗成下觀眾需全程參與、並不鼓勵觀眾自由進出的劇場作品為主要討論對象。
12月
18
2023
我對「漫遊者劇場」一詞出現最初的認識,是黃思農從2016年開始創作一系列啟發自班雅明(Walter Benjamin)的「漫遊者」概念。開啟由觀眾獨自遊走於城市角落的各個聆聽,不同於以往劇場以人為表現對象的基礎,沒有演員,只有聲音的「隱形」演出⋯⋯
11月
28
2023
三齣戲串聯的遊走式劇場匯演《歡迎搭上蘭城漂浮巴士》。匯演總長度將近兩小時,幾乎繞行了羅東文化工場的整個戶外平面區域。雖然名為小戲節,卻擁有坐看魔術秀、漫步文化園區和歡唱遊覽車卡拉ok的多元體驗。各別規模較小,整體演出卻很豐富,頗有參加輕裝版豪華旅行團的樂趣。
10月
12
2023
夏至藝術節自2016年開辦迄今,已成雲嘉嘉新四個文化中心的指標性藝文活動。瀏覽節目單,雲林縣是現代與傳統兼具、嘉義市專走音樂會、嘉義縣主攻兒少劇作、新營聚焦傳統表藝。四館相互拉抬,推廣文化行旅,致力落實跨域目標。今年在新營文化中心共有八場節目開鑼登臺,我有幸觀看後五場,聊述演出觀察。
10月
02
2023
十年一瞬,沒有賣慘濫情,陳彥達、何瑞康 以一貫的漫才專業轉化辛苦疲憊的過程,觀眾在這十年裡找尋自己參與的座標,從十塊錢很多的時候,迪化街的方寸之地,到十年此刻,觀眾乘著陳彥達、何瑞康、曹瑜三人操縱的鞦韆,在笑點之間擺盪⋯⋯
9月
25
2023
我們沒有辦法拒絕這些感官刺激,比如裸體,或是光滑的手掌、膝蓋、小腿與絨毛地毯之間,皮膚與皮膚之間摩擦的聲音。我們需要對裸體──過去總是用來指涉自由的人的意象──的詮釋保持距離,才有辦法真正看見作品。
9月
22
2023
儘管「切割」、「破裂」、「凝聚」、「碾碎」各有不同狀態的張力,「警察」都像一個冷冰冰的句點,截斷了任何可觸發的想像;要如何想像警察?
7月
20
2023
聽他們勤務中削薄的個體性,如何在長跑中一點一點拾回⋯⋯;於此導演竟類比於編舞,其中技術性皆令身體柔順於「他者」的框架,陌異的生命經驗被帶回排練場,練習想像成為「他者」。
7月
19
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