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進想像邊界的《巴黎舞會》
3月
28
2023
巴黎舞會(國家兩廳院提供/攝影Gelée Lai)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2135次瀏覽

文 鄭宜芳(專案評論人)

人類對於探索從現實世界通往虛擬世界的欲望始終不曾減緩,經歷疫情三年和科技政策的大力推展,實境技術正方興未艾地推進著和尋求突破點,相關VR(Virtual Reality, 虛擬實境)、AR(Augmented Reality, 擴增實境)、MR(Mixed Reality, 混合實境)乃至元宇宙等話題,熱度不斷。面對新一波未來科技浪潮,加之文化政策、公家資源的大力扶植、投入,虛實整合的新型態展演在可預見的未來或將持續發展。

在布蘭卡・李(Blanca Li)的《巴黎舞會》(La Bal de Paris)中透過BackLight Studio【1】的VR技術、Vincent Chazal的視覺設計與Tao Gutierrez的作曲,半小時裡,讓你一秒穿越到巴黎黃金二零年代,體驗奢華上流生活方式:水晶燈、華服、宴會廳舞會、私人遊艇、鄉村莊園等。由BackLight Studio提供的虛擬實境技術,無縫的將每一個場景與場景完全融合接軌,流暢地將體驗者帶往下一個情境場景,無論是手扶梯、火車或者遊艇,確實令人驚豔。

相較於過往虛擬實境節目的設定,《巴黎舞會》不僅僅是發揮了VR的最大優勢:高強度的沉浸式體驗,以及三百六十度可探索、敘事的空間,Vincent Chazal的視覺利用近景、中景、遠景在細節刻劃與整體氛圍的營造,創造層次豐富的感官體驗經驗,更在於《巴黎舞會》做到了讓體驗者在虛擬實境裡的角色能與其他角色進行互動。不再如以往的虛擬實境節目般,穿戴裝備的體驗者總是較為孤立自我且自外於他人的情況,是一個將現場表演與最先進科技結合的節目。

當然,與十名體驗者和兩名舞者一起穿越至巴黎,換穿香奈兒高級訂製禮服,欣賞華麗舞廳裡優美的樂團演奏與舞蹈,搭乘遊艇看落日感受微風,穿過樹籬迷宮進到浪漫花園,搭火車到有著跳康康舞女郎和香頌的著名夜總會漫步,三不五時和舞者、其他角色手拉手跳舞轉圈,確是如夢似幻,這種夢幻般的感官經驗亦確實達成創作者布蘭卡・李想傳遞給體驗者的核心。雖然這種感官於我而言,反而更加強了一切皆為幻境之感。

另一方面,在《巴黎舞會》中看見香奈兒的高級訂製禮服,相信亦不僅香奈兒是現今依然保有高級訂製服裝傳統(Haute Couture)的頂級品牌,其服飾亦隱含有追溯自狄亞基列夫(Serge Diaghilev, 1872-1929)時代起,香奈兒本人與前衛新潮藝術深切關係與密切合作之意。

然而,這或者也呈現出虛擬實境節目當前困境:內容的缺乏與長篇敘事的缺陷。在《巴黎舞會》中,其浪漫的三幕愛情喜劇故事設定與場景結構,總讓我不時想起弗朗茲.勒哈爾(Ference Lehar, 1870-1948)的輕歌劇《風流寡婦》(Die lustige Witwe),只是故事與角色更為輕薄短小。如此設計,或許也是受限於目前虛擬實境技術範疇,包含實際體驗時間設定三十至三十五分鐘。畢竟,目前VR的頭戴裝置依然稱不上輕便靈巧(至少在最後十分鐘我已需要用手協助支撐頭部才行)。無論如何,《巴黎舞會》對虛擬實境技術的整合,確實推進與擴展了劇場或新型態展演的邊界和想像,雖然尚有可攜性、裝置大小重量、設備價格未達消費級產品等問題待解決,但相信虛擬實境走入大眾生活也將是不久的事情。


註釋

1、本文除主創者布蘭卡・李外,所提到之設計者姓名皆參照售票頁面使用原文姓名。參照:《巴黎舞會》OPENTIX售票頁面

《巴黎舞會》

演出|布蘭卡・李(Blanca Li)
時間|2023/02/20 16:30
地點|國家兩廳院實驗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恰如莊子清醒夢般的「不知此身還彼身」,我們能夠與現實聯繫的最後一釐米,到頭來也只剩下演員不知身在何處的安全須知與簡短回應,作為參與者的我們,甚至不會知道演員是否真有如影像中所看見地那般跳躍與歌唱,筆者便在這樣的荒謬時空下,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體驗——虛與實的難以捉摸、相信與懷疑。
3月
13
2023
「16th 新人新視野」三個作品之編創意圖新穎,表演者的身體展現與技巧皆相當純熟,作品段落轉承也皆具體而微的展現出來。然而,創作作品要從短篇發展到較龐大的中長篇篇幅之漫長旅程不易,作品中要推進的議題與串聯的意象之銜接手法較為生澀,讓觀眾在中途發生些許迷失。
5月
22
2024
原本以為「正義」的問題都給楊牧、汪宏倫說完了。最近赫然發現,「轉型正義」的問題或許不在「正義」,而是「轉型」。誠如汪宏倫所指出的,「轉型」的原意是一個有具體歷史脈絡、階段性任務的「過渡時期」,而當前的問題正是用「正義」的超級政治正確和「人權」的普世性,掩蓋了對於現在究竟處於哪一個歷史階段的辨認。我們正經歷的「轉型」究竟是什麼?
4月
18
2024
同時,我愈來愈感覺評論場域瀰漫一種如同政治場域的「正確」氣氛。如果藝術是社會的批評形式,不正應該超越而非服從社會正當性的管束?我有時感覺藝術家與評論家缺少「不合時宜」的勇氣,傾向呼應主流政治的方向。
4月
18
2024
首先,出於個人感覺的主觀陳述,憑什麼可作為一種公共評論的原則或尺度呢?我深知一部戲的生產過程,勞師動眾,耗時費工,僅因為一名觀眾在相遇當下瞬息之間的感覺,便決定了它的評價,這會不會有一點兒獨斷的暴力呢?因此我以為,評論者對「我覺得」做出更細緻的描述及深入剖析,有其必要。
4月
11
2024
對我來說,「文化」其實更具體地指涉了一段現代性歷史生產過程中的歸類,而懂得如何歸類、如何安置的知識,也就是評論分析的能力,同時更是權力的新想像。
4月
11
2024
「我」感到莫名其妙,「我」的感動,「我」沉浸其中,在修辭上會不會不及「觀眾」那麼有感染力?而且「觀眾」好像比「我」更中性一點,比「我」更有「客觀」的感覺。
4月
11
2024
假如是來自京劇的動作術語,比如「朝天蹬」,至少還能從字面上揣摹動作的形象與能量:「腳往上方」,而且是高高的、狠狠用力的,用腳跟「蹬」的樣子。但若是源自法文的芭蕾術語,往往還有翻譯和文化的隔閡。
4月
03
2024
我們或許早已對「劇場是觀看的地方」(源自「theatrum」)、「object」作為物件與客體等分析習以為常,信手捻來皆是歐洲語系各種字詞借用、轉品與變形;但語言文字部並不是全然真空的符號,讓人乾乾淨淨地移植異鄉。每個字詞,都有它獨特的聲音、質地、情感與記憶。是這些細節成就了書寫的骨肉,不至有魂無體。
4月
03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