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起點——演員的自我探尋《演員實驗教室》
5月
08
2018
演員實驗教室(國家兩廳院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242次瀏覽

演出:蘭陵劇坊

時間:2018/05/05 19:30

地點:國家戲劇院

文 羅揚(戲劇工作者)

蘭陵劇坊向來被戲劇界視為臺灣現代劇場的濫觴,其所培育的演員對於臺灣電影、電視、劇場界影響甚大,如:金士傑、李國修、劉若瑀、馬汀尼、楊麗音、鄧安寧、趙自強等人。自1990年蘭陵解散後,直接或間接地催生了許多知名劇團,其影響的深度與廣度可想而知。

作為蘭陵迎來40週年的大作,對比蘭陵30週年搬演人盡皆知的《荷珠新配》,此次所選擇的《演員實驗教室》顯得平凡許多。李國修曾對此次擔任編導的金士傑說:「此戲為蘭陵最該重演之戲碼,它敘述著演員的人生,誠誠實實,一層一層往心裡尋覓。」如同李國修所言,《演員實驗教室》的形式很單純,十四個演員訴說著十四個截然不同的故事(包含金士傑簡短的開場白),每一段故事都是演員最真實的自我,毫無隱瞞地坦露在觀眾面前。

而《演員實驗教室》所要表達的很簡單,導演給予每個演員的功課是:在歲月的淘洗與淬鍊下,成就了怎樣的自己。就線性的時間軸而言,他們的共同起點是蘭陵,此後卻走向十分歧異的人生道路。有人持續在劇場這片園地努力耕耘,有人選擇放下鋤頭另尋一片天地發展,如今再次重返劇場,已非當時在排練場留下無數汗水的熱血青年,在將近四十年的時間跨度當中,在演員們身上的歲月積累,不僅豐富了劇場的多元面向,也開啟了劇場的無限可能及想像。

《演員實驗教室》回歸質樸的劇場形式,翦除一切燈光、音效、服裝、化妝的華麗加持,舞台極其簡潔,背後投射出每個演員的歷史照片,戲裡也毫不修飾地呈現演員真實的樣貌——老的、皺的、垂的、胖的、禿的,沒有人能逃得過時間的無情雕琢。演員在舞台上揭露自己的真實生命歷程,講述生命中所發生的趣事、糗事、喜事、鳥事、難事、憾事,這些往事蘊藏著生命的純真、美好、喜悅、不堪、污穢與悲傷。因此,每個故事是如此的不同,有的是平凡的日常瑣事、有的是人生中最重要的決定、有的是夢想與理想的權衡,不盡然和在場的每一位觀眾都能產生共鳴,可總有那麼一句台詞、一個動作、一個場景,悄然地觸動了每個人的心靈深處。

然而,演員卸下武裝面對自我,如同赤裸裸的人站在觀眾面前吐露心事,以至於觀戲的過程中,有那麼一刻,我仿若置身在大型TED演講會,看著台上的演員卸下妝容化為平凡人,一字一句地分享人生的喜怒哀樂、悲歡離合。但也正因如此地平凡無奇,更顯得《演員實驗教室》的不凡。此次重演的意義不在於重溫當時的光景,而在於世代的傳承,演員成員裡頭有老蘭陵亦有新蘭陵,甚至還有蘭陵人的下一代(劉若瑀的兒女),無論戲裡、戲外皆向我們揭示了生命的本質——傳承的重要性。

其中值得一提的是,《演員實驗教室》將劇場遊戲作為正式演出的一部份,似是透過遊戲重返蘭陵創始初期,尋回那些未經歲月磨練的劇場新鮮人。它不講求技巧,也不講究精準,而是在於誠實地面對自我生理/心理的真實反應。因此,劇場遊戲既是暖身,亦是演員回歸自我的儀式。除去了演員用以武裝自己的虛偽面具,卸下了在試煉場上磨鍊出千錘百鍊的柔軟肢體,放下了在劇場裡、生命裡那些所謂的豐功偉業,台上的人卸下了「演員」的包袱,真誠地和觀眾面對面地訴說心事。

《演員實驗教室》它既未站在全知者的角度向我們強行灌輸人生的大道理,亦未炫技般地展現演員們四十年來積累的豐碩成果。而是讓演員們返樸歸真、反照自身、觀看自我,赤裸裸地展現獨特的生命歷程。

《演員實驗教室》

演出|
時間|
地點|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充滿問號的疑問句也比劃上句點的陳述句更能經受時間的考驗,演員們事隔多年再次親手揭開結痂的傷疤,用自己的傷痛與癒合展現不逃避生命的勇氣,這也成為蘭陵40版的《演員實驗教室》最迷人的地方。(車曉宇)
5月
30
2018
截取不同演員真實的生活橫斷面,只將這些生活中的一磚半瓦做細緻入微的表現,不追求面積的廣,只探求點的深,而剩下的未浮出水面的冰山留給觀者去想像填充,觀者只需捕捉到故事中與自身情感體驗有關聯的那個共鳴點即可。(何曉夢)
5月
24
2018
可感受到已非劇場人的幾位表演者的節奏拖沓,然而若每個人都可以是表演者、都是自己生命的演員,當能直面上千名觀眾、面對迎接在這一刻只為自己亮的光,即已憑己成就了自身的舞台。(黃馨儀)
5月
09
2018
在這齣只能在1983年完整存在的作品前,所有的親近其實都飽含危險;而所有過於單薄的批判背後,也都將反向指出因自我認知、歷史定位模糊,所產生的進步焦慮。(張敦智)
5月
08
2018
表演所留有的諸多空隙,讓「遊戲」中大量的關係實踐尚保有一些與「戲劇」的展演論述相抗衡的能量。甚至於當「戲劇」的意義能夠透過身體擴展為對於現實的注視──如雖然身處奇幻的想像,但死亡的現實注定了主角與祖父的失之交臂──時,過去與現在的交替也可以成為解構歷史記憶中認同本質的批判性立場。
7月
19
2024
《清潔日誌 No._____》無疑是一齣具有積極正面的社會戲劇,導演以「類紀實」的手法來呈現這些真實存在於社會的故事,並期許觀眾在觀看時都能夠「感同身受」所有角色的情感與生活。但也正因為這樣的演出方式,使觀者在觀看時不免會產生一種蒼白的無力感,究竟經歷過後所喚起的情感能夠改變何種現況?
7月
18
2024
烏犬劇場標榜以劇場創作作為「行動研究」,因此這個演出某種意義,是反映劇團對戰爭的研究思考,一年前即開始著手田調,半年前產出劇本,不斷進行修改;因此文本背後的史實資料相當豐富,即使取其一二稍加揭露改寫都已是現成題材,但烏犬劇場不願直書事件,堅持「戲劇轉化」,以意念、情感去「附身」穿越劇場敘事,刻意淡化事件的因果邏輯。
7月
16
2024
但是,看似符合結構驅動的同時,每個角色的對話動機和內在設定是否足夠自我成立,譬如姐夫的隨和包容度、少女的出櫃意圖,仍有「工具人」的疑慮,可能也使得角色表演不易立體。另外,關於家庭的課題,本屬難解,在此劇本中,現階段除了先揭露,是否還能有所向前邁進之地呢?
7月
11
2024
從《神去不了的世界》來看,作品並非通過再現或讓歷史主體經驗直接訴說戰爭的殘酷,而是試圖讓三位演員在敘事者與親歷者之間來回切換,透過第三人稱在現實時空中描繪故事。另一方面,他們又能隨時成為劇情裡的角色,尋找通往歷史陰影或傷口深淵的幽徑。當敘事者的情緒不斷地游移在「難以言喻、苦不堪言」到「必須述說下去」的糾結當中,從而連結那些幽暗的憂鬱過往。
7月
11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