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主義與利他主義的辯證與雙面性《源泉》
5月
31
2017
源泉(國家兩廳院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208次瀏覽
葉根泉(2017年度駐站評論人)

創作是否可以無限上綱作為人類生存的價值,去區分自我與他人的不同?獨立的個體與群體社會之間是衝突扞格,抑是相互扶持完成靈魂的提昇?比利時導演伊沃.凡.霍夫(Ivo van Hove)帶領荷蘭阿姆斯特丹劇團(Toneelgroep Amsterdam)再度訪台,演出《源泉》改編自艾茵.蘭德(Ayn Rand)同名小說,亦如作者所稱,其寫作動機和目的:「一個理想人物的形象化」。【1】藉由主角建築師霍華德.洛克(Howard Roark)所身處於一九二O年紐約的社會、環境、人際網絡中,表現出其存在的價值與人類理性思考的功能。

艾茵.蘭德付予霍華德.洛克這樣的完人近乎神性的特質。在戲的一開頭,由霍華德.洛克翻開《源泉》小說的書頁,進入到敘述的聲音裡頭,所朗讀的句子即是小說一開頭描述霍華德.洛克全身赤裸地站在高崖邊上,臨淵俯視腳下極深處靜臥著的湖。如此以細筆描繪其所身處的場景,既是寫實的景象,亦可引伸象徵為他所面臨的世界,而洛克有如永劫回歸重覆不停滾動大石的薛西弗斯(Sisyphus),對其即將面對的命運不值一哂。這也驗證了艾茵.蘭德的哲學觀,就是「把人看成一個英雄一樣的存在,他的幸福便是它生活的道德目標,創作和生產便是他最高尚行動。理性便是他唯一的絕對標準。」【2】

但是這裡便存在著弔詭的辯證:人類的理性是否是與生俱來,未經不明而天生自知的嗎?如果人類生存必須遵守思想和行為的抽象原則,這樣「認識自己」的能力,艾茵.蘭德也認為:「 每一個世代中,只有少數人能夠完全理解和完全實現人類的固有才能。」【3】如此的揀選似乎還是要經過天擇──由上帝來選擇這些近乎「神人」的英雄,藉由他與世俗庸俗的價值體系抗爭,才能突顯人類存在價值的意義。這亦是在觀戲過程中,一直縈迴在我腦海中不斷思索衝突矛盾之處,亦如戲終之前,霍華德.洛克有一大段近乎宣教式的獨白,來闡釋自我的理念,與抨擊放棄自我存在意義的人們,他用了「二手貨」去形容那些「並沒有創造出任何東西,卻大把揮霍金錢,將施捨物發放給他人。」其中所顯露超越他人的優越感,以自己為中心的自我主義(egoist),都不禁讓我皺起眉頭。

《源泉》的創作完成於1943年二次世界大戰後前後,歷經法西斯主義、納粹主義所發動的人類浩劫,艾茵.蘭德有感而發,認為「現代集體主義有各式各樣的變形(法西斯主義、納粹主義等等),它們將宗教上的利他主義倫理悉數保留了下來,僅僅用『社會』一詞取代了『上帝』,做為人類自我犧牲的受益者。」【4】相對地,她在《源泉》中所歌頌「人的崇拜」(man-worship),無限上綱創作者的主體性與表彰自我的靈魂,可以為了捍衛創作的權力,親自把建到一半的大樓炸成石頭瓦礫,不容自己的創作被人任意的修改。這種視自我的創造為天賦權力,與屠殺猶太人的希特勒追求亞利安人(Aryan)民族純種的優越,現今IS伊斯蘭國孤狼所做的恐怖攻擊,視為是執行天賦的使命任務,又有什麼兩樣?

因此,導演伊沃.凡.霍夫究竟採取什麼樣的視角,去改編這部小說?他自承當在美國跟人談起要改編此小說,大家看待他的眼光都變得有些保留。【5】但他不迴避這樣的政治批評,亦把書中的關鍵放在:「什麼是創作?創作有何意義?創作過程中要如何維持誠信?」在此次的改編中,他未讓和洛克的理想作為對比的不斷妥協設計、以符合市場需求的大學同學彼得.吉丁(Peter Keating),淪為樣板,反而添加血肉,讓觀眾看到他內在的脆弱;可是相對地,與洛克相戀的多明妮卡.弗蘭肯(Dominique Francon),卻為一位強暴她又同時喚起她慾望的男人,犧牲自己兩次嫁給她所不愛的人,只為替社會集體主義抹殺洛克才華所採取的報復,這裡又顯現艾茵.蘭德的矛盾,將多明妮卡生存的意義,限縮在於替洛克拉擡鋪路,那她自我靈魂的昇華與女性的主體又是什麼?洛克炸掉大樓時,多明妮卡成為獻祭的羔羊,凡.霍夫讓舞台頓時成為空台,轟隆巨響與塵埃揚起,多明妮卡仰臥在血泊之中。這樣的畫面不免讓人與歐洲這幾年時不時遭受炸彈攻擊的新聞,聯想在一起。在在提醒觀眾書中所呈現一九二O的世界,並非離我們很遙遠,現今世界所面對這樣的恐怖與威脅,人們究竟該如何生存?我們是要去選邊站,抑是該獨立去思索自己存在的價值,而非盲從去崇拜任何主義?

這亦是凡.霍夫在處理最後洛克的長段獨白,卻讓打在他身上的聚光燈逐漸暗去,反而亮起在舞台後方其他演員與音樂家的光區,他們協力哼唱有如聖歌的人聲合音,讓洛克這段概念先行、再三強調自我獨一無二存在價值的啟蒙演說過程,是經由他人的和諧美聲來共同完成。這是否為導演所下的註腳,來平衡所謂理想主義的正義性,往往會欺騙我們自己去相信並且扁平化理性的概念,其實藝術是可以解放一切,來讓創作自由,而非僵固於某種意識型態。同樣地,個體與群體之間並非皆是衝突不相融,亦可找到各自存在於同一世界和諧共容的相處之道。艾茵.蘭德所強調從最簡單的必需品到最高深的、抽象的宗教活動,皆來自人類理性思考的功能,這次《源泉》的演出,導演反而是讓觀眾從相互矛盾的意識型態、理念概述的辯證,重新去思索人類關於善惡的準則、價值觀念的範疇、哲學存在的反省,再次去驗證自古希臘戴爾菲(Delphi)阿波羅神殿所銘刻「認識自己」亙古不變的議題,並非是與生俱來的自明性,而需經過不斷自我的省思,時至現今世界仍有其必要重新去認知與實踐。

註釋

1、艾茵.蘭德(Ayn Rand),〈《源泉》二十五周年再版導言〉。網址: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553314

2、艾茵.蘭德(Ayn Rand)著,楊格譯(2009) 《阿特拉斯聳聳肩第三部 A即是A》。台北:太陽社,頁578。

3、同註1。

4、同註1。

5、王世偉 (2017) 〈用現代性的觀看方式探索創作的價值 訪導演凡.霍夫談《源泉》〉,《PAR表演藝術》293期(2017.05),頁39。

《源泉》

演出|荷蘭阿姆斯特丹劇團
時間|2017/05/25 19:00
地點|國家戲劇院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油然而生的疏離並不來自導演刻意的手法,僅僅只是劇中人因淪為成就理想英雄人物的工具,因異化而生的荒謬。如此產生的審美距離,到最後懸而未決而給觀眾選擇空間的弔詭之處,係觀眾是否認同劇中人並不真正來自人物,而是來自作者意念。(鐘煒翔 )
6月
22
2017
特寫不但能使設計圖更為明顯,也能讓劇場空間立體化,以往的劇場觀賞形式是一種前後的關係,但加入特寫鏡頭後,從前後延伸至上下左右,沒有死角的空間也挑戰演員的演技。(馮奕祺)
6月
16
2017
自我實踐與利他共善看之間的高牆在洛克身上看似不可逾越,導演卻在其慷慨激昂的自我陳述之間,藉由揭露這一切的生產流程,架空出暗伏於認同或質疑之下的言說可能,賦予當代語境見縫插針的空間。(吳旭崧)
6月
07
2017
與小說原著結尾稍作變化,沒照小說中,法官裁決男主角洛克貧窮不移其志,堅守其建築藝術理念是對的;導演陳列兩方激烈辯白後,結束在懸宕,故意不給確定的結局,留給觀眾更多想像、思考、辯論的空間。(段馨君)
6月
02
2017
個人創造與大眾偏好的衝突如何抉擇,在現實中所見的大多是交錯的利益及意見妥協的結果,難以將兩者黑白分明切割,但作者透過極端的典型,讓觀眾省思自我在群體的種種衝突、矛盾及不同應對取捨的類型。(徐承郁)
5月
31
2017
天才與大眾之間如何能有互動關係、藝術與庸俗之間是否存在曖昧空間。或許我們更容易遭遇的問題不是一與二間的選擇,而是,兩者的中間位置究竟如何可能存在。(洪姿宇)
5月
29
2017
表演所留有的諸多空隙,讓「遊戲」中大量的關係實踐尚保有一些與「戲劇」的展演論述相抗衡的能量。甚至於當「戲劇」的意義能夠透過身體擴展為對於現實的注視──如雖然身處奇幻的想像,但死亡的現實注定了主角與祖父的失之交臂──時,過去與現在的交替也可以成為解構歷史記憶中認同本質的批判性立場。
7月
19
2024
《清潔日誌 No._____》無疑是一齣具有積極正面的社會戲劇,導演以「類紀實」的手法來呈現這些真實存在於社會的故事,並期許觀眾在觀看時都能夠「感同身受」所有角色的情感與生活。但也正因為這樣的演出方式,使觀者在觀看時不免會產生一種蒼白的無力感,究竟經歷過後所喚起的情感能夠改變何種現況?
7月
18
2024
烏犬劇場標榜以劇場創作作為「行動研究」,因此這個演出某種意義,是反映劇團對戰爭的研究思考,一年前即開始著手田調,半年前產出劇本,不斷進行修改;因此文本背後的史實資料相當豐富,即使取其一二稍加揭露改寫都已是現成題材,但烏犬劇場不願直書事件,堅持「戲劇轉化」,以意念、情感去「附身」穿越劇場敘事,刻意淡化事件的因果邏輯。
7月
16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