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屬巧合?!《絕不付帳》
4月
18
2014
絕不付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2503次瀏覽
蘇孟如(台南市西港國中教師)

《絕不付帳》是義大利劇作家達利歐.弗在1974年所寫的劇本。劇中藉由一群家庭主婦抗議物價高漲,進而搶劫超商所引發一連串看似荒謬,卻又真實的事件,劇作家藉此反映義大利的社會問題。而今年台南大學戲劇系的畢業公演改編此劇本,並在演出時運用了幾項突出的元素,使觀眾得以輕易跨越文化上的不同點,獲得許多在場人士的肯定和欣賞。

首先在劇本上,編劇對劇本的內容有深入暸解,掌握底層人民起身反抗的精神,並將劇中奇特的劇情結構消化吸收,巧妙融入台灣當代社會的脈動,如:土地正義、官商勾結、食安問題等,讓這齣上世紀七零年代的劇本,彷彿針對台灣社會現況所寫一般。

我認為這個演出版本最大的亮點是劇中四段歌舞的演出,巧妙的帶出劇情的啟、承、轉、合。原劇本的開場是女主角(美蘭)對另一個鄰居(淑娟)描述當時家庭主婦們抗議漲價,最後卻演變成這群抗議者沒付錢就拿走商品的場景。這齣戲的開場即用一段簡潔有力的歌舞畫面,還原當時搶劫超商的情況,讓在場觀眾能迅速進入政府口中「暴民」的世界,也讓戲的節奏變快並增加戲劇張力。而第二段及第三段歌舞,分別呈現男主角(振華)他身為底層工人,選擇認命不發聲的心情,以及女主角面對生活中國家機器無理壓迫時,只能藉由超現實神蹟來解脫的無奈,導演使用歌舞戲謔的手法來表現,反而讓觀眾在笑的當下感覺到一種無能為力的悲哀。最後歌舞的場景則描述小老百姓對現實生活的控訴,當演員們唱著「政府什麼都管卻不管人民死活,再不反抗,我們就要淪陷!一起反抗,我們絕不投降!絕不投降!絕不投降!」讓觀眾也不禁熱血沸騰,對照劇名《絕不付帳》,對不公平的事,現場的我們也絕不買帳。

然而這齣戲還是有美中不足之處。燈光的掌控上,有時無法準確地跟上節奏,而讓觀戲的情緒稍稍抽離。此外,部分演員在角色心理轉折的處理還不夠細膩,無法讓觀眾有充分的時間去感受期間的轉變,實屬可惜。然則這些都瑕不掩瑜,如果以畢業製作的角度來看,整體的演出實在水準之上。

學生在製作這齣畢業公演時,絕沒料到在演出時,會碰上太陽花學運的餘波。當立法院內的學生在離開時說了要反守為攻、傳播理念時,也可以讓我們思考用不同的形式來傳遞人民發聲的理念,而戲劇也可以做為一種選項。置身劇場中,當燈亮、幕落,觀眾得以深切去思考,思考這社會上的種種不公不義,及如何去反省、改造現狀。比起激情的口號,戲劇或許無法帶來立即的效果,但卻能細水長流、深入人心。從這齣戲的演出中,我深深體會到這個道理。

《絕不付帳》

演出|臺南大學戲劇創作與應用學系畢業製作
時間|2014/04/013 14:30 
地點|臺南文化中心原生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類型化的角色消弭文化差異,以及透過演員形體表達能力及技巧,展現「劇場性」和「戲劇性」的表演差異,產生無比的親和力,這是《絕不付帳》令人最玩味的地方。(劉尉楷)
4月
18
2014
歌隊的運用十分多元,除了擔任現場奏樂、群眾演員,原創的歌舞與劇情相輔相成,導演對於劇本的詮釋到位,佐以豐富的肢體表演和走位,令人難以想像去掉歌舞劇情如何繼續開展,展現活潑有力的導演風格。(賴思伃)
4月
16
2014
「絕不付帳」的行動不在於改變諸如國家機器、政商結構的不公不義,而是立意喚醒更多盲從、漠視與沉默不發聲的眾人,一如但丁《神曲》所言:「地獄最黑暗的地方,保留給那些在道德存亡之際袖手旁觀的人。」( 李宜樺)
4月
16
2014
《敲敲莎士比亞親子劇》以馬戲團說書人講述莎士比亞及其創作的戲中戲形式,以介紹莎翁生平開始,緊接著展開十分緊湊精實的「莎劇大觀園」,在《哈姆雷特》中,演員特地以狗、猴、人之間的角色轉換,讓從未接觸過莎劇的大小觀眾都可以用容易理解的形式,理解哈姆雷特的矛盾心境
5月
21
2024
餐桌劇場《Hmici Kari》中的主要人物Hana選擇回到部落銜接傳統的過程,正是不少現今原住民青年面臨的境遇,尤其在向部落傳統取材後,如何在錯綜複雜的後現代性(postmodernity)裡開闢新的途徑,一直是需要克服、解決的難題。
5月
20
2024
《門禁社區》給人的啟示不應是退守平庸,而是盡你所能,做到底,做到極致,並以每個人自身的條件,盡力去做。再者,小雯理應不是為了背書平庸而來的,且有許多懸而未表的課題尚未展開,雖然編導已經佈線了。這條線,纏結了性、家與國家,唯有通靈者的囈語才能打碎文謅謅的腔調,穿透體制化、保守主義者的象徵層,講出它的困局、流動與盡其可能的出路。
5月
14
2024
渡假村的監看者檢討原住民,漢人檢討原住民、不滿監看者,原住民檢討自己、檢討政府,每個人都站在自己的位置思考,各種權力交織卻不被意識,他們形成了某種對泰雅精神最殘忍的「共識」,之於「文創劇場」這個荒謬至極的載體,之於「生活還是要過下去」,消逝的文化本質很難回來,著實發人深省。
5月
14
2024
生命的惡可以被淨化嗎?經過洗滌的靈魂可以再次分享展演嗎?《誠實浴池》以童話般的扮演方式來論述惡與救贖這樣深沉的議題,更用儀式象徵的各種意象去概括了帝國主義的輪廓與性別權力關係。
5月
14
2024
這個作品的意圖並不是要討論身分認同議題,而係聚焦在創作者以自身生命經歷作為媒介(作為一個澳門人選擇來到臺灣),講述外部環境與自我實踐之間的漂泊與擺盪狀態。而這樣的經驗分享展現了一種普遍性,得以讓觀眾跨越不同的國家與認同身分投入,對於在該生命階段的處境產生共鳴,這個作品就不僅僅是特屬於澳門人來臺灣唸書後在澳門與臺灣之間徘徊的故事,更能觸及有離開故鄉前往他地奮鬥之經驗的觀眾置入自身情境。
5月
09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