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疫情時代的實體與線上:取代、共存與共生
六月
08
2022
「後」疫情時代的實體與線上:取代、共存與共生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382次瀏覽

林真宇(專案評論人)


世界人口流動不同以往的「後」疫情時代

2020年初疫情爆發後,從博物館、音樂廳直至劇場,線上展演如雨後春筍般出現。以博物館為例,Google Arts & Culture提供了全球超過五百家博物館的虛擬參觀,包括現代藝術博物館、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大英博物館、羅浮宮等等。自柏林愛樂到台灣的兩廳院,線上音樂會的聆聽也成為可能。而劇場演出,甚至發展出新奇多元的創作形式,使線上展演成為一種新的體驗。例如,演員與作家羅伯特・邁爾斯 (Robert Myles) 創立了 The Show Must Go Online 公司,且以Zoom 為設定的線上平台,重新設計並演繹莎士比亞劇目,每周觀看人次超過二十萬人。

身處英國現場音樂產業,常聽同業們說:既然實體又成為可能,便再也不願做線上了。觀看一場又一場的Live session錄影或許已令人感官麻痺,但不能否認的是,從迫於無奈「取代」現場演出,線上及虛擬的展演,與實體漸漸走向共存、甚至共生。既是「共生」,自然應當緊密互利,「後疫情時代」的語彙,似乎暗示疫情已然告終,但實際上,世界各個區域的關係和人口的流動已不同於以往。接下來,虛擬展演仍能夠提供哪些價值?對藝文工作者及觀眾有什麼樣的影響?佐以案例,願本文能提供一些想法與分析。

文化近用的潛力、更平等的商業模式、低耗能的虛實整合

虛擬展演,具有達到擴大參與 (Widening participation)且更加確保觀眾「文化近用」(Access) 的潛力。文化平權在許多國家已漸成為共識,而讓更多人跨越階級與地理區位限制,享受文化藝術,是實踐平權的重要方向。線上博物館,便是擴大參與的實例。再者,現場演出場館,有時「場館」本身便會帶來限制,部分群眾無法置身於演出中。例如,愛丁堡藝術節仍有超過半數的場館,並沒有提供無障礙出入口及席位。透過線上展演,不同的族群能跨越一些阻礙,體驗且參與在藝文活動裡。

而虛擬展演,或也有利於社會與環境永續。藝文與創意勞動者自身可運有的資源限制,也時常挑戰他們能夠獲得的機會。以世界上最大的showcase節慶 South By South West (SXSW)為例,所有的演出者,演出沒有費用,除了需自籌交通和食宿費用,商業媒合等會議的門票也需自付。籌辦者表示,因為演出者來這裡是找尋商業機會的,因此他們自須做好準備。此商業模式行之多年,也可見對於剛起步的表演者而言,成本非常高。科技,或有機會催生新的商業模式,改變現有不合理的權力結構,帶來更平等的創意環境。

而虛擬的展演,或許也能促進環境永續。儘管體驗相當不同,研究證實參與線上演唱會消耗的能源,小於實體活動。但同時,因為擁有充足的設備、夠快的網路,依然是一個門檻,多數研究者也表示,以線上完全取代實體,並非可行之道,但未來在虛實整合的策展中,針對排碳量較高、需要大量人員移動的環節,提供線上展演的選項,也是一種新的可能。甚至,能讓更多群眾有機會在不同的地方,也觀賞到同場演出【1】【2】。

疫情尚未真的結束,而世界已經不同。或許這場百年大疫裡產生的創意、科技與應變方式,能帶領我們持續思考演出的包容性 (Inclusivity)、多元性、以及文化近用等問題。可以的話,從中領悟些什麼,且讓科技與人文思考引領我們向前走。


註解:

  1. Judith Mair, Andrew Smith.(2021) Events and Sustainability: Why Making Events More Sustainable Is Not Enough. Journal of Sustainable Tourism  List of Issues  Volume 29, Issue 11-12. https://www.tandfonline.com/doi/full/10.1080/09669582.2021.1942480 

  2. Yi Fan, Sibo Ouyang, Baoxin Zhang and Wenmin Wang.(2021)The Sustainability of Online Concert and Live Concert. E3S Web Conf, Volume 308. https://www.e3s-conferences.org/articles/e3sconf/abs/2021/84/e3sconf_msetee2021_01017/e3sconf_msetee2021_01017.html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我們可以大膽而粗略的畫出這樣的先後邏輯:臺北先仿效歐陸城市舉辦藝穗節,國內的地方政府又意圖複製臺北的經驗而打造自身的版本。
十一月
10
2022
歷史已一再告訴我們,科技並非全然中性,終究,技術的發展也會顯明它將帶領人類社會往哪個方向去。而正因如此,線上展演的未來令人期待。因為它尚未被清楚定義,所以我們仍處於混沌之中。(林真宇)
六月
30
2022
若疫情真的給了我們什麼,願是留下了創新的形式、嶄新的作品,刺激我們碎片化的感官,並產生新的悸動和理解。它們,或許會陪同著劫後餘生的人們,在改變了的世界裡,持續緩緩向前。(林真宇)
六月
29
2022
瓦旦試圖奠基在真實且當下的觀察之上,持續創生屬於自己的當代語彙。於是乎在瓦旦的作品中,我們似乎無須擔憂文化標籤的問題,剩下的問題只餘創作者的路將走得多遠,並且能走到何方而已。(簡麟懿)
四月
21
2022
有目的性地注入特定傷痕歷史與人權議題的語境,以描寫威權體制的痛省為經;以涉及多種性向,甚至是泛性戀(Pansexuality)之流動的愛為緯。(簡韋樵)
三月
28
2022
除了少量的骨子老戲之外,更多的今人之作是一種現代議題的戲曲化表達,其內在的主題已經與老戲截然不同⋯⋯我並不認為「忠孝節義」的主題在今天已經退出歷史舞台,只是我們需要找到價值本身與今日現實的媒合之處。(王逸如)
三月
07
2022
Guesthouse 演出過的某個場次、每種形式,也如同一間間客房,為未來實體與線上整合的可能性,預留了再訪的空間。(林真宇)
三月
01
2022
在右手歇斯底里地反覆敲擊琴音下,鋼琴家陷入癲狂,達到當晚的最高潮,全場亦隨之狂喜,在曲畢後鼓掌不止。
二月
17
2022
其實《諾瑪》是齣地位特殊的歌劇:貝里尼的傑作被公認是美聲唱法 (bel canto) 的集大成之作,所以主要該用看的,還是用聽的?當然,進入劇場的觀眾 (spectator) 同時也是聽眾 (audience),無法二分。但此歌劇在演出史上的特殊,反而經典舞台製作屈指可數。
一月
29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