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至藝術節在新營——寫「2023夏至藝術節」的五檔演出
10月
02
2023
表演藝術評論台設計圖片/王景銘設計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806次瀏覽

文 郭璉謙(南臺科技大學通識中心助理教授)

夏至藝術節自2016年開辦迄今,已成雲嘉嘉新四個文化中心的指標性藝文活動。瀏覽節目單,雲林縣是現代與傳統兼具、嘉義市專走音樂會、嘉義縣主攻兒少劇作、新營聚焦傳統表藝。四館相互拉抬,推廣文化行旅,致力落實跨域目標。【1】

今年在新營文化中心共有八場節目開鑼登臺,我有幸觀看後五場,聊述演出觀察。

《樓桑村》與《虎牢關》──兩種三國戲

今年安排一組有趣的連台戲:08/19風神寶寶兒童劇團《樓桑村那個姓關的──還有那個姓張的跟姓劉的》(簡稱《樓桑村》)、08/20栢優座《上吧!義勇兵──決戰虎牢關》(簡稱《虎牢關》)。兩齣戲都改編自《三國演義》,《樓桑村》講「黃『金』之亂」,《虎牢關》述「三英戰呂布」,均為劉關張事蹟,並帶入傳統戲曲元素。

作為風神寶寶兒童劇團十周年大戲的《樓桑村》,企圖心不小,光是選擇較少進入兒童視域的《三國演義》即是一大挑戰。《樓桑村》將「黃巾之亂」變「黃金之亂」,但若劇名逕稱「黃金之亂」,不加入樓桑村、不延攬劉關張,整部劇作仍可成立,該劇製作單位顯然召喚文化記憶,試圖引導兒童認識《三國演義》。《樓桑村》屬親子劇,故演員將動作聲調誇大,以吸引兒少目光,即連專職歌仔戲的黃金歌舞隊,也是以華麗裝扮、俏皮動作登場。黃金歌舞隊是個巧妙安排,讓歌仔戲演員登唱,免去舞台劇演員不諳歌仔戲卻裝腔作調的尷尬感。

《虎牢關》則大不相同,混搭京劇及歌仔戲,兩劇種轉瞬變接,相當程度考驗司胡功力。如此混搭在劇界已是繁花勝景,資深劇迷亦不足為奇,然當天現場有不少觀眾昨日欣賞《樓桑村》,故帶著親子劇的印象觀看《虎牢關》,後來才察覺表演形式大不相同,且「今天的劉關張好像不是昨天的劉關張?」(觀眾語),儘管稍感迷茫,但因劇情節奏明快,又無大量慢板唱詞,再有緊湊武場,觀眾反應不錯。《虎牢關》因在戶外公演,退去劇場的嚴謹感,反而浮現民戲的親和力,復有刻意橋段(如鬆弛至極的劉關張vs嚴謹有度的王匡、潘鳳著勾金大靠出場等),使其混搭洋溢嘉年華式的俏皮與淘氣,甚至有點荒謬。

《樓桑村》與《虎牢關》,讓觀眾感受三國戲在親子劇與傳統戲曲的不同演繹方式,誠為考驗並刺激視聽感受。

《歲時之秋》──在國際共製中尋找臺灣味傳統舞蹈

藝姿舞藝歷經了春(2018)、夏(2019)兩系列,大疫過後,終於帶來秋系列──《歲時之秋》,上下場共九支舞蹈,展現臺日韓三國的傳統舞蹈特色。臺日韓均屬漢字文化圈,文人雅士主要承緒「悲秋」傳統,但除了Dosalpuri Chum(韓)、〈白露秋賞〉(台)及〈菊の榮〉(日),餘作均是愉悅與豐收,由於舞蹈都是取材自俗民生活,這或許呈現了庶民對秋的感受是「秋收豐饒」,正與文士的「悲秋」並觀。

日、韓的傳統舞蹈,從妝容、音樂到舞姿,盡顯民族風情,而臺灣因長期浸潤於中國風民族舞,臺灣味不夠鮮明,日後於本土浪潮反思下,借鑑慶典藝陣、俗民生活或北管曲樂,尋到特色與定位,這反映在〈新秋乞巧〉、〈慶豐收〉兩支舞蹈,儘管不若日韓那麼深刻的民族風情,也確實掌握並刻畫出臺灣風土俗情。相較之下,〈白露秋賞〉顯得突兀,舞者著漢服執團扇,以中國文雅美學傾訴「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該舞作如刺客突襲,以今日看來政治不正確的姿態,帶領觀眾在靜緩舞姿中抽離「一家烤肉萬家香」的既定行事,回歸佳節思懷,並引領觀眾反照古典傳統舞蹈的舒緩雅逸,同時期待日後能誕生一支述說臺灣換情中秋佳節的舞作。

受音場折損的《魔神候補生青春版》及《GG冒險野郎》

《歲時之秋》原先安排在戶外廣場演出,但考量日韓舞者難以適應炎熱天氣,臨時改至大廳,這是對遠客的貼心照護。然而,大廳演出有個先天缺陷:音場問題,因空間挑高開闊,無吸音材質,音響喇叭會使音聲模糊甚至難入耳。《歲時之秋》採現場播放音樂,搭配舞蹈,影響不致過大,然當郭玲娟團長介紹舞團、舞作及分享個人創作經驗時,得花點氣力聽聲辨字。

這樣的狀況更是報應在唱歌集音樂劇《魔神候補生青春版》與義興閣搖滾布袋戲《GG冒險野郎》。兩部作品正巧都碰到颱風擾局,故啟動雨備,移入大廳演出。在觀看《魔神候補生青春版》時,已感音場實在折損一齣好戲,而當得知《GG冒險野郎》也改至大廳時,早有心理準備,但仍期待有所改善。儘管義興閣團長王凱生先向觀眾告知音場問題,但一開始的扮仙已是刮耳,待正式演出沒多久,實在難受,只好將面紙權充耳塞,勉強濾除部分泛音,搭配字幕,才能聽清楚主演口白。《GG冒險野郎》為義興閣首創搖滾布袋戲,屢獲佳評,但或許是演出空間所致,編排密集的爵士鼓反而造成聽覺疲勞,同時也吃掉小提琴音色,弱化情緒張力。

新營文化中心是四館中唯一所有演出場次均採自由入場,此舉免去售票問題,且讓觀眾主動親近表演藝術,用心良苦。然而,戶外公演得靠老天賞臉,若因天氣因素而僅單純移入大廳,卻不考量場地侷限,視聽效果勢必大打折扣。《GG冒險野狼》演出時,臺南市文化局謝仕淵局長也入席從扮仙看到劇終,未知是否有感受到音場問題?新營文化中心目前是臺南市溪北一帶最大的演藝場所,期待重視大廳演出所面臨的困境,讓表藝者充分展現專業,賜觀眾最佳視聽饗宴。

註釋
1、夏季藝術節的緣起及目標,可參見官網https://summertheatrefestival.tainan.gov.tw/index.php?inter=about

布袋戲搖滾音樂劇《 GG 冒險野郎》

演出|義興閣掌中劇團
時間|2023/09/02 19:00
地點|新營文化中心演藝廳大廳

世界傳統舞蹈國際共製計畫《歲時之秋》

演出|藝姿舞集(臺灣)、 伎音戯座(日本)、辛恩珠舞蹈團(韓國)
時間|2023/08/27 16:00
地點|新營文化中心演藝廳大廳

《上吧!義勇兵─決戰虎牢關》

演出|栢優座
時間|2023/08/20 19:00
地點|新營文化中心廣場

《魔神候補生》青春版

演出|唱歌集
時間|2023/08/05
地點|新營文化中心演藝廳大廳

《樓桑村那個姓關的─還有那個姓張的跟姓劉的》

演出|風神寶寶兒童劇團
時間|2023/08/19 19:00
地點|新營文化中心廣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16th 新人新視野」三個作品之編創意圖新穎,表演者的身體展現與技巧皆相當純熟,作品段落轉承也皆具體而微的展現出來。然而,創作作品要從短篇發展到較龐大的中長篇篇幅之漫長旅程不易,作品中要推進的議題與串聯的意象之銜接手法較為生澀,讓觀眾在中途發生些許迷失。
5月
22
2024
同時,我愈來愈感覺評論場域瀰漫一種如同政治場域的「正確」氣氛。如果藝術是社會的批評形式,不正應該超越而非服從社會正當性的管束?我有時感覺藝術家與評論家缺少「不合時宜」的勇氣,傾向呼應主流政治的方向。
4月
18
2024
原本以為「正義」的問題都給楊牧、汪宏倫說完了。最近赫然發現,「轉型正義」的問題或許不在「正義」,而是「轉型」。誠如汪宏倫所指出的,「轉型」的原意是一個有具體歷史脈絡、階段性任務的「過渡時期」,而當前的問題正是用「正義」的超級政治正確和「人權」的普世性,掩蓋了對於現在究竟處於哪一個歷史階段的辨認。我們正經歷的「轉型」究竟是什麼?
4月
18
2024
「我」感到莫名其妙,「我」的感動,「我」沉浸其中,在修辭上會不會不及「觀眾」那麼有感染力?而且「觀眾」好像比「我」更中性一點,比「我」更有「客觀」的感覺。
4月
11
2024
首先,出於個人感覺的主觀陳述,憑什麼可作為一種公共評論的原則或尺度呢?我深知一部戲的生產過程,勞師動眾,耗時費工,僅因為一名觀眾在相遇當下瞬息之間的感覺,便決定了它的評價,這會不會有一點兒獨斷的暴力呢?因此我以為,評論者對「我覺得」做出更細緻的描述及深入剖析,有其必要。
4月
11
2024
對我來說,「文化」其實更具體地指涉了一段現代性歷史生產過程中的歸類,而懂得如何歸類、如何安置的知識,也就是評論分析的能力,同時更是權力的新想像。
4月
11
2024
假如是來自京劇的動作術語,比如「朝天蹬」,至少還能從字面上揣摹動作的形象與能量:「腳往上方」,而且是高高的、狠狠用力的,用腳跟「蹬」的樣子。但若是源自法文的芭蕾術語,往往還有翻譯和文化的隔閡。
4月
03
2024
我們或許早已對「劇場是觀看的地方」(源自「theatrum」)、「object」作為物件與客體等分析習以為常,信手捻來皆是歐洲語系各種字詞借用、轉品與變形;但語言文字部並不是全然真空的符號,讓人乾乾淨淨地移植異鄉。每個字詞,都有它獨特的聲音、質地、情感與記憶。是這些細節成就了書寫的骨肉,不至有魂無體。
4月
03
2024
嚴格來說,《黑》並未超出既定的歷史再現,也因此沒有太多劇場性介入。儘管使用新的技術,但在劇場手法上並無更多突破,影像至多是忠於現實。就算沒有大銀幕的說書人,只剩語音也不會影響敘事,更何況每位觀眾的「體驗」還會受到其他人動線的干擾,整場下來似乎讓人聯想到國家人權博物館的導覽。但這並非技術本身的問題,更不是對題材沒興趣
3月
21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