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素人是創作的一環?《居民劇場:年貨怪談》、《我的星球》
4月
13
2018
我的星球(拉風影像 攝,莎妹工作室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941次瀏覽
黃馨儀(專案評論人)

近年來,「素人」演出跨出了社區劇場與常往戲劇教育的範疇,成為台灣表演藝術演出觀察的一個特點。就筆者觀察所及,此現象似乎由2016年台北藝術節官方點燃,以「讓全民參與製作」為出發【1】,促成了河床劇團與中山女高學生共同製作的《停格》;同年壞鞋子舞蹈劇場也開始了《春泥》計畫,以「尋找單純與真實的力量」為核心【2】,與中年女性進行身體與舞蹈工作,今年也已開始第三期的工作籌畫。2017年褶子劇團與思劇場亦在「大稻埕國際藝術節」的脈絡下推出「大稻埕在地舞蹈劇場計畫」,期望將藝術與在地居民的生活結合,讓藝術家們探尋屬於大稻埕的身體語彙的共通性,並從中讓認識在地居民的故事,也更深入了解真正屬於大稻埕的故事。【3】

2018年的台南藝術節,也由莎妹工作室和日本導演柴幸男合作,甄選高中生製作了《我的星球》;承繼「大稻埕在地舞蹈劇場計畫」,以過往學員為基底,大稻埕創意街區發展協會與思劇場推出了《居民劇場:年貨怪談》,在所謂「社區劇場」外自鑄新詞,或也是作為擴充舊有社區概念的一個嘗試?

綜合這幾年的發展觀之,各團體與素人的工作,進而使素人站上正式舞台(售票)演出,似乎某種意義上是希望以素人作為「藝術創作能量的溯源可能」,讓藝術家能夠離開藝術群體的同溫層,回到民間田野,尋找與體制或學院不同的表現。這樣的創作與工作方式對我來說不同於「民眾劇場」或是「戲劇教育」的脈絡──以參與者的主體性為工作重點,開展每人的潛在可能,並找到共同訴說和發聲的動能。未有誰好誰壞的層次差異,而是原初目的形塑了不同的結果。

誠然,在以劇團演出為主軸的劇場工作過程中,素人表演者藉由劇場遊戲、表演訓練等等方式,亦常能重新認識自己、建立對自己的信心與和夥伴的合作信任關係,在自身成長上有所突破。其中個人與團體的改變,當事人更能明顯感知。當素人成為演出中的媒材時,自有不同的觀看與思考性。而我所思考的部分在於:讓素人成為材料站上舞台是為了讓他們成為演員嗎?還是經驗獲得與自我成長?表演者除了在舞台上被注視與能表現的肯定外,作為演出的集體表達與到達為何?是誰決定方向的呢?參與演出者除了以自身的特殊性作為演出材料外,其在其中的動能與關係為何?

柴幸男與十一位台南高中生合作的《我的星球》,本於其以日本小豆島人口老化與流失的創作,台南版本又做了些微改編與調整。《我的星球》設定在地球暖化,人民紛紛移居火星的末日科幻想像之下,十一個演員各自有所擔任的角色:充滿活力少根筋的Sandy、很有責任的Kiki、一臉酷樣不合群的David,還有親切卻又神秘的Spica等等,也不例外,每一個類型後面都有成為那個樣貌的內心事件。每一個高中生詮釋的角色都有著日本漫畫感的類型取樣,並且亦有著相符的說話與表演模式,以旺盛的青春演出著往下一階段成長的青澀與一搏。

《我的星球》作為一個跨國共製以及素人演出作品可說是方方面面皆相當完整。表演者藉著揣摩與設想,趨近另一個設定的世界、並以另一種文化質地演出,以著他們真實的青春,完成了這個作品。作品主題也呼應了城鄉移動的討論,由柴幸男與高中生的共同創作中也可以看到演員們對現在生命階段的呼喚。除了高聲頻與能量造成的咬字問題外,高中生們配合舞台、燈光等的走位與毫不青澀的演出,甚至現場唱跳的引入性,可以見得他們與導演排練和工作的強度與對作品的信心;而從前台提供的排練紀錄,也可以略窺他們經由工作坊開始的探索與成長。不難想見,這樣的演出肯定將成為他們一生中極重要的回憶。高中生以他們正在發生的青春成為劇場的素材,卻也同等的在過程中得到了共同的成長。

同樣以「高中生」作為形象,《年貨怪談》中的四位演出者們不分年齡皆套上溢滿青春氣息的高中制服,並跳起開場舞、模擬起高中補習班的生活作為串場。半小時的演出,可以看見創作團隊想親近台下同為居民觀眾的企圖心:熱鬧演出、高頻的聲響,以及冷笑話參雜的怪談故事。然而相比於2017年的「大稻埕在地舞蹈劇場計畫」,此次演出雖然成員高度重疊,都是「素人」 ,但在表演意念上已經改變,從演出內容難以尋見和表演者的關聯,甚至與大稻埕的確切關係。雖然演出中緊扣大稻埕的「年貨」特色為主題,但大稻埕僅有年貨嗎?年貨街於此的脈絡為何?還是年貨街只有嘈雜可取,以形塑出嘈雜的演出?大稻埕創意街區發展協會建構了「居民劇場」,但從《年貨怪談》中我看不到他們對於這區域的「居民想像」,而所謂的「居民演員」扣除居住於此的地理身分外,從演出中也看不見與此地的關係。

人人都可以是演員,藉由劇場解放身心、活出另一個身分,並成為觀眾目光焦點。然則,所成為的另一個身分是什麼?是為了譁眾取寵的形塑,或是作為設身處地的揣摩?又為了什麼要演出?演出的目光望向哪裡?我想這是劇場工作者引入「素人」為創作元素一環時所應更謹慎思考的部分。

註釋

1、引自中國時報電子新聞〈台北藝術節開幕 《停格》用青春為台北

寫下紀錄〉。(網址:http://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60529003511-260405 )

2、參考表演藝術評論台「TT不和諧開講2017:第四講」〈講座紀錄:劇場/日常的疆界──素人/業餘表演者的現身/參與〉。(網址:pareviews.ncafroc.org.tw/?p=25601)

3、參考思劇場網頁,對「大稻埕在地舞蹈劇場計畫」的介紹。(網址:http://ttt.artyard.tw/大稻埕在地舞蹈劇場計畫)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原本以為「正義」的問題都給楊牧、汪宏倫說完了。最近赫然發現,「轉型正義」的問題或許不在「正義」,而是「轉型」。誠如汪宏倫所指出的,「轉型」的原意是一個有具體歷史脈絡、階段性任務的「過渡時期」,而當前的問題正是用「正義」的超級政治正確和「人權」的普世性,掩蓋了對於現在究竟處於哪一個歷史階段的辨認。我們正經歷的「轉型」究竟是什麼?
4月
18
2024
同時,我愈來愈感覺評論場域瀰漫一種如同政治場域的「正確」氣氛。如果藝術是社會的批評形式,不正應該超越而非服從社會正當性的管束?我有時感覺藝術家與評論家缺少「不合時宜」的勇氣,傾向呼應主流政治的方向。
4月
18
2024
「我」感到莫名其妙,「我」的感動,「我」沉浸其中,在修辭上會不會不及「觀眾」那麼有感染力?而且「觀眾」好像比「我」更中性一點,比「我」更有「客觀」的感覺。
4月
11
2024
對我來說,「文化」其實更具體地指涉了一段現代性歷史生產過程中的歸類,而懂得如何歸類、如何安置的知識,也就是評論分析的能力,同時更是權力的新想像。
4月
11
2024
首先,出於個人感覺的主觀陳述,憑什麼可作為一種公共評論的原則或尺度呢?我深知一部戲的生產過程,勞師動眾,耗時費工,僅因為一名觀眾在相遇當下瞬息之間的感覺,便決定了它的評價,這會不會有一點兒獨斷的暴力呢?因此我以為,評論者對「我覺得」做出更細緻的描述及深入剖析,有其必要。
4月
11
2024
我們或許早已對「劇場是觀看的地方」(源自「theatrum」)、「object」作為物件與客體等分析習以為常,信手捻來皆是歐洲語系各種字詞借用、轉品與變形;但語言文字部並不是全然真空的符號,讓人乾乾淨淨地移植異鄉。每個字詞,都有它獨特的聲音、質地、情感與記憶。是這些細節成就了書寫的骨肉,不至有魂無體。
4月
03
2024
假如是來自京劇的動作術語,比如「朝天蹬」,至少還能從字面上揣摹動作的形象與能量:「腳往上方」,而且是高高的、狠狠用力的,用腳跟「蹬」的樣子。但若是源自法文的芭蕾術語,往往還有翻譯和文化的隔閡。
4月
03
2024
三齣戲串聯的遊走式劇場匯演《歡迎搭上蘭城漂浮巴士》。匯演總長度將近兩小時,幾乎繞行了羅東文化工場的整個戶外平面區域。雖然名為小戲節,卻擁有坐看魔術秀、漫步文化園區和歡唱遊覽車卡拉ok的多元體驗。各別規模較小,整體演出卻很豐富,頗有參加輕裝版豪華旅行團的樂趣。
10月
12
2023
于素貞透過操偶白素貞、投射許仙、扮演法海,來消化「妖種」所留下的創傷,最終拾回具備能動性的自己。于素貞不可能也不會因成為神通廣大的白素貞而解決問題。於是當于素貞最後唱完「只剩我一人」後,便默默將耳環取下,
8月
31
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