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戲劇的新意涵《長大的那一天》
5月
03
2013
長大的那一天(飛人集社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819次瀏覽
一朵云(社會人士)

《長大的那一天》標榜著「小孩也可以看」,輕巧的打破成人理解與兒童認知間的藩籬,藉由戲偶與光影的朦朧靈動,模糊了大與小的分野,通融了親與子的界線,就此串起戲劇語言間的通性。說到底,兒童是成人生命旅程的延續,是完整化生命情趣的起點,而「長大」如何流動於成人/兒童之中,如何將此兩者(種)審美意識的相互調撥、雙向交流,建構出邏輯性的層次,該劇所運用的語言和戲偶共同「演奏」的技巧功不可沒。

詩意語言的操作,化解了給兒童看的戲劇必屬娃娃調的襁褓氛圍,而音樂、光影和戲偶的佈局,更突出了話語留白的可貴,劇場的想像功能因為語言的疏離而意外的恢復。從自頭到尾未出現的哭鬧聲,可以揣測,兒童觀眾應該是有所感的。另一方面,真情流露的呢喃也少不了,觀眾席間不時傳來的:「那是美人魚嗎?」或者,「真的有點恐怖耶!」還有,「嚇我一大跳!」……等等。那些都是來自於兒童觀眾與幻象的低語,好奇感由此流露,也可以說,他們是用自己的方式觀看、思考和感覺,不知不覺中已經和文本展開對話。成人觀眾則藉此懷舊,身旁小孩的純真與甜美之語,指涉著的是他們曾經在生命中某個階段的放大與縮小。親與子的關係,對於戲劇的投射與觀照,在此可以被描寫為一種互動的形式,這是親子戲劇的新意涵。

戲偶與光影為該戲的另一特色。平面偶、光影偶、光影面具或真人面具之間的交錯穿梭,營造出非人非偶、非男非女的畫面,這樣的似是而非、雌雄難辨,對成人而言,也許是抽象;對兒童而言,叫做自然。這種從原始的感知中所發現的娛樂,在會心一笑之餘,也能達到安慰情感,洗滌性靈的效能。兒童觀賞的戲劇一定非得哄鬧嘻笑,在此未必。但專注力從何而來?戲偶大觀園的創意與巧思設計令人嘖嘖稱奇,偶對於兒童向來有著與生俱來的取悅優勢,那份自然的美感生理基礎,輕而易舉喚起兒童的審美感知。劇中不同大小尺寸材質比例的戲偶,小女孩、小男孩、飛魚或森林大王等,說穿了都是同一種身份的象徵──兒童。不同的偶種其實就是代表著不同狀態下的兒童思維,只是要對觀眾訴說角色內在的心理活動並非易事,況且對象是小孩,恐怕是有理也說不清,但此間各式戲偶角色的對話,悄悄靈活地擴大戲劇展延的空間,即使嘴巴上說的是詩情聳動,但舞台上發聲的人是戲偶──隱藏版的兒童,打破成人慣性思維的態勢,也打通了兒童對於成長的變幻莫測的不能理解的任督二脈。

「長大」是通往魔性還是神聖的道路?在《長大的那一天》嗅到的是矛盾、哀傷與理想化綜合調理的不確定性。好在,答案還給了觀眾。

《長大的那一天》

演出|飛人集社
時間|2013/04/24 19:30
地點|台南涴莎永華館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看戲的父母親這時會理解地一笑,「等到長大的那一天就知道了」不就是大人面對孩子千奇百怪的一萬個為什麼,而沒法立刻找到解答時的完美解套。但是劇場裡的故事可不會就此打住!(羅家玉)
11月
12
2014
雖說故事題材生動而有童趣,台詞形塑、劇情選擇、佈局卻悄悄成為意念傳達的一抹陰影。劇末富含詩意,但因前面劇情的情感累積不足,令人有種戛然而止的失落感。(湛茂琳)
5月
07
2013
飛人試圖在眾聲喧嘩的人生百態中,擷取大眾耳熟能詳的經典典故,以多重隱喻的手法來形塑群體共同記憶的熔爐。大量地運用光影、戲偶、人影偶、燈光和音樂的轉場設計,串起不同時空裡令人陶醉與感傷的戲劇氛圍。(李美芳)
5月
07
2013
小小觀眾對著出神入化的光影美學讚嘆不已,一般的成人觀眾是否可以藉此回想起成長中所遺忘的感動,或是喚起某些失落的純真?如何讓本劇涉及的生命課題:成長必經的跌跌撞撞,進一步轉化為親子互動或師生課堂討論的重點?(蔡明璇)
5月
03
2013
透過偶與人建構出有別於一般兒童劇慣有喧鬧、華麗的表現方式,嘗試以簡單、隱喻的敘事,淡化伴隨成長而來的各種憂慮,雖產生出富含詩意的獨特表演風格,卻稍嫌平淡,且延宕的演出節奏拉去了故事原本具有的輕快感。(吳宛錚)
4月
30
2013
由於情感未能隨故事進展累積,顯得每個段落的情調相似,意義輕重難分,也造成節奏上的缺乏變化。只留下詩意與美感──當然,這已勝過多數的台灣兒童劇製作,但是,這顯然有話要說的作品,卻因說得不清不楚,而仍然停留在封閉式的寓言情境中。(鴻鴻)
8月
21
2012
若《強迫意念》有什麼深意,甚至是近乎奧義的,那應是與神同行的性戲耍,而不是性論(sexuality)或性意識的流動與多元性,因為那種設定過於簡單,也是當代社會日趨常規的議程,就像酷兒與性多元的社會議題是日益被接納,即使有淪為主流社會的窺奇之虞,也無礙於它被肯認的生命價值。
6月
20
2024
感受是濃烈的、先行的、帶有詭譎恐怖氛圍的,沈浸式的形式是成立的,而且因為劇院的大空間與神秘感,較真正的沈浸式演出距離上更為舒適,如果說劇名所呈現的概念是此次創作的核心,那這齣戲可以說是面面俱到的貼合主軸,唯有結尾若沒有一個真正的結束或謝幕,我方能更加舒暢的說出我剛剛在劇院中經歷了《幹!卡在中間》。
6月
20
2024
《乩身》故事內容企圖討論宮廟與乩童的碰撞、傳統民間信仰與媒體科技的火花,並將民間信仰在後疫情時代線上化、科技化所帶來的轉變以戲劇的方式呈現,也希望可以帶著觀眾一起思考存在網路上的信仰與地域性守護的辯證關係。全劇強調「過去的神在天上,現在的神在手上」的思維,但不應忽略臺灣宮廟信仰長久盛行其背後隱含的意涵。
6月
07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