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欄目
長度
演出型態

改編經手三至四位編劇,使劇本的可表演性很高,且口白順暢、唱詞不倒字,甚至歌詞的韻腳使用都使人驚喜,想來是經歷了原創編劇、劇場編導、歌仔戲劇團的三方合力,讓問題意識落實成舞台語彙,轉化為歌仔戲表演,整體而言改編相當具完整性。
十月
18
2022
作品中有相當多的情節的跌宕起伏,但是在曲調安排與節奏掌握上,卻是持平前進,不太有突出處。又特別是白素貞與許夢蛟在峨嵋山上的生離死別一場,白素貞擁抱許夢蛟一段的唱,或許可以再斟酌節奏的掌握或曲調的安排。(林立雄)
五月
31
2018
當我們認為這個劇本或因夢蛟、素貞兩人的行為有違倫理綱常而顯禮樂崩壞,該去追究的是否應為「規範出這些道德規章的人」如何束縛與綑綁「人」的主體,而不自覺。(吳岳霖)
五月
22
2018
《斷袖》雖然未演先轟動,但其實並未真正挑戰這一項禁忌議題。董賢在劇中並未被刻意塑造為男寵,該劇所欲強調的,是哀帝與董賢相遇、相識、相知,進而相戀的過程。(張啟豐)
七月
02
2013
全劇以〈龍淚傳說〉開啟皇帝為太后之病親身歷險求珍稀奇藥龍淚的歷程,經過重重難關謎團漸解,歸結出惟有真情能療癒心病的主題。編導敘述刻意打破慣性邏輯,多次運用意識流手法不憚其煩的解釋事情根由;雖能一一為劇中人物合理化行為動機,仍不免陷入自圓其說的尷尬。(劉美芳)
十二月
13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