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現代角度打開經典——《是誰刣死馬文才》
十月
18
2022
是誰刣死馬文才(一心戲劇團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97次瀏覽

《是誰刣死馬文才》,從劇名即可得知是以梁山伯與祝英台的故事為本所做的改編。開演前,劇團從劇照、宣傳色調到文案,都不停強調是「喜劇」,目的應該是為熟知老戲文本的觀眾先打一劑預防針,但也不禁使人好奇這千古傳唱的經典大悲劇,要如何用「喜劇」的方式演出來?

經典的戲曲文本之所以成為經典,是因為經歷千百年的代代傳唱。但換個角度看,故事本身是發生在千百年前不同的時空背景,而創作本身即是反映創作者的視角與價值觀,在物換星移後如實搬演不免顯得不合時宜。因此有些人強調「看傳統戲主要看演員表演,不須在意劇情」,但新進的觀眾並不見得買單。而即使現代創作者極力闡述主角的情懷,倘若現代觀眾已無相同的認知或情感經驗,觀看的時候也難免有隔靴搔癢之憾。


是誰刣死馬文才(一心戲劇團提供)

踏實的梁山伯,前衛的祝英台

經典的梁祝劇本圍繞梁山伯、祝英台以身殉情的愛情故事,而本劇劇本脫胎自王彥懿的得獎作品,再經許栢昂(本劇導演)、孫富叡與何媛溶三人改編而成。

身為現代人,編導許栢昂認為「殉情」以及人物處事模式,並不符合現代價值觀,因此用了「這個時代梁祝經典故事的正確打開方式」重新編寫:情節從馬文才之母哭墓展開,倒敘回尼山書院就讀時期——出身貧寒的梁山伯每日勤讀打工,祝英台爭取自由戀愛,而迷失自我的富二代馬文才其實有一顆善良的心,不忍破壞祝英台的浪漫想望,因此為他奔走勸說梁山伯。「樓臺會」成為眾人商議的會議場,大家來了一招羅密歐與茱麗葉的詐死計謀以求金蟬脫殼,「哭墓」是祝英台表演的個人秀,「化蝶」成為山伯英台脫身的障眼法,馬文才假死復生,圓滿喜劇收場。

《是誰刣死馬文才》的改編,透過重新整理梁山伯、祝英台的人物設定,帶入現代的人物思維,加入除了「愛情」之外的「生活」面向,試圖讓人格更立體,因此梁山伯除了「書呆子」的形象以外,還加入了因為出身貧寒而無比務實的性格,不憧憬浪漫愛情,以自己的努力追求未來人生。


是誰刣死馬文才(一心戲劇團提供)

祝英台女扮男裝上學,則表示思想前衛獨立自主。另外也利用馬俊/馬文才設計一人分裂的兩人格,指涉現代人性格中存在但甚至自己也不甚理解的內外矛盾,將馬文才原本放浪不羈的形象,套用進現代人普遍感到自我迷失的心理狀態,在一次一次的自我衝突與自我對話中,得到了自我和解,也透過對他人的表「情」,圓滿了自我接納。

口白唱詞流暢,喜劇節奏準確

雖然劇本在戲劇衝突的設計中,實有太過輕巧的部分(例如主角人物之間的情感衝突均淡化處理,又例如梁祝詐死和馬文才的假死都太輕易成功),末段收束也略顯瑣碎,而關注的議題面向太多,雖然用「愛」來概括,可惜沒有堆疊出足夠的議題份量感。改編經手三至四位編劇,使劇本的可表演性很高,且口白順暢、唱詞不倒字,甚至歌詞的韻腳使用都使人驚喜,想來是經歷了原創編劇、劇場編導、歌仔戲劇團的三方合力,讓問題意識落實成舞台語彙,轉化為歌仔戲表演,整體而言改編相當具完整性。

導演掌握了一心的風格與特質,把演員對手戲與群戲的喜劇節奏調整得很準確,讓演員的表現乾淨俐落且可圈可點。


是誰刣死馬文才(一心戲劇團提供)

一心雙小生孫詩詠、孫詩珮,分飾同一人的馬文才與馬俊不同人格。孫詩詠的馬文才用「三花小生」應工,表演紈褲子弟的口是心非,靈活而收放自如;孫詩珮的馬俊則以小生應工,但配合角色多帶了一些柔軟的質感,二人有許多自我衝突的對話,不僅親密且默契十足,攜手塑造了馬俊字文才這樣一個童稚、自我迷失但又不失善良的角色。以往較常演出編配角色的林冠妃,此次飾演名義上的男主角梁山伯,唱念作表穩健,將梁山伯呆卻務實的性格稱職地如實呈現。外聘的張孟逸在一心的團隊中雖然略顯異質感,但演出祝英台卻也顯得格外颯爽清新。


是誰刣死馬文才(一心戲劇團提供)

《是誰刣死馬文才》獲得國立傳統藝術中心「111年傳統藝術開枝散葉計畫」,其徵選公告表示:「內容需以『傳統』為核心,故事題材可扣合現代議題、編導創意可融入現代手法、舞台設計可引入現代劇場技術,但其唱腔身段、偶技操作、口調音色、音樂設計等,須堅守傳統基礎、不悖離傳統為主。」

本劇以現代人格設定走過傳統情節,重新找尋了故事的可能性,也將歌仔戲外台表演的風格特色搬進劇場,形塑為現代舞台的表演樣貌。演員表演呈現了兼具現代與傳統藝術的美感,是一部適合現代觀眾觀賞的歌仔戲創意作品。進行了翻轉故事調性的嘗試之後,也許下一步我們便能接續思考,如何能夠創造經典故事更深刻的現代意義。

《是誰刣死馬文才》

演出|一心戲劇團
時間|2022/10/02 14:30
地點|大稻埕戲苑 9樓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回歸歌仔戲重視的戲肉戲骨論,全劇戲肉落在殺子碎屍一折,這段過去不見容的敘事,放在當代依然衝擊,其他枝節則是強化戲感的戲骨。但對我來說,徐氏殺子的理由和掙扎過程,遠比殺戮本身重要。
一月
12
2023
國光劇團的新版《西廂記》企圖將兩位當家女旦戲份平分秋色,塑造一靜一動的畫面,將婉約柔美與嬌俏活潑互現,同時代表內斂與直率的兩種不同女性類型。
十二月
29
2022
或許戲曲演員的身段有更多包袱,如何打開程式化的身體對演員而言可能是一場歸零的開始、需要更多的嘗試與勇氣,因而把所有的焦點都讓渡給聲音的表現。
十二月
26
2022
飾演馬的演員施冬麟,不僅演繹出了馬不經世事的無辜之感、更有身為神馬的傲氣之態以及後期的頹靡不振,踏腳、吐口水等的身段都相當令人為之一亮,與馴馬人劉冠良的默契更是相當契合,展現出了「人」與「動物」之間的連結性與差異性。
十二月
24
2022
弘興閣的《花》劇可說是夠接地氣,並實踐自我期許:探索布袋戲新型態──劍光戲(以劍俠為骨構、金光為風格)展演的可能性。
十二月
24
2022
在這部敘事軸線紛呈、意象錯落交織的《千年幻戀》之中,最後這一幕直言爽利地解開整個故事的謎底——赤和RED就是寧采臣和燕赤霞,反之亦然。
十二月
15
2022
在巧妙的表演下,為這正典之外的if線增添合理性,並點題「戀」字,以禁斷的情感串接起千年之後的太空。
十二月
15
2022
藝師們的專長是演出並非教學,有時候會認為把學生交給專業的老師,學生能夠學到更多,反而忘記了思考凝鍊自身精華傳承的可行性⋯⋯
十二月
05
2022
不似以往戲曲只描述王昭君離鄉的悲切,而是加入女兒欒提雲的視角,由不同的角度去向觀眾揭露移民與移民二代在生活中所面臨的外部壓力和自我認同的問題。
十二月
05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