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欄目
長度
演出型態

三位編舞家在這個階段分享目前對生命的探尋及發現,無疑對自己是一種檢視及挑戰,在追尋之路利用微光一點一點照亮前方,隨著歲月蛻變展開屬於自己的篇章。
一月
27
2022
在這次《到達了沒有》製作中,我想以兩首利用劇場懸吊概念,挑戰肢體逃脫地心引力可能性的作品:林依潔的〈蹦・舉・騰・思〉與羅文瑾的〈深淵Abyss〉作為「如何看懂現代舞?」的討論。(石志如)
四月
25
2019
臺北曲藝團現任團長葉怡均一句借古諷今,帶出水滸林沖受委屈的百般無可奈何,巧妙運用時下流行語:寶寶委屈,寶寶不說,環扣出此時代的同時,又帶出不同時代下的同樣心境,令人啼笑皆非。 (蘇家賢)
六月
17
2016
蘇品文似有意摒棄「跳舞」的炫技表現,欲從以人擬物的轉化介入,藉以發展異於常習的身體流轉。形式上,確實可見她借力於交叉聯繫的手法,藉以呈現嶄新的舞蹈樣貌;但在感官聯繫上,則顯得稍微薄弱。(戴君安)
六月
16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