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坂東扇菊舞踊團
時間:2018/10/11 19:30
地點:臺灣戲曲中心大表演廳

文 蘇恆毅(國立中正大學中文所博士生)

坂東扇菊舞踊團於2018年的亞太傳統藝術節上演出《京鹿子娘道成寺》與《間》兩種舞作。前者為安珍與清姬的愛情故事為底本所改編成的傳統歌舞伎舞踊劇目,後者則是結合現代舞、台灣南管、日本舞踊、日本囃子等元素的創作舞蹈,兩個作品在台北場次中,分別為上下場的演出。雖然在形式與內容上,兩個作品雖截然不同,但在其精神上,則有可共通與對話的空間存在。

首先是在情欲上,兩個演出都傳達出了人物的焦慮感。《娘道成寺》的白拍子花子透過肢體動作與物件,表現出少女戀愛中的種種情緒轉折,如:開場時身著紅色振袖舞動扇子,表現出少女櫻花盛開的春季尋找情人的欣喜樣貌,隨後服色由紅轉白,提示出蛇精的身分,並舞動斗笠串展現出其在花中的嫵媚,而後披上手巾並加以嗅聞,表示漫長的思念與等待。其後三味線的演奏轉為急促,花子亦依序使用羯鼓與鈴太鼓,指出其情緒的焦急,讓她在最終登上火紅的石階上訴說怒氣。《間》則是由兩男一女三位舞者之間的行動進行對話,表現出男性之間的競爭與女性對生命的徬徨與痛苦,以及女性在兩名男性之間被宰制的命運。

因此在情感的抒發上,《娘道成寺》是以女性為敘事主體,認同女性在愛情當中的各種情緒抒發;《間》則是在舞者的舞動之中,搭配背景的竹林、夜櫻與枯山水的變化,以及舞台上的流沙傾瀉,進行動靜之間的對照,並經由枯山水與流沙表現出以靜制動的禪意。故上下場都是以情感的抒發為主題,但《娘道成寺》的動、與《間》的靜互相對應,似也是希望在情感抒發上進行調和,以取得文本與情感「間」的平衡。

此外,文化與演出形式的「間」也是值得注意的一環。由於《間》的演出形式是融合了現代舞、臺灣南管、日本舞踊、日本囃子四種表演藝術,且都有其自身的演出形式,因此在多種的文化與形式的共同演出,易產生互相牽制的主客關係。然而在此舞的演出過程當中,演奏上是由緩趨快、再漸轉為緩的過程,且節奏與情緒的堆疊累積是漸進式的結構,因此當中的轉變過程相當細緻,讓人不易察覺到當中的變化速度,因此在演出上,在形式上保留了各自的特徵、卻又彼此相輔相成,形成演出上的默契,使各種形式之間都取得協調,也讓舞者在此中的表現上,能夠細膩的展現不同人物間的情感轉折。

《娘道成寺》的演出形式雖然略有刪減,但整體而言,依然維持傳統演出的架構,以傳達出女性在戀愛中的情感轉折,讓少女在不同階段中的戀愛樣貌依時漸進地呈現;《間》則是在傳統演出的基礎上進行調和,形成傳統與創新、動與靜、乃至於文化之間的平衡,創造出各種層面均兼容並蓄的新舞作。且兩個作品都經由寫意的抽象形式,傳達出生命最深刻的情感內容,讓觀者可以經由不同文化的演出形式當中,看見共通的情感轉折與掙扎。且本次的演出,是跨國、跨文化,更是在傳統與新變之中求取平衡,讓觀眾看見各國的傳統藝術在當代發展之中如何存續的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