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欄目
長度
演出型態

《行過洛津》的舞台設計很有意思,⋯⋯南管戲舞台的安排相對單純,一折〈益春留傘〉演了又演,⋯⋯或許是因為此戲為南管戲和現代劇場的實驗之作,所以要透過這樣子才能平均分配比重?在兩種藝術形式之間展現南管戲曲的主體性?(何玟珒)
十二月
30
2021
無論是她擁抱書架並拉高右腳,或是隨手取書翻閱,又或是趴在窗台、敲打燈蓋、手指隨意畫在窗戶的玻璃上,都在在讓她的高冷氣息與南管的悠揚清雅,相映成趣。雖然這是一場獨舞的展演,但是舞者和樂師的對應相當巧妙。少了樂師的襯托,或許舞者的氣息就不會如此明顯⋯⋯(戴君安)
十二月
09
2021
2001年,位於高雄橋頭糖廠外圍的鐵道倉庫,在文化政策之下成為高雄的橋頭糖廠藝術村,⋯⋯倉庫空間一度因為高雄捷運開發的拆除命運,歷經一番文資保存運動,成了閒置的倖存者,輾轉直至今日重啟再利用。⋯⋯吸引我到來的因素是「歷史」與藝術的交會:如何透過劇場去理解一個地方的歷史?(吳念澄)
十月
20
2021
自2007年迄今,谷方當代箏界不斷地求新求變,將箏樂的延展性不斷擴充,猶記去年與偶戲、藝陣合作的驚奇,今年的節目則是與南管的結合。(王亭又)
十二月
07
2020
在約莫一小時的演出中,FOCA成功將社子島化為劇場,讓觀者經歷時空的變化,進入劇場的幻境。儘管有別於一般概念中由表演者演出的表演,卻讓更多元素都成為表演的一部份,打開劇場更多的可能。(李宗興)
九月
28
2020
音樂家在表演時,除了自身對曲子的掌握外,面臨的問題還包括外在環境。……在舞台上下能夠相互理解、處於類似審美脈絡的情況下,形成一個特有文化,而「適當」風格的場地特色和宣傳質感也於焉誕生。(張又升)
十一月
22
2019
好在窮劇場拍拍我們的肩膀說,這次的《紅樓夢續》「不是經典文學的再現,而是重塑文本來生的契機」。哎,這種按捺的說詞誰信?至少我不信⋯⋯但解戲必然先痛而後快,有時還不如引刀成一快……以下分三個部分,依序談論這部作品帶給我的「痛快」經驗。(張又升)
十一月
12
2019
兩段實驗即興聲響在聽覺主體風格明確建構之下,各自從不同角度出發,在當代藝術美學鴻流中微觀取徑出了現代人文思潮演進下的矛盾鴻溝,透過聽覺共性建立下,除了將這些訊息存留進聲音創作中,也創造出具辯證性的現代實驗即興聲響之美學形式。(張瑋珊)
九月
18
2019
為何非使用南管「演員」、舞蹈「演員」?進一步思考的是,此一「跨界」,實驗的目的與方向為何,三者並置,能將戲曲帶往哪個方向?(紀慧玲)
四月
10
2019
《娘道成寺》的演出形式雖然略有刪減,但整體而言,依然維持傳統演出的架構,以傳達出女性在戀愛中的情感轉折,讓少女在不同階段中的戀愛樣貌依時漸進地呈現;《間》則是在傳統演出的基礎上進行調和,形成傳統與創新、動與靜、乃至於文化之間的平衡,創造出各種層面均兼容並蓄的新舞作。(蘇恆毅)
十月
30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