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當代傳奇劇場
時間:2012/11/17 19:30
地點:中正紀念堂演藝廳

文 劉曉儒

說到中國的戲曲,最具代表的,想當然耳是京劇。京劇有「東方歌劇」之稱,是中國根生的傳統藝術。在劇場的意識流中,東方寫意,西方寫實,當東西方彼此交流,共同合作時,新興的「跨界」火花,就此點燃。《兄妹串戲2》源自《十八扯》,劇情描述兄妹倆在家,因閒來沒事,拿出家當與法寶,玩出多種花樣與驚奇。

《兄妹串戲2》佈景為兒童劇場風。舞台的正中央,紅色愛心形的燈為亮點,散發著夢幻童話、活潑逗趣的氛圍。場中有三張椅子,大、中、小,皆是可愛的香菇形狀,頗有「電玩—超級瑪利」的環境感。第一幕《小紅帽》,錢宇珊(飾演妹妹)身穿童裝,與李彥龍(飾演哥哥)在森林裡,展開打鬧的追逐戰。此場戴立吾是丑臉譜,身穿大野狼的服裝,展現滑稽狡猾之性格。錢宇珊身穿可愛童裝,旦角聲腔。就像格林童話中的兒童劇場,遇上中國功夫的京劇演員,這座森林裡,充滿跨文化的異國風情。此劇中處處可見「四功」,也就是中國戲曲的唱、念、作、打,尤其在野狼閃躲小紅帽棍棒時,李彥龍一連串的翻滾動作,令人嘖嘖稱奇,拍手叫好,搭配著節奏緊湊的武場音樂(鑼、鼓),速度愈來愈快,將觀眾的心情帶入高潮的沸騰點。

第一幕結束後,錢宇珊到場中間,為大家示範京劇「蹺鞋」穿法。蹺鞋類似傳統的纏足,卻有五公分之高。筆者大嘆中國戲曲之奧妙之餘,更佩服演員們的扎實訓練,要在場上呈現連續三小時的蹺鞋表演,真是「沒有三兩三,無法上梁山」。

此劇另一特色,是音樂部分。中國戲曲唱腔獨特,生、旦、淨、丑各有獨到之處,兄妹倆在各幕中,分別以京劇專業唱腔,詮釋不同角色。劇中更穿插了流行音樂B.BOX,展現逗趣詼諧、街舞嘻哈之風格。在「武松打虎」一幕中,李彥龍被酒灌醉,此時以B.BOX為背景配樂,表達武松飲酒後,走路搖搖晃晃、迷迷糊糊的情緒,醉夢中的武松,肢體呈現B.BOX的節奏韻律感,現場更即興一段RAP。當下的武松,不再專美於打虎之事,跨越數百年後的武松,仍是那見義勇為、血氣方剛的打虎青年?還是活躍於流行樂壇的R& B歌手?不同時代下,產出不同的藝術作品,即使上個世紀的劇本,我們仍可將它古典新詮釋,賦予新生命。

值得一提的,在「審案」一幕中,兩兄妹演員,以故事劇場的方式,與觀眾做巧妙的溝通互動。現場請了兩位小朋友登台,飾演兩位陪審員,兄妹倆則分別飾演審案官員與投案民女。女主角在〈貴妃醉酒〉唱段中,發揮了戲曲的唱功,展現了京劇的特色,不論是轉音、吊嗓、長音等技巧,都令觀眾大飽耳福,拍案叫絕。此幕的場景,更具巧思,不僅保有中國京劇一桌二椅的象徵式舞台,更賦予趣味俏皮的兒童版風格,一桌二椅,分別是審案桌,與兩張香菇椅子。

即使西方的寫實浪潮席捲而來,我們仍保有東方的傳統文化,在當代劇作家的靈活運用下,將它變化創新,玩出新興京味。《兄妹串戲2》以傳統文本為底,融合時下流行音樂元素,展現東西方融合的跨界作品,不僅帶領觀眾們認識歷史,洞察當下,更創造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