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欄目
長度
專題

在《搖櫓白蛇傳》一劇中,或許本來只是笑看世事、撐槳渡船的船夫,卻因為愛上白素貞後產生目的,因為不甘於被對方忘掉,「渡」人轉變為「妒」人,也從旁觀者,變成男主角,結果比凡人陷落更深。(楊純純)
8月
30
2019
在「武松打虎」一幕中,李彥龍被酒灌醉,此時以B.BOX為背景配樂,表達武松飲酒後,走路搖搖晃晃、迷迷糊糊的情緒,醉夢中的武松,肢體呈現B.BOX的節奏韻律感,現場更即興一段RAP。當下的武松,不再專美於打虎之事。(劉曉儒)
12月
04
2012
觀賞《兄妹串戲Ⅱ》的當下,或許我們可以一以貫之當代傳奇劇場的信念,也就是如何讓戲曲在新的舞台接觸新的觀眾。只是,當我們回到劇作本身的好與壞時,更誠實面對到的是直觀而來的感覺。(吳岳霖)
11月
23
2012
隨著文化的交雜和雜交越演越烈,故事也越變越畸形,從楊四郎冒死奔回故國、只為見娘一面的老梗,蔓生出母子亂倫的情節。京劇的花旦或歌舞伎的女形,都是在舞台上閃爍著靈光的形象;突然間,靈光消失了,她們衝過來和生活打成一片,變成坐在我們大腿上的肉。(郭亮廷)
10月
31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