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看的方式《是的,關於從前從前…我們清醒了,現在!》

劉俊德 (臺北市立大學舞蹈系學生)

舞蹈
2019-12-24
演出
可揚與他的快樂夥伴
時間
2019/12/20 19:20
地點
濕地Venue B1沼澤地

身體博物館,我們怎麼看?

《是的,關於從前從前…我們清醒了,現在!》是「可揚與他的快樂夥伴」創團作,在這個稱之為「身體博物館系列」的作品中,由八個身體作品,呈現十八個表演作品。沒錯!我們的身體就是一個宇宙,當你遇見另一個宇宙時,就不得不被影響、改變。

作品演出在溼地Venue B1,工業風的空間,觀眾一走進去,即可看見表演者如雕塑般分散於各個角落,表演沒有明確的開始點,但我們知道開始了,正如去博物館我們不會等待「開始」,故此觀眾轉換了以往欣賞表演的方向,主動參與,開始選擇他要怎麼「觀看」這件事。我必須說,在這個作品裡,主動是需要的,同時觀眾是可自由地重複進出場,因而「選擇」變得更重要。

一個人的存在與樣子,我想是創作者張可揚最開始希望觀眾看到的,而如何看到這個人的形成或是未來的可能,是觀眾能夠從作品中去想像、感受的。在我們稍微認識表演者後,他們將交匯一連串的流動表演,並設計部分片段與觀眾互動。值得一提的是,中途安排新觀眾入場的橋段,透過表演者引導,入場觀眾成為表演的一部份,在你不知、我不知的狀況下構成荒謬、好笑的喜劇性。

再來,關於空間使用與視覺聚焦的地方,並不會讓觀眾有太渙散的焦點,也因為牆壁貼著如博物館介紹作品的標籤,所以我們清楚現在正發生什麼事。而燈光使用,是數十串LED閃爍燈條,隨著作品不同與整體表演的進展,配合著顏色與明暗變化,強烈構成當下氛圍的調度。在演出裡,也放置一整面影像設計來呼應作品,當中包含即時投影,都在營造觀眾的視覺感受──因為「視覺」是我們最仰賴,也最容易對於當下有體會的感官之一,所以在這部分比起聲音感染觀眾的程度大了一些。在服裝上,八位表演者則是以全黑色調體現,並非中性設計,而是個性剪裁,凸顯了表演者本身的氣質。

整晚演出為循環式表演,共分為五段,而我看了四段,即便是重複的演出內容,我們也都知道時間是唯一不重複的東西。於此,我想談談時間對於作品的疊加。當在同一個時刻看表演者表演兩次相同的橋段,表演者狀態會有些許不同,你會去比較、去思考有什麼不一樣,也鑑於觀眾觀看的狀態、角度不同,可見感受上也有所差異,這些都是我認為時間上最直接的影響。但由於「不同」,所以我們品嚐到的新鮮感並無減少,反倒是我們更有時間與機會去回應作品所要傳達的意義。

「不要就是不要,說可以才是可以。」這句標語張貼在空間中各個地方,甚至填寫觀後問卷也送你一張。如同上述我所寫「主動是需要的」這件事,當我們更有意識的去觀看、選擇,作品就與我們更貼近了。柏拉圖說:「拒絕參與統治的人,會被更糟糕的人統治。」在現今民主自由中對於反抗,我們還能有所練習。所以回到作品裡,我想可以重新看待自己、檢視自己,對於這個世界我們有什麼話想說;或是,就把自己當作一件作品去雕刻,無論好壞、美醜,我想總會有人欣賞,也會因此在當中找到自己的價值所在。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