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不符實的酒吧《島嶼酒吧:如果雲知道(無碼)》

邱秉程 (地方政府文化行政人員)

其他
2020-09-17
演出
林人中與亞當藝術家們
時間
2020/09/05 18:00
地點
臺北市中山堂中正廳

本次為筆者首度購買這類型號稱「參與式」的劇場作品,創作是由旅法藝術家林人中因疫情在法國被封鎖禁足的經驗產生。從節目介紹可知,觀眾有三種方式可以「參與」或觀看這場演出,然而並非如此。

第一種方式:與藝術家在獨立的頻道對飲

在中正廳的舞台上,有六個加上布置的視訊裝置、擺有飲品杯盤的矮桌與沙發。一開始入場觀眾還不多時,多半未入座僅觀望,筆者在工作人員引導下,戴上耳麥,坐入一個虛擬角色前(角色性別不明,之後發現為藝術家Henry Tan配音),該角以英語表示被關在一個盒子內與伴侶隔絕,希望我幫忙尋找它的伴侶,先是引導筆者調出一杯加入它的皮膚組織(在培養皿中,非常逼真)的飲料(類似苦茶味),在一些對話後請我離該開位置(改戴手機加耳麥)帶著飲品去找它的伴侶。結果一位女性觀眾出現,帶同樣裝置與飲品,兩邊耳麥裡的角色(對方為藝術家黃鼎云配音)都指導我和對方進行對話與動作,例如把飲品混合,摸她的鼻子說她很淘氣等等,意圖造成一種配對互動。只是,對方以男友在場為理由,終止了這個活動,於是此輪結束。

島嶼酒吧:如果雲知道(無碼)(臺北表演藝術中心提供)
島嶼酒吧:如果雲知道(無碼)(臺北表演藝術中心提供)

由於當時其他視訊桌都只有一兩位觀眾在使用,也以為所有藝術家都跟筆者方才對話一般,不會太長,覺得不必刻意排隊,並悠閒觀看他人的活動,探問到藝術家余政達跟觀眾談性靈、玄學,導演許哲彬則談創作。一個半小時後(晚間七點半)換下半場,除許哲彬繼續外,其他藝術家跟飲品都更換,藝術家張欣的視訊是無聲音樂,並無須掛耳麥對話(實則藝術家在另一端觀看),所以觀眾多半不會停留太長,筆者也待了幾分鐘,其他藝術家則開始有觀眾排長龍,這波有藝術家Betty Apple扮成檳榔西施在檳榔攤與觀眾對飲、日本藝術家石神夏希與觀眾談嬰兒議題(為觀看螢幕內容猜測)等。筆者在節目結束前約四十分鐘終於排到柬埔寨藝術家Vuth Lyno的視訊,他跟筆者談台灣啤酒與柬埔寨啤酒(柬埔寨在此為品牌名稱),而在這兩個啤酒品牌誕生前一年都有重大國家事件,並指導筆者調出一杯兼具鹹、酸、辣的啤酒。為了其他觀眾的權益,筆者主動和藝術家表示要縮短時間給下一位,以乾杯作結,剩下十五分鐘只與同來看演出的藝術家黃大旺聊天,並看他與藝術家張欣(她以文字跟黃大旺打招呼)道再見。

第二種方式:平行時空的眾聲喧嘩(引自台北藝術節節目冊)

此部分為舞台下布置的大投影布幕,影像是台上六位藝術家的線上視訊會議畫面,以第二個攝影裝置拍攝藝術家,視角不同於舞台上的視訊,沒有主從之別,也無調整聲音大小,藝術家的聲音此起彼落,若在台下觀看此部分,只能捕捉到一些片段的藝術家言談(的確是眾聲喧嘩)。

第三種方式:直播

此為第二種方式的YouTube直播,非觀眾亦能從「島嶼酒吧」的臉書點至連結,然當場發現YouTube的發布時間為2020年9月4日(週五),顯然筆者看的周六場次並無進行直播,事後看臉書也未更新,因此第三種方式是缺席的。

就筆者參與到的視訊互動而言,藝術家設計的對飲與內容是有趣的,觀察其他觀眾在對話時亦非常開心及似乎有所收穫,但是標榜的「參與式」機制完全沒有設計。

每位藝術家視訊時間若以三十分鐘計(有的藝術家更長),上、下半場三小時應有三十六個場次供觀眾參與,若有三十六個觀眾則至少可分配一場,超過此人數則有人分配不到;但主辦方未提醒觀眾有這個可能,也未給藝術家時間限制,因此,排隊的人可能排到許多個機會,運氣不佳的人則可能排不到想接觸的藝術家或一位都排不到;至於,第二與第三種方式,則未能造成旁觀任一組對話的機會。於是,實際參與本次演出的觀眾有限,多半只能觀看台上或身旁不知道為什麼有趣的對話;若未參與視訊,也沒有機會喝到藝術家設計或選擇的飲品(現場無額外提供飲料)。雖然參與式劇場給予觀眾參加的選擇權,但不應連最低參與程度的選項都沒有。

如果劇場演出受消保法規範,此場演出定有不少觀眾想提出申訴或賠償,作為一個以酒吧為名的參與式演出,連跟酒保談心、要一杯特調的機會都輪不到的話,可以說是演出失敗了吧?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