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興不急性,又見「地獄哏」《豪愛笑:你抽我講相聲秀》

張又升 (專案評論人)

戲曲
2021-11-01
演出
台北曲藝團
時間
2021/10/12 19:30
地點
典空間

這場表演的最大特色是抽籤決定段子,以「你抽我講」的方式呈現即興的極限。演出共黃逸豪、宋明翰、吳胤頡、洪子晏、吳思偉五人,段彥希因故未參加。這群三十歲上下的年輕演員,一方面皆已鍛鍊許久,各有不凡和不同師承,另一方面也肩負推廣傳統的使命,試圖讓相聲與更輕鬆多元的表演方式接軌,我們因此能領略新舊綜合的趣味。

入場時,觀眾填寫演員表演的方式,好比「難過」(情緒)配上「單腳跳」(動作),想方設法虐虐他們。這個段落發生在整場演出的後半部,前半部則由觀眾爭搶抽籤權,決定演員講的段子。題名皆有編號,以電腦繪製成卡牌圖案投影至舞台後方。主持人點選舉手最速的觀眾,抽出的籤連同編號顯示在屏幕上,隨後由觀眾決定誰來說唱,接著演員再決定搭檔和捧逗位置。過程配上熱門音樂,視聽效果十足,現場參與感強;小朋友尤其樂此不疲,當晚抽籤者都是他們。

首先演出的是吳胤頡和吳思偉,講《口吐蓮花》。這個段子在上世紀末翻紅,本是趁著坊間許多自稱「大師」(從氣功到宗教)的騙子層出不窮而來,頗能應和時事。在雙吳的演出中,除了原有的不停互損、打鬧外,也針對台灣政治人物稍作嘲弄,好比逗哏的吳胤頡飾演大師,因「英文」不好而捨棄豐厚演出報酬(以美元計),給了捧哏的吳思偉一個趁勢偷師的機會,搞笑由此展開。

之後,我們還可以看到「猜燈謎」(宋明翰、洪子晏)和「學啞語」(宋明翰、吳思偉)的常見主題,內容當然不乏演員的臨場發揮。到這裡,大家可能以為所謂的「即興」僅限於傳統相聲主題和段子的「即席」選擇而已,少有真正為了現場應對而大幅改造內容的情況。然而,當卡牌抽出「吳亦凡」時(沒記錯的話,又是雙吳),相信在場觀眾對於演出團隊動真格的程度,已經不大懷疑了。不過,也因為這般出格的題目,演員們似有被難倒之勢,看得出來必須嫁接許多自身熟悉的問答套路,才能將笑料寓於順暢的對話和故事而繼續發展下去。換句話說,演出形式固然新穎刺激、真槍實彈,卻多少稀釋了內容的扎實程度,而這的確是兩難。

豪愛笑:你抽我講相聲秀(愛笑斯坦:最強相聲男團提供)

由於觀眾臨場抽籤和選擇,演員上台的次數也不同。總計吳思偉四次,宋明翰三次,吳胤頡和洪子晏兩次,黃逸豪──不是黃豪平!──一次。黃逸豪這最後的一次,是整場最精巧的,他被抽中「夢中婚」。這個段子由郭德綱改編發揚,講的是一小人物於廟中一宿,一邊嚷著不活了,一邊又夢著紙醉金迷的荒唐日子。前文未交代,除了演員被動地給觀眾決定生死之外,尚能動用若干技能卡自救。黃逸豪此時便用這項權利,刪去「婚」,只講「夢中」。

在夢中,他因身體微恙,幾次遊歷閻羅殿。與《夢中婚》對照,既有延續,也有新意。只是這地獄一遊,連同黃歷來的演出風格和關注,包袱尚未抖完,已被筆者料到結局──閻王覺得黃逸豪相聲說得逗趣,很是喜歡,黃也順勢邀請其他演員上台,前往陰曹地府給閻王來幾段;果不其然,正是這番過程造就了字面意義的「地獄哏」。哎呀,地獄冷,笑話也冷(我還是不爭氣地笑了),但一切恰到好處,收放自若。更可貴的是,幾位演員在黃的從容力推下重新登台,既是母雞帶小雞,又起著畫龍點睛之效。一場即興演出能夠如此不急性地收攏全局,掌聲當然不能不用力給他催落去啦!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