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從何處來?京劇又該往何處去?《武動三國—她的凝視》

吳依屏 (專案評論人)

戲曲
2022-01-27
演出
國光劇團
時間
2022/01/21 19:30
地點
臺灣戲曲中心大表演廳

國光劇團推出的年末大戲《武動三國—她的凝視》帶給觀眾十分豐富飽滿的內容,但同時又迫使觀眾無可迴避地意識到,京劇格式及內容所面臨的障礙與挑戰。這種在既有內容盡力呈現,卻又在框架突破方面遭受打擊的衝突感,構成了觀眾在欣賞本劇時的快樂與折磨。

精湛的武戲

首先,在內容方面,國光編劇小組利用三國故事中,僅佔少許篇幅的女性角色作為引線,串起可以展現傳統精彩的武打戲的內容,來點出「武動三國」的題旨。因此,觀眾得以充分享受京劇演員們扎實的唱念做打,一連串的折子戲,包含:趙雲《長坂坡》、馬超《戰冀州》、張飛《蘆花蕩》、關公《活捉潘璋》等,可說是讓觀眾看得眼花撩亂、目不暇給。如果是喜愛京劇武打戲的觀眾,一定會喜歡堪稱三國武將點將錄般刺激的《武動三國》。

武動三國—她的凝視(國光劇團提供/攝影賴慧君)
武動三國—她的凝視(國光劇團提供/攝影賴慧君)

藉由傳統武打劇目的完美呈現,較為年輕,或者對京劇較不熟稔的觀眾,能透過劇中的翻滾跳躍、身段姿態,看見發京劇的魅力所在。可以說,本劇開拓了在新編京劇以外,傳統京劇另外一條,有機會吸引到現代觀眾的可能路線。然而,當沉醉於三國武將們矯捷身手的同時,我們不能忘記這齣戲的子題——「她的凝視」。此一子題,點出了三國歷史中少得可憐的女性存在。節目單中同樣指出「三國裡的女子,幾乎忘了自己是誰,⋯⋯ 存在只是為了突顯舞台上的英雄⋯⋯  一將功成萬骨枯,有誰留意過『她們』的身影? 」

空乏的女性角色

由於劇名,觀眾容易懷抱著對於,這齣戲將會針對三國女子,進行較為仔細多元之討論的期待而買票看戲。然而實際上,此劇並未有特別突破性,或者大篇幅針對三國女性角色的展演呈現。我們看到的僅僅是三國女性名人,如糜夫人、甘夫人、孫權之妹、小喬等人的短暫現身,她們在劇中所佔時長不長,戲份不多,她們在舞台上作為裝飾點題的功用,諷刺地重複了她們在真實歷史上的縹緲虛無。

武動三國—她的凝視(國光劇團提供/攝影賴慧君)

糜夫人一樣投井救阿斗。小喬同樣嫁公瑾,我們看到的只是這些女性短暫一生中,某個被選取出的所謂高光時刻,而她們的完整生命敘事,觀眾一樣無從得知。所以儘管此劇在題目上試圖做出為女性發聲的努力,然而在實質內容呈現上,還有一大段可以努力的空間。

除了女性議題討論的貧乏之外,此劇點出另一個值得我們深思的問題是:京劇該如何與現代年輕的媒介載體融合,以延續藝術生命?這個問題在國光最近的作品中一直無法被妥善處理,導致劇場呈現的藝術性及戲劇性遭到壓抑,本劇這樣的問題又再度浮現。

現代與傳統的斷裂

行銷視覺宣傳以及開場中,觀眾看到一個角色的電玩化呈現,然而角色的電玩化真的僅僅作為視覺效果呈現而已,並無其他藝術的實際運用。而此劇唯一被年輕化/電玩化處理的人物是孫尚香。

武動三國—她的凝視(國光劇團提供/攝影賴慧君)

我們從她的衣著、表演都可以看出這個角色不同於此劇中其他角色的痕跡。然而這樣將現代風味濃厚的角色,放置於京劇舞台上的嘗試,帶來了尷尬、生硬、格格不入的效果。她的服裝弔詭的符合傳統電玩遊戲中的女性形象:若隱若現地露胸露腿,與其他穿著傳統京劇行當的角色一起登場時更顯尷尬。而孫尚香的一場勁歌熱舞,雖然配合著傳統舞槍的內容表現,然而唱法及歌詞上的現代化(例如演場:我就是三國絕世小妖姬,等等),反而強化了這種形式與內容的衝突感,使得這場表演的氛圍明顯斷裂。

由於文本及媒介的處理選擇,《武動三國—她的凝視》顯現的問題實屬不少,然而這樣的挑戰仍是值得嘉許的。在國光劇團試圖延續,甚至再創京劇新生命的努力之下,觀眾有幸能以自己的角度欣賞一齣武打佳作,並且共同思所一個時代下的宏觀問題:接下來,京劇該往何處走?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