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動的木乃伊—賴翠霜舞創劇場《Dream Me:清醒夢》

郭錦秀 (社會人士)

舞蹈
2022-07-17
演出
賴翠霜舞創劇場
時間
2022/06/03 20:00
地點
ACCUPASS Live線上錄播

被逼不死的,必能更豐盛地活著!

《清醒夢》是賴翠霜舞創劇場⟪Dream Me⟫三部曲中的第二篇章,也是意象色彩最為濃厚的篇章。

主角於鏡台前洗臉,無縫接軌前一篇章《壓力夢》收尾於鏡框內。

鏡中驚現父權幻影,說教的臉孔疊影於自己的鏡像上,逼得主角遁逃至床。當軟床幻化為水之際,儼然是主角洄游子宮、尋求庇護的起始。

一連串水中晦澀的意象包容了觀者各自的解讀。如:水中顛倒對坐的兩個無臉人,進行著沒有獎懲的猜拳;究竟是自我的內心掙扎,抑或是洄游路上掛念著無意義的輸贏,或者只是回首兒時純粹的樂趣。不得不說,這是一個奇妙的水晶球,如實鏡射了觀眾的內心。

洄游過程的掙扎、奮鬥, 連同水底的一切波瀾,終於在竄出水面深吸的一口氣中,畫下句點。回歸子宮,阻絕了紛擾,像個閉眼安住的胎兒。

鏡頭緩緩移入清醒的自己,靜坐巴士中,睜眼目睹窗外這一切。回過神來,窗外羊水已成等身荒草。

巴士,一種沒有自我路徑、必須集體前行的密閉載具,成為《清醒夢》最主要的場景,在精神與實物上完美複製辦公室意象。

座位區冒出一雙雙「打字手」, 往身上、臉上爬行,使全身不得鬆懈。每當主角肢體斜傾鬆軟 ,立即被一動力彈起,在輕快俏皮的音樂聲中,建構了熟悉的辦公室風景;臥、立來回間既美又淒,也逗出了觀眾的苦笑。

接下來是最能呈現舞作精神意涵的一幕:舞者不帶表情正立於鏡頭前,以雙手包覆身軀。緊接著一個又一個無臉的自己從背後繼續包覆。被多個自己綁架的身軀和臉龐在狹隘閉鎖的空間中,宛如墓穴裡的木乃伊,但卻是有著靈動雙眼的木乃伊。

只要靈魂之窗還有縫隙,靈魂就不會放棄。奮力撐開束縛,背後出現三尊遙散的無臉頭身。雖是自我的形象,卻也如希臘神話中的地獄三頭犬,看守著伺機竄逃的魂魄。

諸相由心,看守與桎梏自己的,從來都是自己;而能解放自己的,也只能同此一人。

斗室內,生命努力拼搏著:儘管騰空走路,走不出進度;如彌猴般攀爬、飛躍,飛不出人工叢林。然而,安然回坐後,攀沿上肩的打字魔手,此時已可輕鬆撥去。瀟灑拍拍肩上的塵污,此刻的自己已然不同。

一個漂亮的後仰翻轉,主角回到洗臉台前,抬起浸濕的臉龐:清醒了,也明白了。 順著臉龐滑落的水珠 ,想必包含了夢中奮戰的點滴汗水。

《清醒夢》之所以特別令人激賞,除了調性輕快幽默,意象豐富、深具內涵與啟發之外,若將每一畫面拆解重疊,其視覺效果將特別像一幅磅礡、震撼的立體畫作:橫豎排列且斷點清楚的肢體線條,搭配節奏、色調暢快鮮明的攀爬與翻轉曲線;輔以幾處前後錯落、色澤淡黃、微亮的點狀打字手,以及暗棕色散落座位間的三個無臉頭顱;最後,在漫天失焦的荒草與羊水穿流中,被層疊綁架的木乃伊出現在畫中最醒目之處。

如此豐富與經典,值得凝視與品味。

凝望木乃伊的束縛,不禁懷想:束縛是為了重生;重生後的法老若有機會與自己的乾屍相遇,必然感謝當初麻布的緊裹,以及靈動而不放棄的靈魂!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