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不持久《熱炒99》
十二月
18
2017
熱炒99(新人新視野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597次瀏覽
方姿懿(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研究所)

只有一張圓桌的熱炒店,能夠辨認出那是熱炒店的:可能是服務生朱怡君身上穿著綠色台啤的圍裙、酒促小姐的人形立牌和一箱箱座落在角落的台啤。最開始,朱怡君正在講電話,從電話中的內容可以知道有人死了,她很心痛。主角李俊元進場,只能結束電話。怡君殷勤地招待著他,甚至有些越矩(拼命地想要灌他酒或是想試戴那枚貴重的戒指),很好笑。但若在退一步看著正在笑怡君的我們,其實怡君的悲痛和觀眾的笑交織在一起,是很荒涼的。這般情緒的夾雜,構成了整齣《熱炒99》。

場景時間鎖定熱炒店內一頓餐的時間,除了幾乎始終在舞台上的李俊元,和最先赴約的蔡書宇,有足夠多的時間和篇幅展現角色的樣貌;其餘的五人則相對刻板,甚至有些功能(是為了情節和人物關係必須而存在的角色)。我認為在這樣少的發揮空間中,演員卻做到更加豐富,這是難得的。蔡書宇是其中最耐人尋味的角色,他生理男性,但心理上是個女人。一般來說,他成長的過程可能會因為認同的問題或旁人異樣的眼光相當辛苦,但不曉得是否由於過於艱辛的淬鍊,他的作為和生命觀是這些角色中,最圓滑也果敢的。透過演員楊宇政的飾演,看似外顯實質拿捏得宜,從他口中說出書宇的台詞是渾然天成,很精彩。

可能我入戲太深。這麼可以笑的一齣戲,無論是在原本劇本寫作的語言上,或是表演節奏的安排上,甚至是角色些微誇張的形塑,其實皆是惹人發笑的,但我總是笑不出來。太多懸疑的視窗一個一個開啟,等待著解答才能收合:說好要吃熱炒,一次次催菜,等了一整齣戲,卻等不到一盤菜上桌;那通預告著死亡的電話,卻到幾乎劇終才真相大白;以為是慶祝結婚五周年的派對,女主角許惠萍姍姍來遲,事實上兩人早已離婚;突然現身的已逝知名作家,說曾經的曖昧只是年少時懵懂,作為惠萍腹中孩子的生父,才是他接下來要面臨的人生……。每個接踵而來的劇情,驚人的轉折媲美八點檔連續劇,有比較高明嗎?高明的是在一集的篇幅中交代完全,沒有歹戲拖棚。很有趣,卻有點摸不著頭緒。笑笑地心糾結了一整齣戲,最終李俊元應聲倒地,這群根本不可能「再約」的人,或許要表達所謂人與人之間的情感,終究都是虛應故事。

等不到菜上桌,等到的是幾場愛的誤會。《熱炒99》雖然以相約在熱炒店作為背景,但隨著情節進展,堆疊了一層又一層的懸疑和等待,而背後緊扣著這些角色們的,滿是誤會及已逝的愛情。實則令人感傷的內容,但前面由於過於凸顯荒謬性(最荒謬的大概就是因著折疊拉門如開關般的雷雨聲了)而令人哄堂大笑的氛圍走向,即使最終李俊元倒地,此時和前面的氛圍已過於斷裂,可能並非點睛而是添足。無解的疑問仍無解:為什麼是熱炒店?

《熱炒99》

演出|孫唯真
時間|2017/11/11 14:30
地點|臺灣戲曲中心3102多功能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做夢者與付出代價者是一樣的人嗎?做夢的人,是巨大而看不見臉面的國家機器,是在社區中漫步時擦肩的居民,還是面目模糊的諸眾?
十二月
06
2022
他是一位來自過去,同樣也來自未來的幽靈訪客。刻意又不經意,「祂」的出現(apparition)背對訪客,卻同樣是面對訪客的鏡像,質疑:你所為何來?
十二月
06
2022
此次《轉生》的演出中,並沒有發展「流動性」面向,似乎依舊在男人—女人之間打轉,每每將要跳脫時,又彷彿被一隻無形之手拉回舊有框架內,尤為可惜。
十二月
04
2022
這場《戰士,乾杯!》刻描再現了黃春明筆下光景,即使迄今將近五十年了,劇中人「熊」的家以及舊好茶魯凱人的環境與世代運命,如炬火般,在舞台顯現的那個沈靜而短暫的墨夜,卻有著綿亙、毫無閃躲可能的刺痛,巨大、逼現式地燃灼著。
十二月
01
2022
雖嘗試解放兒童劇長久以來被桎梏的稚氣可愛模樣,但我們要如何不矯柔造作的解放這個被成人僵固想像已久的模樣,純任天真自然去和兒童的想像接應,這是兒童劇創作者永遠要先面對審視的本質問題。
十二月
01
2022
藝術不一定得是主角,也可以是輔佐的香料,提煉出種種不對勁的習以為常。即使我所參與的場次是面向外地人的旅行,依然成功製造體感、召喚情感,並成功地串聯曾知道的事件名詞
十一月
29
2022
劇場能否成為小說讀者彼此間,交換「閱讀王定國」經驗的媒介。就這一點而論,《誰》的創作團隊,沒有令我失望
十一月
23
2022
觀眾從互動的趣味跳到內心的反省,速度極快,當下的情緒跌宕是非常震撼的:「消失新竹」名義上是讓缺點消失、城市升級,實則為文化的丟失。
十一月
14
2022
或許《燃燒的蝴蝶》並沒有走向完全悲觀或悲劇收場,是為了再次尋找救贖的可能性。
十一月
12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