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的話語,曾使「情色」和鳴《情色渡假村》
8月
11
2014
情色渡假村(臺北藝術節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689次瀏覽
湯欣曄(臺大戲劇所)

無論是一段熱帶時光,還是一場療癒之旅,主角米榭與圍繞著米榭的人們,均在一個旋轉的大房間裡消磨時間,這就是這齣戲給我的視覺空間印象。鏡框式舞台上不斷旋轉的大房間裡,類似於沙發的白色長座,更精確地切割了四個空間,並以如紗的輕幕虛掩或拉開,示以情節的行進段落或氣氛的調節;不需要實際的換場,輕幕隨著角米榭的混沌開明、從不避眾的換衣與生理反應,讓觀眾有了一種貼實的感受,就像是隨著米榭不曾斷掉的思緒漸漸走向故事盡頭。

這齣戲的性與性別政治問題,可以先看米榭在觀眾面前呈現怎樣的一種面貌:活了四十年,一直單身,長期沉迷酒色。平常時期與非常時期,工作或喪父,他都有那麼點「性愛成癮」;他對女人有一套自己的想法,在幾乎如同自白的話語裡,「閱女體無數」的經驗好似被置於放大的鏡頭裡檢視著,配合時時跟隨的攝影機,繪聲繪影,引出無盡的想像與窺伺慾。

情慾位階上的男性、父權、西方與資本主義,都已經是談到泛濫的議題。雖然「平等」與「解放」的實踐距理想目標尚有距離,《情色度假村》仍予人微弱的希望。必須透過醫生的引導才能彰顯的話語,那些原先隱藏在平庸男人腦中的情慾浮思,反映到敘述客體的女人身上,卻變成稀鬆平常的行為。「熱帶泰國」裡男人買春的女孩,其熟練的性技巧,使她在交易當中輕鬆地控制住男人的一切,終至極致的高潮;瓦蕾西做為男人生命裡最初與最後的美好時光,她也早在兩人第一次的約會裡即採取主動,其對性慾與情愛的需要真率直接,付諸言語行動從不壓抑,一樣讓戀人的生命走向高潮。過客與摯愛,解構了男權/父權式想像,她們在男人自述的有愛/無愛的「性」當中,展示極具能力與主動的一面。即使敘事的角度還在男性的嘴唇間,女性卻已然溢出他們能夠操弄的範圍,而在回憶當中掌控主角的人生意義。至於「東方」所帶來的神祕性、興奮感,甚至是無法忽略的商品性,早已淹沒了男人的慾望本身,他/西方男人被反制著,女人將他帶入/帶出,肆意引導;男人始終理不清自己的想法,只能也只願跟隨女人的腳步邁向新的可能的同時,卻因意外嘎然而止。隨著女人的逝去與缺席,男人的生命也萎縮至死亡。

史蒂芬.夏夫(Steven Scharf)演繹米榭這樣一個陷溺於色情的中年男子實在相當傳神,透過不斷特寫的鏡頭,觀眾看到他那縱慾過度的凹陷雙眼,感受到在不斷旋轉的大房間中,他那空虛的心房;從未掩飾的換衣裸身,更突顯米榭欲達到的自我審視與重啟新生的渴望。即時錄像的如影隨形,夏夫以極為精準的演技,展現了主角細微自然的動作表情,同時在舞台和影像上表演到位,說服了觀眾接受他那些自語與回憶,並隨時迎來打中靈魂的心緒震動。

《情色渡假村》

演出|德國慕尼黑室內劇院
時間|2014/8/9 19:30
地點|台北市城市舞臺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虛實交界的曖昧化」並不單只出現在舞台與影像的應用上;而是成功的成為能夠貫穿這齣戲的一套邏輯。在「曖昧」的邏輯之下,虛實之間再無分別。消弭了框架與界限之後,我們得以站在虛實之上,用更宏觀的視野看盡虛實本是一體。(陳群翰)
8月
28
2014
把精神診療搬上舞台,在大腦各處崁裝鏡子;盡情自我窺視,摘除自戀,不畏懼自我攻擊,從文字走向舞台,再從舞台走回現實。戲劇不再廉價地扮演,而以肉身、擬像、文字一齊獻聲;基米(Stefan Kimmig)的《情色渡假村》起碼為我們示範了其中一種探問方式。(林乃文)
8月
15
2014
舞台上白紗的遮蔽以及旋轉舞台的使用,恰好抵銷了太過強烈的「攝影」與「被攝」兩者對立而強烈的感受。在被決定的觀看以及觀看的過程中,有一段模糊的區塊,而這樣的模糊讓我覺得非常舒服。(劉崴瑒)
8月
14
2014
演員的表演也沒讓影像手法專美於前。演員史蒂芬.夏夫(Steven Scharf)扮演米榭,自言自語時說話輕柔如夢囈,一轉到憤世直言的大段獨白,狂烈暴走,被情感撕扯著的語調和身體線條好像隨時都會崩潰;情緒和肢體表現收放自如,令人讚嘆。(譚凱聰)
8月
11
2014
原著中人物往往滔滔不絕議論起來,雄辯的觀點才是韋勒貝克包藏在表層情色故事裡面,但在此次的改編中,我們只能藉由逼近主角攝影鏡頭的再現,思緒混亂、喋喋不休、分不清楚事實與謊言、現實與夢囈,米榭的臉成為引發觀眾情緒、思索、反省的最重要媒介。(葉根泉)
8月
11
2014
《敲敲莎士比亞親子劇》以馬戲團說書人講述莎士比亞及其創作的戲中戲形式,以介紹莎翁生平開始,緊接著展開十分緊湊精實的「莎劇大觀園」,在《哈姆雷特》中,演員特地以狗、猴、人之間的角色轉換,讓從未接觸過莎劇的大小觀眾都可以用容易理解的形式,理解哈姆雷特的矛盾心境
5月
21
2024
餐桌劇場《Hmici Kari》中的主要人物Hana選擇回到部落銜接傳統的過程,正是不少現今原住民青年面臨的境遇,尤其在向部落傳統取材後,如何在錯綜複雜的後現代性(postmodernity)裡開闢新的途徑,一直是需要克服、解決的難題。
5月
20
2024
《門禁社區》給人的啟示不應是退守平庸,而是盡你所能,做到底,做到極致,並以每個人自身的條件,盡力去做。再者,小雯理應不是為了背書平庸而來的,且有許多懸而未表的課題尚未展開,雖然編導已經佈線了。這條線,纏結了性、家與國家,唯有通靈者的囈語才能打碎文謅謅的腔調,穿透體制化、保守主義者的象徵層,講出它的困局、流動與盡其可能的出路。
5月
14
2024
渡假村的監看者檢討原住民,漢人檢討原住民、不滿監看者,原住民檢討自己、檢討政府,每個人都站在自己的位置思考,各種權力交織卻不被意識,他們形成了某種對泰雅精神最殘忍的「共識」,之於「文創劇場」這個荒謬至極的載體,之於「生活還是要過下去」,消逝的文化本質很難回來,著實發人深省。
5月
14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