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與特技的創意融合?《王牌運動員》
五月
19
2021
王牌運動員(紅鼻子馬戲團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96次瀏覽
劉富丞(表演藝術教師)

馬戲特技「超人」般的演出,往往都讓人大呼過癮,且十分驚艷。這邊所謂「超人」指的是經過長時間的練習與特定的技藝養成。而演出中泛有的喜劇特性,則是透過動作、裝扮、戲劇效果引人發笑、製造驚奇。《王牌運動員》以特技、運動作為演出整體設計的要點,發想自全能教練訓練游泳、網球、體操、韻律體操、舉重等選手的過程。表演上,各選手的性格與特色鮮明,亦被大量在演出編排裡頭——從基礎的暖身站跳訓練,到各自訓練,宛若一系列的小品大融合,趣味好笑。

馬戲特技與運動表演結合的出發點是具有創意的,也為馬戲帶來更多題材的可能性,但應當可以更加延伸與發展,本劇仍側重在通俗的愛情喜劇情節與停留在淺顯表層的運動表演,段落是有創意卻缺乏巧思。在表演上是否能探討運動員與特技的結合能有更多的可能性,而並非流落於俗套喜劇?轉場時,燈暗與佈置的時間長,略顯生澀,倘若能將表演更加打開,轉換為其他形式的轉場,則可以一氣呵成,讓演出更加緊湊。

王牌運動員(紅鼻子馬戲團提供)

在這個演出中,角色的塑造與表演項目是息息相關。從游泳、舉重,到體操韻律,演出中有展示個人特技的片段,但這些片段卻少有融合,觀賞時缺乏整體感。因為演出是在室內的劇場,身為觀眾,我更加專注在表演者身上,因此我認為創作者應將表演者列入考量,在演出時想辦法更加凸顯他們的個人風格,使角色更加鮮明,有更多融合的方式來創造表演;因為是運動的題材,同時又凸顯馬戲有更特殊的「運動方式」,多樣運動方式以意想不到的方式融合,可能可以使表演更加不同。

馬戲特技的表演,倘若是在街頭上,亦會需要克服場地的種種限制,而使人讚嘆,然而此次演出是在室內,我認為應當精緻化其表演——當街頭表演進到劇場時,同樣的特技若能展現細部的技法與特殊之處,則能表現出室內外演出的差異甚至顯化出團隊在不同條件下的優勢。此次題材以運動結合特技表演的起點是有創意的,但結合的方法則是創作者所要省思的問題。在我看來,更加認知表演場地性質的差別,能是創作者更知道創作時該如何調整與編排,才會更符合演出空間的特質。

《王牌運動員》

演出|紅鼻子馬戲團
時間|2021/04/30 14:30
地點|中正紀念堂演藝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創傷主體與革命烈士,彷彿從歷史的長城的兩端出發,走向彼此,然後在長城的中點相遇。
十一月
12
2022
我們可以大膽而粗略的畫出這樣的先後邏輯:臺北先仿效歐陸城市舉辦藝穗節,國內的地方政府又意圖複製臺北的經驗而打造自身的版本。
十一月
10
2022
熟悉就愈是危險,可以見得為突破傳統的表現形式,表演者找出自身與道具間的主體性,從突破自我框架到接受呈現技術可能失敗的可能,使作品名稱與表演者所想闡述的故事更具互文性。
十月
24
2022
幾位馬戲背景的創作者大膽思考身體、表演者生命經驗與道具的關係。透過解構掉自身原有的馬戲身體與技藝,探問技藝的樣態,身體與物件的可變異性,作品散發獨特的語境,令人動容。
十月
21
2022
回首整個作品,確實試圖重構對母親的想像,但倒不如說,至多像是關係女性主義,將女人放置在「兩性關係」中去改革處境。
十月
06
2022
如果日常生活是一種實踐,是一幅「使用物和生產」的景象,那麼日復一日生活當下的人們,其「生活實踐」則指向「一個遠非自身所擁有的結構」,並在此結構中作出回應與創造。
十月
04
2022
我們必須身處實境,也得踩入虛幻的鏡中之界,來回地進出。作品不僅是創作者單方的展示或調度,也不斷召喚觀眾一起加入,成為在異托邦思索的行路人。(梁家綺)
九月
12
2022
酷兒本是逆反政治與生命激情,始終叛逃與革命。凡此種種亦使表演者與觀眾隨著如斯的酷兒敘事,永恆地趨近且擺盪於疑問之間,或能於滿眼破碎與荒謬中瞥見新路。(江峰)
九月
12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