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於空白,終於空白《關於島嶼》
12月
29
2017
關於島嶼(雲門舞集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846次瀏覽
李孟婷(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舞蹈學系碩士班)

盛產地震、海嘯、謊言、暴力,然而卻四季如春,國泰民安。──陳黎

《關於島嶼》是2017年雲門舞集的作品,用純粹的身體與跨界合作的方式,將編舞者對於臺灣的體會,體現在舞作當中。純淨潔白的舞台,舞者身著大地色系寬鬆衣著,由一片空白開始,「婆娑之洋,美麗之島」在蔣勳低沉渾厚的嗓音,講述關於這個島嶼故事,為《關於島嶼》揭開了序幕。

一名男舞者由右舞台走出,用簡單又隨意的步伐在舞台上走著,而後多位舞者由側台走出,在看似隨意又似規律的路線中走動,伴隨著腳跟與地板接觸的聲響,時而突然停止時而後退,卻又繼續向前進,彷彿闡述著發生在臺灣甚至是全世界的步調,在前進中會被世事的無常牽絆,再繼續向前。讓筆者聯想到2017年的815全臺大停電事件,在一切井然有序中發生了無法預料的事件,使所有的運作緊急停止,即使逐漸恢復正常,仍然得彌補失去的空缺,才能重新回到一切的規律中。

舞者持續舞動的過程,桑布伊一聲呼喊的聲音,全數舞者傾盡而出,動作緊繫著太極導引的訓練,舞者使用低重心左右位移的踏併步,加上因身體韻律而形成手部的擺盪姿勢,漸向左舞台移動,形成了三行斜排隊型,又漸形成了圓,再逐漸形成了兩方人馬對峙的隊形。後方的投影字幕幻化為或大或小的字體,形成長條狀向右舞台流動,如同河流流動般的狀態,而分為兩群的舞者,右舞台的群舞者採用高重心姿勢舞動,左舞台男性群舞者則反之,以群舞的方式輝映島嶼多高山的地形,就如同在兩座山丘中被夾著的一條河流,以舞蹈的方式體現了臺灣的特殊地形。

左舞台的男性群舞者,漸往高重心動作甚至跳躍發展,從最前面之男舞者將右腳高舉並重重落地的聲響開始,後方男性群舞者開始跟隨動作,使用一系列高舉腳再落地的動作,漸往右舞台位移,而右舞台群舞者漸後退,彷彿左舞台的群舞者逐漸向右侵略,如同兩個相互抵抗的群體,擁有彼此不同的立場,透過抗衡取得平衡點。《關於島嶼》中的故事雖發生在臺灣,類似的故事卻也發生在全世界。

舞作的後段,舞台燈光微弱,讓觀者將目光聚焦於後方的投影,編舞者利用鼓聲,搭配多媒體的投影技術,投影的文字由高向下墜落,舞者隨著文字的落下倒地,編舞者利用觀者的錯視,使觀者看起來為因文字重擊舞者,使舞者倒地。彷彿述說關於921大地震的故事、告解著珍惜臺灣這塊土地的重要,也如同闡述文字所能帶來的力量。透過多媒體投影的技巧,再透過舞者身體動作的相互配合,像述說著某個特定事件,卻又似是而非,使觀者因為自身的生活經驗,而衍生出不同的延伸義。

舞作末,投影轉為海浪的流動,舞者逐一手拉手向右舞台後方移動,再瓦解為單一的個體,或走或跑或駐足,漸向左舞台出場,獨留一位男性舞者凝視著被激起的浪花,如同述說著這個四面環海的島嶼,所生成的故事,但卻也輝映著所有生命皆源自於海洋的定理。最終,在過程的紛亂多彩結束後,再以空白結束,彷彿只是夢境,卻也輝映著人生始於空白,最終仍以空白結束。

《關於島嶼》

演出|雲門舞集
時間|2017/12/3  14:35
地點|臺北國家戲劇院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原本投在大布幕上的「永遠」這二字也瞬間被拆解,好似說著沒有什麼是如同永遠二字的存在著,記憶會消退、回憶會遺忘、美麗會流逝、傷口會癒合、痛苦會淡忘。(廖欣儀)
1月
02
2018
林懷民給出一種齊柏林式的俯瞰之眼,並非衛星地圖那樣冷眼旁觀,他帶著批判和柔情,慍怒與感懷,觸及眼目的都是經驗和情感,看著看著就會發現,島民對待自然的方式和對待彼此並無異同。(王昱程)
12月
28
2017
從臺灣輿圖到生活日常場域再到鄰近雲門劇場的淡水河與台灣海峽等,這似乎是編舞者自身對台灣的巡禮與凝視,這種以他者書寫之轉品隱喻,實際上是用一種假借敘事來紀錄了林懷民自身對台灣深厚又難以割捨的複雜情感。(石志如)
12月
28
2017
這座島嶼崇山峻嶺,但這個舞台成了平原,各家解讀都具有價值而不計高低,都在平原上留下軌跡,型塑島嶼的種種。因而,這個島嶼,沒有誰說了算。(余祐瑋)
12月
28
2017
被地平線切割成「丽」和「鹿」,正坐在背景與舞台之上的「麗」,在帶給觀者無限溫暖後又化身為地震中不斷砸落的巨石,極大地加強了舞作的戲劇張力。(游芷玥)
12月
27
2017
《關於島嶼》或許可以被視為雲門舞集林懷民編舞作品的回顧暗示與結論,這支作品展現出漂浮的能指與所指之間斷裂的關係,或許也暗示著文字魔鬼般善美表象下所包裝的謊言,讓人看見看破文字表象之外的狡猾慧黠。(張懿文)
12月
19
2017
堅硬的繁體字印刷體也跟著跳起舞來,舞姿柔軟,迴旋、流動、墜落,幻化為星子,消失在夜空中。究竟是人觀看著文字?還是文字凝視著人?(陳祈知)
12月
12
2017
余彥芳與消失的抵抗,自奮力變得輕巧,為消失本身賦予了另一種存在,讓刻印不再只是再現原形,而是在一次次的重複中長出自己的生命;不再只是余彥芳個人生命記憶,而給予更多留白空間,讓眾人得以映照自身。
6月
14
2024
有別於作品核心一直緊扣在環境劇場與唯心主義文學的羅文瑾,兩位新生代的編舞家將目光轉向極其細微的生活日常以及複合型的宗教信仰,透過截然不同的舞蹈屬性,來向觀眾叩問理性與感性的邊緣之際,究竟還有多少的浮光掠影和眾生相正在徘徊。
6月
07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