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柔且壯麗的家《關於島嶼》
1月
02
2018
關於島嶼(劉振祥 攝,雲門舞集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824次瀏覽
廖欣儀(國立台灣體育運動大學舞蹈學系碩士班)

《關於島嶼》一個以臺灣為主題,講述著臺灣這塊土地的成長與轉變,其中包含了社會的變遷、人與人間相處的轉變。整場演出七十分鐘無中場休息,大量使用了印刷體的中文字樣投射於布幕及舞台上,藉由文字與舞者的身體張力述說著一段關於臺灣的故事。

舞台上一片純白,布幕與地板無一處不是潔白無瑕的,節目開始幽幽地傳出蔣勳老師溫柔的聲音,朗誦著摘自陳列的詩「玉山來去」的句子,潔白的背景幕上投出一個個黑色字體。舞者以群舞方式移至左上舞台,當中心的女舞者一個跳躍後,群舞者同時散開至舞台各地,做各自的動作,看似流暢卻有著飽滿的力量,每位舞者用扎實的呼吸帶動每一個動作的連接。這樣聚集分散又再一次的聚集分散之中,有著一股團結的力量還有著一股頑強與執著。

男女雙人舞中,舞者的身體質地變的輕柔、緩慢,搭配著笛聲的音樂,溫柔的讓人留戀。這讓我想起了季節四季中的春天。男女雙人舞者的動作中相互搭配著偶有托舉的的動作,時而交疊一起完成同樣的動作軌跡,或時而以不同的動作相互交錯。這樣的畫面如此的熟悉又陌生,如同台灣的人民在路上來來回回的走著,經過路過人們雖是陌生人,即使沒有感情的交疊與交錯,卻在需要幫助的時候伸出援手,給予溫暖及協助,就像那男女雙人舞之間的托舉般相互作用著。

布幕上投射出許許多多的文字堆疊,聚散、擠壓之後,此時此刻斗大的文字開始不停震動掉落,猶如天崩地裂狂似的抖落著,如同高樓大廈的磚塊快速的墜落,數不清的大字凌亂的堆疊著,如殘破堆疊傾倒的房子。舞者快速的狂奔,形成緊張且害怕的氛圍,舞者用身體狂肆吶喊著恐懼。投影幕上文字的震盪掉落散落聚集堆疊。而投影上的字震起落下,此刻讓我想起了令人恐懼的臺灣記憶,那便是九二一大地震了。而後舞者手牽著手在舞台上繞園,同時舞台上投影出大海波掏洶湧的海浪,好像是告訴我們,手牽著手齊心的力量也能像大海的大浪一樣有力。在群體舞者手牽著手繞著弧形、S形路徑時,偶有單一舞者會跳脫出來,雙手往上甩動後掉落,在空中呈現了一道隱形的圓弧線條,有的則是跳躍旋轉、輕跳擺動手腳、穩定旋轉後安靜地站立著,對映著後方的投影如浪花的衝撞岩石的噴灑出來的水花、海浪拍打後形成的漩渦。繞著走者便在舞台左上方聚集開始群舞,此時原本投在大布幕上的「永遠」這二字也瞬間被拆解,群舞者跺地後,雙手往上畫半圓,像是渴望擁抱著溫暖,接著將抬起右腳,甩起右手,又再一次的抬起左腳甩起左手,反覆動作緩慢前行移至舞臺中心,又分成三組群舞成三角形狀分開。好似說著沒有什麼是如同永遠二字的存在著,記憶會消退、回憶會遺忘、美麗會流逝、傷口會癒合、痛苦會淡忘。

整場演出以視覺作為媒介與身體語彙並行。從投影中的文字設計,看到從斗大掉落的文字堆疊出,大自然可怕的力量造成的災害樣貌。雖然能夠感受到舞者身體強而有力的張力,甚至是喘氣如牛的喘息聲,但因為視覺文字投影過於強烈,容易忽視舞者的身體線條。七十分鐘的演出大約有一半以上都有文字的流動、堆疊、壓縮、聚集,就觀眾的視覺觀賞立場來說雖然偶爾容易眼花撩亂,但文字投影與舞者間對應,留下一點空白之處襯托出舞者的身體線條,再搭配上編舞者恰如其分的音樂使用,不僅觀賞者的視覺能更加順暢,亦能透過音樂的配合,傳達出作品的能量。

《關於島嶼》

演出|雲門舞集
時間|2017/12/03 14:45
地點|台北國家戲劇院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利用觀者的錯視,使觀者看起來為因文字重擊舞者,使舞者倒地。彷彿述說關於921大地震的故事、告解著珍惜臺灣這塊土地的重要,也如同闡述文字所能帶來的力量。(李孟婷)
12月
29
2017
林懷民給出一種齊柏林式的俯瞰之眼,並非衛星地圖那樣冷眼旁觀,他帶著批判和柔情,慍怒與感懷,觸及眼目的都是經驗和情感,看著看著就會發現,島民對待自然的方式和對待彼此並無異同。(王昱程)
12月
28
2017
從臺灣輿圖到生活日常場域再到鄰近雲門劇場的淡水河與台灣海峽等,這似乎是編舞者自身對台灣的巡禮與凝視,這種以他者書寫之轉品隱喻,實際上是用一種假借敘事來紀錄了林懷民自身對台灣深厚又難以割捨的複雜情感。(石志如)
12月
28
2017
這座島嶼崇山峻嶺,但這個舞台成了平原,各家解讀都具有價值而不計高低,都在平原上留下軌跡,型塑島嶼的種種。因而,這個島嶼,沒有誰說了算。(余祐瑋)
12月
28
2017
被地平線切割成「丽」和「鹿」,正坐在背景與舞台之上的「麗」,在帶給觀者無限溫暖後又化身為地震中不斷砸落的巨石,極大地加強了舞作的戲劇張力。(游芷玥)
12月
27
2017
《關於島嶼》或許可以被視為雲門舞集林懷民編舞作品的回顧暗示與結論,這支作品展現出漂浮的能指與所指之間斷裂的關係,或許也暗示著文字魔鬼般善美表象下所包裝的謊言,讓人看見看破文字表象之外的狡猾慧黠。(張懿文)
12月
19
2017
堅硬的繁體字印刷體也跟著跳起舞來,舞姿柔軟,迴旋、流動、墜落,幻化為星子,消失在夜空中。究竟是人觀看著文字?還是文字凝視著人?(陳祈知)
12月
12
2017
以此為起點,以及瓦旦與朱克遠所帶出的《走》為例,我們或許可以深思自身作為一個觀看者,甚至作為一個觀看過程中「創造情境」的人,是否會過於二元形塑、創造他人和自己的特定角色/地位,而失去了理解與實踐的迴旋空間。
5月
21
2024
周書毅的作品總是在觀察常人所忽視的城市邊緣與殘影,也因此我們能從中正視這些飄逸在空氣中的棉絮與灰燼。與其說他作為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的駐地藝術家,積極嘗試地以高雄為中心對外發信,並發表《波麗露在高雄》與《我》等作品,不如說他是在捕捉抹去地理中心後的人與(他)人與記憶,試圖拋出鮮有的對話空間與聲音,如詩人般抽象,但卻也如荷馬般務實地移動與傳唱。
5月
16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