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場中的家魂《想像的孩子》
9月
30
2015
想像的孩子(動見体劇團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832次瀏覽
陳元棠(專案評論人)

對於我們現處的家庭,我們理所當然嗎?對於未來的家庭,我們曾有願景嗎?或者,生活給我們的幻滅,我們重新構築願景,或者,生活如鏡,顯映我們願景中虛妄自私的成份,然重要的是,如何跟上時間的腳步往前走去,不管傷痕累累,總是得揹負著,家。

藉由一位從沒被出生,於各人腦中遊盪的孩子在大人間穿梭,表達家是最複雜的存在,那些難以釐清的情感與無法斷絕的血緣。

這齣戲就像一封寫給家的情書,特別像寫給母親,情感綿長細緻,舞台上以此濃厚的情感對抗生硬法規的隱形之牆,試圖以三組關係組成的「家庭」(離婚又想結婚的夫妻,即將結婚的男同志,獨立女性欲透過現代科技母兼父職)重新找出家庭的定義,以及傳衍後代的目的。舞台上將家中擺設簡化為有如劇場Cube,色系均為白,那些長方體立方體,在台上像漂浮海上的島,空間內物件的距離比現實擺放的遠多了,於是舞台有如不清楚邊界的人心,舞台設計與導演手法中的走位將人物間的內心距離具象化,於是人物彼此接近或對話都要更多時間與力氣,且舞台上的桌椅等家具均具備良好的收納功能,看著戲中家具的取出收回,也像是人心的比喻。舞台上方懸掛的彩色皮球象徵意義一目了然,但與舞台中的簡潔對比,球因非演員戲中使用之物,單以寓意的功能出現,似乎稍有些擔心舞台表達是否完整,而不乾脆了。

就如觀戲之後感到導演可以放手在故事裡留些空白。

家庭中每日都上演著各人戲碼,我們為何繼續於劇場中再現?在劇場中期待以家的主題找到我們生命的答案,但是在兩小時內如何找到每個人的答案?劇中的三組關係提供了現代家庭組成與現實問題,以想把孩子生回來的離婚夫妻(家人)為主線,一對即將結婚的男同志,因為想要有雙方血緣的孩子不可能而怨天,獨立自主的前衛女性想要在沒有丈夫的前提下有個孩子,目的是傳統的養兒防老為了自己的後事,除此三組人更有各自對於下一代的想像,於是一位從未出生的孩子出現,此幻影反應大人心中的神性魔性,他隨著各人的心願調整改變,並為孩子發聲,由此展開辯論。本戲先解構傳統中的家庭,試著對家庭重新建構,劇本也期願表現家人之間的深情,於是呈現一種浪漫的,家的樣貌。導演一開始成立本戲虛/實,內/外的對話,這位從未出生的孩子,遊走在這群大人間,有時老成,有時天真,上半場較為緊湊完整,然似乎故事結局至中場休息時已然可以預期,因此下半場一再反覆的眼淚與擁抱,幾乎淹沒了敘事,這位想像的孩子在下半場出現次數頻繁而顯得太過真實,少了此角色的力道,而他年紀表現容易混淆,忽大忽小捉摸不定,或許是如此表現此存在的虛幻,但逐漸讓人失去興趣。

本劇沒有貫徹一開始建立的敘事結構,那些不論什麼時空與虛實之間,都能穿越能成立的對話,而在一開始以童音音效經營的特殊神祕感,隨著劇情逐漸消失,尤其劇中人開始說起道理的時候。下半場目的性太強,要將三組關係各自圓滿處理,然而紛紛圓滿了,敘事便模糊了,也平庸了。雖如此,本劇飾演離婚夫妻的兩位演員(朱宏章,姚坤君)演出實在亮眼,感情飽滿動人,讓人享受在觀賞的每一刻,尤其母親與孩子之間的真摯親密,後座力實在強大。

或許是對於家庭的解構力道不夠,又求結局完整,對於人性挖掘的不夠深,於是代表人物面臨崩潰邊緣的音效(孩子墜下樓梯的碰撞聲)顯得多餘,人物也常在情緒邊緣處立即節制,回到理性,在兩小時十分鐘內,就要揭露,受傷,接著立刻修補與原諒,三組關係篇幅相同,卻也彼此削弱,家事的絮叨並不吸引人,各人的突破與成長又如何,在劇場中的家,或許不只追求表面和平,也不只是王子公主從此以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最後,我還是喜歡這齣戲的精神:大人從小孩得到勇氣,找到答案,小孩能夠教育大人。

《想像的孩子》

演出|動見体劇團
時間|2015/09/26 14:30
地點|台北市水源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劇中最理想化的角色正是台生,但也因此讓他和其餘劇中人產生強烈對比,反而能清晰表達全劇的宗旨:跨越以繁衍為目的的生殖,「純粹的愛」才是人類親緣應該擁有的樣貌。(高梅)
10月
26
2015
問題的根源似乎只能轉向自我,自我的想望、愧疚、寂寞,然而,這些由個人萌生的情感困境與時代之間的對話若有似無,迫切性小,衝突感少,種種狀況易發易解,略顯無事生非,急於步入浪漫和平的理想國裡。(吳政翰)
10月
13
2015
導演巧妙透過象徵物的遞嬗讓現實與幻想,現在與過去的時空完美交融,在與孩子的應對中,也慢慢揭露每個人心中真正想要孩子的理由。(賴妍延)
10月
02
2015
劇情走向誇張荒謬的片段,正如「生一個有我們每一個人基因的孩子」般極致的瘋狂。彷彿只有在這超乎尋常的荒謬舉動與荒謬意圖中,才能在那太不真實的表象之下,突顯那更真實、更殘酷的真相。(白斐嵐)
10月
01
2015
虛實複雜錯綜的時空層次跳耀,記憶與潛意識的幻想交織,讓演員在這荒謬瘋狂的劇本上能極端奔放。但稍嫌簡陋的舞台設計與光影變化,可惜沒能為這精采豐富的劇本與演員表演再錦上添花。(曾大衛)
9月
29
2015
在實際經歷過70分鐘演出後,我再次確認了,就算沒有利用數位技術輔助敘事,這個不斷強調其「沈浸性」的劇場,正如Wynants所指出的預設著觀眾需要被某種「集體的經驗」納入。而在本作裡,這些以大量「奇觀」來催化的集體經驗,正是對應導演所說的既非輕度、也非重度的,無以名狀的集體中度憂鬱(或我的「鬱悶」)。
5月
27
2024
《敲敲莎士比亞親子劇》以馬戲團說書人講述莎士比亞及其創作的戲中戲形式,以介紹莎翁生平開始,緊接著展開十分緊湊精實的「莎劇大觀園」,在《哈姆雷特》中,演員特地以狗、猴、人之間的角色轉換,讓從未接觸過莎劇的大小觀眾都可以用容易理解的形式,理解哈姆雷特的矛盾心境
5月
21
2024
餐桌劇場《Hmici Kari》中的主要人物Hana選擇回到部落銜接傳統的過程,正是不少現今原住民青年面臨的境遇,尤其在向部落傳統取材後,如何在錯綜複雜的後現代性(postmodernity)裡開闢新的途徑,一直是需要克服、解決的難題。
5月
20
2024
《門禁社區》給人的啟示不應是退守平庸,而是盡你所能,做到底,做到極致,並以每個人自身的條件,盡力去做。再者,小雯理應不是為了背書平庸而來的,且有許多懸而未表的課題尚未展開,雖然編導已經佈線了。這條線,纏結了性、家與國家,唯有通靈者的囈語才能打碎文謅謅的腔調,穿透體制化、保守主義者的象徵層,講出它的困局、流動與盡其可能的出路。
5月
14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