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繁衍之後《想像的孩子》
10月
26
2015
想像的孩子(動見体劇團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374次瀏覽
高梅(故宮禮品部)

繁衍、留下基因,是生物的第一本能,是物種存續的必要手段。但是當人類掙脫饑餓的枷鎖,物質生活開始豐盈滿足,「生產」就不再只是「生殖」,而具有社會性的意涵,被賦予更多情感想像與精神寄託的「孩子」究竟會是怎樣的存在?在支持多元成家呼聲高漲的年代,《想像的孩子》試圖用魔幻的舞台重新定義親緣關係。

孩童用稚嫩的嗓音倒數,引領我們進入王靖惇構築的世界,純白的舞台分為四個區塊,唯一具有色彩的是跟孩子有關的用品,道具的運用配置彰顯了登記組成家庭的五人對小孩到來的期待,揭示了《想》劇以孩子為討論中心的主軸。不過雖然大家殷殷企盼,孩子仍如鏡花水月,只是想像的空中樓閣,想像中的「孩子」只出現在盼望擁有血脈傳承的父母面前,喪子思念成狂的可襄、為了愛人意圖超越自然規律的哲翔、渴望孩子陪伴的吳芳,他們是感性的、夢幻的,在虛實之間和已經成年、有著不同性格的「孩子」親暱互動、溫馨交談,盡情享受毫無隔閡的理想親子溫情。他們還跟」「孩子」結成聯合陣線與只會理性思考的另一半角力,企圖將孩子的虛影化為實體,讓孩子誕生於世。

然而孩子本身並非《想》劇核心探索的主題,下一代存在的理由才是王靖惇想解析的議題。隨著劇情推進,大人與「孩子」規劃、合謀、爭吵,在「孩子」吼出對父母自私的不滿後我們赫然發現,可襄真正想要的不是小孩,而是獲得前夫愛情的資格;哲翔想要的不是小孩,是撫平內心愧疚的良藥;吳芳想要的不是小孩,是後半生絕不會背叛的依靠。從這個角度來說,「孩子」只是父母執念的具象,是成人遙想美好生活的象徵,所以在戲中他永遠以最適切的形象出現在父母面前,說著最溫柔的話語,有著最貼心的舉動。但想像的世界如同灰姑娘參加的夢幻舞會,總有一天會被現時尖銳地戳破,當不在計畫內的小孩降臨時,本應歡欣鼓舞的家人反而驚慌失措、互相指摘,於是我們了解大人幻想中小孩並不是拯救感情的萬靈丹,更可能是撕裂彼此關係的傷痕。有趣的是,關係的傷痕。有趣的是,點燃爭端的導火線是全劇唯一一位看不見「孩子」的角色台生所布下的。

台生是理性的,他排除一切社會、情感附加於下一代的聯想,他不會以個人喜好形塑小孩的形象,換而言之,台生給予即將到來的生命(無論有無血緣關係)最純粹的愛,也因此他才能冷靜直面現實衝擊。或許《想》劇中最理想化的角色正是台生(對我來說,台生的設定還摻雜了過多的宗教符碼),但也因此讓他和其餘劇中人產生強烈對比,反而能清晰表達全劇的宗旨:跨越以繁衍為目的的生殖,「純粹的愛」才是人類親緣應該擁有的樣貌。

當稚子數數聲音停止,可襄等人跟「想像的孩子」道別,大步邁向人生的下一階段,黑暗的觀眾席中,我們熱淚盈眶。無論東方或西方,自古以來都有無數優秀作品頌揚親情的堅韌及偉大,深受撼動的同時我也對生養二字的複雜關係糾結疑惑。或許要到家庭概念更彈性、愛情模樣更自由的現代,我們才能撥開重重迷霧,清晰且明確的意識到親情與血緣沒有絕對的關係,只有生活的點滴和一輩子相處的記憶才是建構凝聚家庭成員的力量,才是我們在殘酷現實中最穩固的依靠。

《想像的孩子》

演出|動見体劇團
時間|2015/09/24 19:30
地點|水源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問題的根源似乎只能轉向自我,自我的想望、愧疚、寂寞,然而,這些由個人萌生的情感困境與時代之間的對話若有似無,迫切性小,衝突感少,種種狀況易發易解,略顯無事生非,急於步入浪漫和平的理想國裡。(吳政翰)
10月
13
2015
導演巧妙透過象徵物的遞嬗讓現實與幻想,現在與過去的時空完美交融,在與孩子的應對中,也慢慢揭露每個人心中真正想要孩子的理由。(賴妍延)
10月
02
2015
劇情走向誇張荒謬的片段,正如「生一個有我們每一個人基因的孩子」般極致的瘋狂。彷彿只有在這超乎尋常的荒謬舉動與荒謬意圖中,才能在那太不真實的表象之下,突顯那更真實、更殘酷的真相。(白斐嵐)
10月
01
2015
導演一開始成立本戲虛/實,內/外的對話,這位從未出生的孩子,遊走在這群大人間,有時老成,有時天真,上半場較為緊湊完整,然似乎故事結局至中場休息時已然可以預期,因此下半場一再反覆的眼淚與擁抱,幾乎淹沒了敘事。(陳元棠)
9月
30
2015
虛實複雜錯綜的時空層次跳耀,記憶與潛意識的幻想交織,讓演員在這荒謬瘋狂的劇本上能極端奔放。但稍嫌簡陋的舞台設計與光影變化,可惜沒能為這精采豐富的劇本與演員表演再錦上添花。(曾大衛)
9月
29
2015
《裂縫 — 斷面記憶》難能可貴在此刻提出一個戰爭的想像空間,一個詩人對戰爭文本的閱讀與重新組裝,具象化為聲與光、人與詩、風與土地的行動劇場,從城市邊緣發出薄刃之光。
4月
16
2024
即便創作者很明白地點名熱戰的軍工複合體、操弄代理人戰爭的幕後黑手等,當我們面對霸權,就一股熱地迎合與慾望的積極投射。若我們像悲劇人物般拿不到自身的主導權,那「反戰」到底要向誰提出呼聲,又有誰又會聽見反對的訴求?
4月
16
2024
由於沒有衝破這層不對稱性的意志,一種作為「帝國好學生」的、被殖民者以壓抑自己為榮的奇怪感傷,瀰漫在四個晚上。最終凝結成洪廣冀導讀鹿野忠雄的結語:只有帝國的基礎設施,才能讓科學家產生大尺度的見解。或許這話另有深意,但聽起來實在很接近「帝國除了殖民侵略之外,還是留下了一些學術貢獻」。這種鄉愿的態度,在前身為台北帝大的台大校園裡,尤其是在前身為南進基地、對於帝國主義有很強的依賴性、對於「次帝國」有強烈慾望的台灣,是很糟糕的。
4月
15
2024
戲中也大量使用身體的元素來表達情感和意境。比起一般的戲劇用台詞來推進劇情,導演嘗試加入了不同的手法來幻化具體的事實。像是當兄弟中的哥哥為了自己所處的陣營游擊隊著想,開槍射殺敵對勢力政府軍的軍官時,呈現死亡的方式是幽魂將紅色的顏料塗抹在軍官臉上
4月
15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