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未出生的孩子說話《想像的孩子》
九月
29
2015
想像的孩子(動見体劇團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307次瀏覽
曾大衡(台灣藝術大學表演藝術碩士班)

當父母不再是一男一女,當伴侶不再代表著媒妁婚姻,當家的組成不再是血濃於水,「家庭」會有多少的可能性?

動見体王靖惇編導家庭三部曲的最終章《想像的孩子》,看似與前二部曲《屋簷下》與《台北詩人》沒有什麼關聯性,但卻都在探究我們對於「家庭」的思辨。透過不同的時代背景、社會的變遷來為時代性對「家庭」的定義做註解。

擁有舞台劇大腕姚坤君、朱宏章,金曲獎、金馬獎最佳配樂王希文,金鐘獎最佳美術李育昇這樣的黃金卡司。跳脫前兩部曲含蓄、禁錮壓抑的時代背景,第三部曲《想像的孩子》大膽挑戰禁忌,突破傳統倫理道德的框架,以後多元成家為時代背景的假想, 描述登記成家人,並想把失去孩子生回來卻離婚的中年夫妻可襄、適存;以及想擁有雙方血緣孩子的結婚同志伴侶台生、哲翔;和在法律上不能人工受孕接受捐精,卻想生下孩子,中年丈夫的單身女律師妹妹吳芳,如何在過程中去得到他們所想像的孩子,並在人性情感掙扎的價值中取得平衡,找到皆大歡喜的美妙藍圖。

三面舞台的開放視角,似乎也象徵著對於期望擁有孩子的三方觀點,他們不知道未來的轉變,執著於自我幻象,能為未來的自己帶來不同的陪伴,並且感受家的溫暖、安全和滿足。然而家與陪伴,真的只有想像的孩子能夠實現嗎?當孩子如他們所冀望、期盼、規劃的誕生,但尚未出生的孩子又是怎麼看待自己的呢?究竟下一代對於他們的意義是什麼?

眾人潛意識想像孩子的具象化,以成人形象來回穿梭,時而是中年夫妻失去的幼子,時而是中年妻子幻想再生下來的孩子是婚姻諮詢專家,時而是同志伴侶想像叫著大爸小爸的攝影師孩子,又時而是單身女律師愛彈吉他唱歌的浪漫孩子。這樣虛實複雜錯綜的時空層次跳耀,記憶與潛意識的幻想交織,不僅讓演員在這荒謬瘋狂的劇本上能極端奔放,遊走在精神崩潰的釋放呈現,也在舞台劇的表現平台上,創造出有如電影蒙太奇般的拼貼剪輯。但稍嫌簡陋的舞台設計與光影變化,可惜沒能為這精采豐富的劇本與演員表演再錦上添花,如果能再加上多媒體的影像,搭配音樂的情緒渲染,相信能讓觀眾更快速的跟著劇中人物進入想像,正確來說應該是進入思考,思考如果我有一個孩子,思考我有一個伴侶,思考我要有一個家,我會如何。有了思考才會有行動,有了行動了才會在過程中明白許多道理。身為數學教授的中年丈夫,數字是為他真理的思維,明白如果不跳脫,也就難以理解感性情緒的妻子;哲翔與台生明白愛他們的孩子,不需要同時擁有兩人的血緣才能證明;吳芳也明白生孩子不只是養兒防老有人陪伴,而是要有愛、責任與傳承。最終他們所有人都沒有得到想像的孩子,但他們卻得到了在想像孩子過後所明白對於「家」的意義。

《想像的孩子》

演出|動見体劇團
時間|2015/09/24 19:30
地點|台北市水源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劇中最理想化的角色正是台生,但也因此讓他和其餘劇中人產生強烈對比,反而能清晰表達全劇的宗旨:跨越以繁衍為目的的生殖,「純粹的愛」才是人類親緣應該擁有的樣貌。(高梅)
十月
26
2015
問題的根源似乎只能轉向自我,自我的想望、愧疚、寂寞,然而,這些由個人萌生的情感困境與時代之間的對話若有似無,迫切性小,衝突感少,種種狀況易發易解,略顯無事生非,急於步入浪漫和平的理想國裡。(吳政翰)
十月
13
2015
導演巧妙透過象徵物的遞嬗讓現實與幻想,現在與過去的時空完美交融,在與孩子的應對中,也慢慢揭露每個人心中真正想要孩子的理由。(賴妍延)
十月
02
2015
劇情走向誇張荒謬的片段,正如「生一個有我們每一個人基因的孩子」般極致的瘋狂。彷彿只有在這超乎尋常的荒謬舉動與荒謬意圖中,才能在那太不真實的表象之下,突顯那更真實、更殘酷的真相。(白斐嵐)
十月
01
2015
導演一開始成立本戲虛/實,內/外的對話,這位從未出生的孩子,遊走在這群大人間,有時老成,有時天真,上半場較為緊湊完整,然似乎故事結局至中場休息時已然可以預期,因此下半場一再反覆的眼淚與擁抱,幾乎淹沒了敘事。(陳元棠)
九月
30
2015
演員表現的落差,主要原因其實不在世代或媒介差異,而在於導演對演出的整體掌握:場面調度、節奏變化、場景氛圍,雖然沒有太大疏漏,許多重要細節的處理,卻顯得有些草率,甚至粗糙,不僅讓文本既有的問題更加凸顯,也讓原本應該充滿戲劇張力和衝突趣味的段落,變得蒼白、無味,令人尷尬⋯⋯
一月
20
2023
若問此次製作能否足以見證當代臺灣舞台作品的成熟度、高度與廣度?筆者認為成熟度是有的,但對於成為經典作品應如何與當代臺灣社會關切議題對話、如何納入當代劇場製作思維,似乎仍有未完之夢⋯⋯
一月
20
2023
玩偶裡填裝的是來自新疆的棉花;甚至是大喜利橋段康康(何瑞康)在白板上寫下煙火飛太遠打到共機的答案時,觀眾們很有默契的拉出了敏感的長音。這些關鍵字早幾年、晚幾年,摩擦的力道都會不一樣,無聲警示了人們生活正在改變。
一月
18
2023
天亮了,颱風離開了。大家圍在圓桌吃早餐,這是每個人與這個家、與姊妹們的和解。整個故事劇情在討論手足、家以及女性主義。姊妹這份關係與血緣緊緊相繫, 我們無法選擇、無法改變,呼應了最初在巧蓁新書發表會的圖,四姊妹代表著房子裡的四隻麻雀,儘管窗戶打開,卻還是離不開這份血緣、這個「家」。
一月
18
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