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羅黛爾.科爾文如何被遺忘?《黑》
3月
21
2024
黑(前景娛樂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796次瀏覽

文 鄭文琦(2024年度駐站評論人)

台法共製擴增實境展演《黑》(Augmented Reality Performance: Colored)是一齣結合了語音導覽、虛實場景整合與擴增實境(Augmented Reality, AR)技術的50分鐘沈浸式「節目」,且每場「體驗」的觀眾約莫10人左右,展演場地則是國家戲劇院的實驗劇場黑盒子,台北場還原了在龐畢度中心的車廂、牢房、法庭、演說所在的教堂及展牆等場景,並邀桂綸鎂擔任開場的說書人(但不包含表演之中的說書)。而這50分鐘的場景順序,則是由編劇塔尼亞.德.蒙泰涅(Tania de Montaigne)儘可能忠於其著作《Noire, la vie meconnue de Claudette Colvin》裡描寫之黑人民權判例當事人克羅黛爾.科爾文(Claudette Colvin;1939-)生平及歷史上的相關事件所做的有限度改編。

克羅黛爾.科爾文 vs. 羅莎.帕克斯

在進一步談到這個再現歷史的AR節目特色之前,我們必須先認識克羅黛爾.科爾文為何爭取權益,以及相關的黑人民運背景。科爾文是在1955年因為拒絕讓位給公車上的白人乘客【1】,而被下一站的警員逮捕入獄,並指控以包含攻擊執法人員和違反種族隔離政策等罪名。九個月後,情節相似的指標判例發生在另一名當事人羅莎.帕克斯(Rosa Parks;1913-2005)身上。由於獲得當時年輕的馬丁.路德.金與美國全國黑人有色人種協進會等單位支持,後者很快變成為全國矚目的公共議題。帕克斯的被捕引發了「聯合抵制蒙哥馬利公車運動」,並促成後續隔離政策的廢除,但早在那之前,至少就已經三位黑人女性拒絕讓位,包括我們的主角克羅黛爾.科爾文。

那麼,為什麼是帕克斯成功而不是科爾文呢?根據科爾文在2015年接受美國全國國家電台(NPR)訪問,事件發生時她只有15歲,也沒有接受過民權組織的相關訓練,因此黑人社群領袖決定暫緩聲援。至於另一名黑人女性帕克斯不但與丈夫都參與民運,也比較符合獨立自主的現代女性形象。更重要的一點是,科爾文正好懷了一名男嬰,未成年加未婚懷孕的形象,顯然更不容易為風氣保守的美國南方所接受【2】

分割場景與導覽敘事

本作特色在於運用AR讓觀眾直接「看見」種族隔離的處境,且不同於純VR影像,觀眾看得到自己的身體,因此並無「虛擬身體」的議題。當觀眾走進劇場,並在工作人員協助下帶上頭顯與骨傳式耳機後,首先會遇到幾個小隔間,和場中央的幾排座椅,後者模擬隔著走道的公車內座位。靠牆有一面大型的投影幕,節目開始之前會先看到桂綸鎂的開場白,正式進入故事後,場景依序分割為街頭、公車、法院、監獄或其他公共空間。這些場景的設計又是延伸自實體空間,也就是說,從原本的門扇或牆面出現飲水台或跟種族隔離關的「Colored」字樣,座椅區隨著劇情進展而部署為公車或教堂等。至於前面提到的小隔間,則是隨著不同需求而轉換成店面或住處等不同空間。

由於主要場景皆集中在場中央的座椅區,並以「點雲」(point cloud)的移動、擴散或聚合來提示影像的行動(或觀者的動線)。這次使用的頭顯雖然是同類較佳選擇,但景框仍有一定長寬限制,所以觀眾雖然可以自由走動,並得以隨著座位而改變不同的視角和觀點,卻不能大幅度地左右掃視而造成影像得不連續。而且大多數的人物互動皆以靜態方式表現,因此,觀眾仍得通過旁白來輔助理解劇情。也就是說,無論是語音引導的虛擬場景,或以點雲提示的動線與影像,都不是真正生成表演及觀賞表演的知覺介面,而是在預設程序的「觀看」(或「聆聽」)框架下,去「體驗」黑人歷史的互動介面。


黑(前景娛樂提供)

AR技術的劇場應用

嚴格來說,《黑》並未超出既定的歷史再現,也因此沒有太多劇場性介入。儘管使用新的技術,但在劇場手法上並無更多突破,影像至多是忠於現實。就算沒有大銀幕的說書人,只剩語音也不會影響敘事,更何況每位觀眾的「體驗」還會受到其他人動線的干擾,整場下來似乎讓人聯想到國家人權博物館的導覽。但這並非技術本身的問題,更不是對題材沒興趣,事實上在主角接受審判或在牢房時,觀眾甚至試圖靠近預設的成像座標去觀察,似乎這樣能使他們更接近角色的內在,但旁白卻只強化了在聽導覽的感受。

假如說近年在視覺藝術領域熱衷於呈現「不義」歷史的虛擬實境(VR)技術,終究不是「逼迫我們思考資訊建模如何讓身體超越物理上的限制」,而是「如何設下制約的裝置,以便更加理解身體的極限與脆弱」【3】。那麼在無法全然模組化的混合真實(MR)裡,導演要如何呈現空間感知的極限?畢竟無論影像如何逼真,與現實總是有落差。但就算未婚懷孕的主角不被主流歷史所記憶,我更關心她作為一名黑人女性的能動性。很可惜的是,本作中似乎感受不到她是如何悲傷、沮喪、恐懼或憤怒,而這難道不是技術可關注的面向嗎?【4】


注解

1、根據節目旁白,當時公車上的隔離政策規定黑人與白人不得坐在同一排座位上,而每排最多有四個座位。因此即使只有一名白人乘客沒有座位,所有四名黑人乘客也都必須讓座。

2、Nine months later, Rosa Parks did the exact same thing as Colvin. She was 42 years old, a professional and an officer in the NAACP. Hoose says Parks was the symbol that civil rights leaders were looking for. "I knew why they chose Rosa… They thought I would be too militant for them. They wanted someone mild and genteel like Rosa." NPR. ”Before Rosa Parks, A Teenager Defied Segregation On An Alabama Bus

3、亞蘭・米龍(Alain Milon),林德祐譯,《虛擬真實:我們的身體在或不在?》(台北:漫遊者文化,2021)。

4、例如導演陳芯宜曾在VR作品《無法離開的人》(2023年MoNTUE北師美術館展覽特別演出)裡使用不成比例的影像來呈現被監控的「恐懼」。

《黑》

演出|克羅黛爾.科爾文(Claudette Colvin)、麗貝卡.納盧楊吉(Rebecca Naluyange)
時間|2024/03/18 10:30
地點|國家兩廳院實驗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16th 新人新視野」三個作品之編創意圖新穎,表演者的身體展現與技巧皆相當純熟,作品段落轉承也皆具體而微的展現出來。然而,創作作品要從短篇發展到較龐大的中長篇篇幅之漫長旅程不易,作品中要推進的議題與串聯的意象之銜接手法較為生澀,讓觀眾在中途發生些許迷失。
5月
22
2024
同時,我愈來愈感覺評論場域瀰漫一種如同政治場域的「正確」氣氛。如果藝術是社會的批評形式,不正應該超越而非服從社會正當性的管束?我有時感覺藝術家與評論家缺少「不合時宜」的勇氣,傾向呼應主流政治的方向。
4月
18
2024
原本以為「正義」的問題都給楊牧、汪宏倫說完了。最近赫然發現,「轉型正義」的問題或許不在「正義」,而是「轉型」。誠如汪宏倫所指出的,「轉型」的原意是一個有具體歷史脈絡、階段性任務的「過渡時期」,而當前的問題正是用「正義」的超級政治正確和「人權」的普世性,掩蓋了對於現在究竟處於哪一個歷史階段的辨認。我們正經歷的「轉型」究竟是什麼?
4月
18
2024
「我」感到莫名其妙,「我」的感動,「我」沉浸其中,在修辭上會不會不及「觀眾」那麼有感染力?而且「觀眾」好像比「我」更中性一點,比「我」更有「客觀」的感覺。
4月
11
2024
首先,出於個人感覺的主觀陳述,憑什麼可作為一種公共評論的原則或尺度呢?我深知一部戲的生產過程,勞師動眾,耗時費工,僅因為一名觀眾在相遇當下瞬息之間的感覺,便決定了它的評價,這會不會有一點兒獨斷的暴力呢?因此我以為,評論者對「我覺得」做出更細緻的描述及深入剖析,有其必要。
4月
11
2024
對我來說,「文化」其實更具體地指涉了一段現代性歷史生產過程中的歸類,而懂得如何歸類、如何安置的知識,也就是評論分析的能力,同時更是權力的新想像。
4月
11
2024
假如是來自京劇的動作術語,比如「朝天蹬」,至少還能從字面上揣摹動作的形象與能量:「腳往上方」,而且是高高的、狠狠用力的,用腳跟「蹬」的樣子。但若是源自法文的芭蕾術語,往往還有翻譯和文化的隔閡。
4月
03
2024
我們或許早已對「劇場是觀看的地方」(源自「theatrum」)、「object」作為物件與客體等分析習以為常,信手捻來皆是歐洲語系各種字詞借用、轉品與變形;但語言文字部並不是全然真空的符號,讓人乾乾淨淨地移植異鄉。每個字詞,都有它獨特的聲音、質地、情感與記憶。是這些細節成就了書寫的骨肉,不至有魂無體。
4月
03
2024
英巴爾藉由將表演者的身體與紙張物質化,使彼此之間的物理特性形成張力,以此探索何謂脆弱。然而,當表演前段,英巴爾在高空上將紙張逐次撕掉的印象還烙印在觀者心裡時,最後的戳破紙張已能預料。同時亦再次反思,紙的脆弱只能撕破或戳破,或者這其實是最刻板的印象。
2月
08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