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害者主演的黑色童話《烏布王》
8月
18
2014
烏布王(臺北藝術節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611次瀏覽
譚凱聰(文字工作者、劇團行政助理)

我的腐敗臭起司,配上你的新鮮麵包,算是還堪食用的一餐。

──《烏布王》

台上的真人只有烏布(言行粗鄙猥瑣的男主角)、烏布媽(思想單純的非洲主婦)和三個操偶師。後方質感陳舊的布幕上鑲著大螢幕,前方一隻木頭禿鷹蹲在架子上偶爾怪叫展翅,配上桌椅和長得像電話亭的口譯員玻璃間──南非翻筋斗偶劇團《烏布王》的舞台裝置簡練寫意,但表演者和故事的能量驚人,向外溢出,撼動歷史悠久的偌大廳堂。

《烏》一開場還像是齣荒謬喜劇,烏布穿著汗衫用莎劇貴族腔調回應太太的罵人俚語,穿插小酒館派對般的輕快樂曲,兩人手舞足蹈,隨後三頭犬偶還組成三部合唱,場面荒謬逗趣。

但在輕快氛圍中,恐怖的事實逐漸揭露:烏布的「秘密工作」是帶著三頭犬在南非執行種族迫害與屠殺。螢幕上的炭筆動畫呈現出收音機蜷縮成貓、相機用腳架跳舞等富有想像力的片段,接著是屍骸落入狗碗、人被槍殺和吊死的情景,時而有槍聲、爆炸和受難者照片閃現,點醒觀眾詩意動畫中的真實。

《烏》高明地安排加害者擔任主角,觀眾看他僅著內衣褲直至終場,以私密暴露的姿態自我辯白,粗暴又膽怯,甚而懺悔罪孽「很深厚,很他媽的深厚」(後來發現這是他記者會講稿的一段)。《烏》故意讓施暴者在台上滔滔不絕;說得越多,虛假猥瑣的面貌越是清晰。

死難者及家屬的真人形象則在《烏》中缺席。觀眾只能看見受害者家屬在台上化身為偶,以南非語訴說受難經過,話語在玻璃間裡被翻成英文,看來和現實隔了一層;死難者在劇中沒說任何一句話,遺體在螢幕上一閃而逝。在大可召喚亡靈現身的舞台,導演威廉.肯特里奇(William Kentridge)選擇將死難者的遭遇轉化為炭筆動畫和家屬的追憶,是對倖存者的溫柔,也讓死難者得以用缺席和沉默吶喊。

場上的偶戲令人驚嘆:身體是人權鬥士舊公事包的三頭犬偶,每位操偶師各控制一個頭,像八頭大蛇般起伏錯落;年代悠久的帆布軍用包長成鱷魚,搖頭擺尾,語氣充滿油腔滑調的味道。這些偶以歷史物件改造而成,精心製作多處機關,【1】配操偶師的高超技藝,台上死物甦生,在細緻質感中活靈活現。

導演在《烏》中融入南非成立「真相調查委員會」追討種族屠殺罪行的情節,也點出歷史清算遇到的問題:烏布成功湮滅證據,逍遙法外;三頭犬偶受審,代表政客與將軍的兩顆狗頭順利脫身,小兵狗頭則扛黑鍋監禁百年;烏布媽以對歷史無知的順民心態,將烏布暴行說成「避免我們遭受『危險份子』侵擾」、主張「忘懷過去、放眼未來」;種種荒謬情節演繹出歷史苦難如何被竄改和遺忘,觀來令人警醒。

這是以加害者為主角的黑色童話,幸福結局反而意味著社會的不幸。烏布最後披上華袍,和烏布媽泛舟出海,航向陽光,幾乎要說他們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了──搞不好真是如此。《烏》沒有給出令人滿意的「善惡終有報」結局,它在觀眾心中催生的這份「不滿意」,卻可能成為觀眾走出劇場後開始抵抗身邊暴行的微小動力。僅以戲劇功能的角度觀之,《烏》也是一個無比出色的故事。

註釋

1、關於偶的製作,可參見劇團成員艾居恩.寇勒和巴索.瓊斯的TED影片及周伶芝〈偶戲奇妙變形 創造多元的歷史發聲〉,《PAR表演藝術》2014年8月號。

《烏布王》

演出|南非翻筋斗偶劇團
時間|2014/08/16 19:30
地點|臺北市中山堂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烏布王最後流放/度假去了,彷彿是過去蠻神的退場,斑駁歷史的終章;劇末出現the end實際上是the beginning,離開中山堂,烏布王沒有消失過,而人們除了在各種政治場域上進行對革命的預演之外,還有什麼?(楊殿安)
8月
25
2014
導演肯特里奇定位本劇:「試著要解釋這些回憶,並非要重現回憶本身。」身為知名動畫家的他以黑白碳筆的粗獷線條呼應執頭偶的木刻質感,禿鷹、鱷魚、三頭狗等戲偶,巧妙融合日常物件,宛如奇異的隱喻。證人偶採類寫實造形。這顯出回憶從重現到解釋的艱鉅,猶如真相從理解到和解之路何其漫長。(林乃文)
8月
21
2014
《烏》的表演堆疊出同一個物品的多種可能。以玻璃間來說,它先是洗不清罪孽的淋浴,再來成了一個官方版本的代表。以演員跟偶的互動來看,受害人的兩位偶師不只是操偶,還扮演安慰者的角色。物件來去自如的被劇中(演員扮的)角色取用,影響故事結果。(陳亮伃)
8月
21
2014
這齣戲使用的偶件素材,形象不算罕見,例如禿鷹、鱷魚和狗獸們。特別的是這類議題性偶劇所使用的物件,幾項機械裝置的溫度、顏色和材質,完全跳脫傳統偶具的設計模式。一旦表演加入機械裝置,整齣戲的符碼體系便隨著物件性質轉化成更為複雜。(傅裕惠)
8月
20
2014
《烏布王》戲劇內容與劇場形式皆有可觀,難怪會被收入當代後殖民戲劇選輯當中。碰觸冷硬的政治社會議題並刺激觀眾思考與面對,卻能以導演與翻筋斗偶劇團獨有的劇場美學來執行,而不流於直白的意識形態灌輸與說教,也給有志於此者另一種啟發。(謝筱玫)
8月
20
2014
《乩身》故事內容企圖討論宮廟與乩童的碰撞、傳統民間信仰與媒體科技的火花,並將民間信仰在後疫情時代線上化、科技化所帶來的轉變以戲劇的方式呈現,也希望可以帶著觀眾一起思考存在網路上的信仰與地域性守護的辯證關係。全劇強調「過去的神在天上,現在的神在手上」的思維,但不應忽略臺灣宮廟信仰長久盛行其背後隱含的意涵。
6月
07
2024
既是撇除也是延續「寫實」這個問題,《同棲時間》某種程度是將「BL」運用劇場實體化,所以目標觀眾吸引到一群腐女/男,特別是兄弟禁戀。《同棲時間》也過渡了更多議題進入BL情節,如刻意翻轉的性別刻板關係、政治不正確的性別發言等,看似豐富了劇場可能需求的藝術性與議題性,但每個點到為止的議題卻同時降低了BL的耽美想像——於是,《同棲時間》更可能因為相對用力得操作寫實,最後戳破了想像的泡泡,只剩耳中鬧哄哄的咆哮。
6月
05
2024
相較於情節的收束,貫穿作品的擊樂、吟誦,以及能量飽滿的肢體、情感投射、鮮明的舞臺視覺等,才是表演強大力量的載體;而分列成雙面的觀眾席,便等同於神話裡亙古以來往往只能被我們束手旁觀的神魔大戰,在這塊土地上積累了多少悲愴而荒謬的傷痛啊!
6月
03
2024
「中間」的概念確實無所不在,但也因為對於「中間」的想法太多樣,反而難讓人感受到什麼是「卡在中間」、「不上不下」。捕捉這特殊的感覺與其抽象的概念並非易事,一不小心就容易散焦。作品中多義的「中間」錯落挪移、疊床架屋,確實讓整體演出免不了出現一種「不上不下」的感覺。
5月
31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