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聽賴德和有感《賴德和樂展》
10月
22
2020
賴德和樂展(臺灣音樂館提供/攝影王俊凱)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717次瀏覽

林孟佳(作曲家)


2020年十月八日在國家音樂廳的賴德和樂展,推出作曲家2016年〈海神家族〉與2009年〈吾鄉印象〉兩首交響曲作品,分別由范楷西與邱君強指揮臺北市立交響樂團演出。

上半場的「海神家族」交響曲是以作家陳玉慧同名小說為創作發想的五樂章作品。第一樂章描寫小說裡媽祖的兩名保鑣而牽引出的尋鄉情緣。第二樂章波瀾起伏,描述大時代臺灣人在異民族統治下無奈的情懷,作曲家引用片段的日本國歌,並由弦樂上下滑行來表現掙扎跟壓抑。第三樂章以層疊的複調手法表現當時社會的動盪與混亂,並根據曲旨需要,加入了片段的京劇。第四樂章講的是浪跡天涯多年的主角回溯之旅,音樂仍融合了現代樂曲跟傳統樂段,將具體的故事抽象化為音樂,給聽眾很多想像的空間。最終章打擊樂手齊聲奏出滔天鑼鼓樂,以歡頌的樂聲結束本曲。賴德和的音樂陰柔特質強烈,情感濃厚,作品織體複雜,還需顧及傳統樂器和西洋樂器之間的平衡,在在考驗指揮的功力。范楷西年紀尚輕,對賴德和作品的理解上似乎還停留在樂譜表面,不免流於「就事論事」,以致音樂有些僵硬。此外,樂曲進行間兩名打擊樂手忽然入場令人費解。到底他們入場是因爲遲到,還是照譜原意進場?倘若按譜上所寫進場,應當不會如此唐突。

賴德和樂展(臺灣音樂館提供/攝影王俊凱)

下半場「吾鄉印象」作曲家靈感來自詩人吳晟之同名詩集,是一首由四個樂章組成的管弦樂作品。這首作品從一開始觀眾就被抓著騰飛,跟著作曲家直通天際,翱翔於音符之間,樂句間的穿針引線,將音樂中南北管素材與原住民音樂銜接,讓觀眾能在數小節間於不同空間穿梭,趣味橫生。曲趣在於連結三個不同的樂群:鑼鼓、樂團,跟梆子的對話,串連在一起可說每分每秒都「險象環生」,節奏上講求分秒不差的匹配,如同高空飛人一樣,一個沒接著就是大失誤。當晚的演出,觀眾席聽見的是:梆子手像隻聒噪又不得其門而入的鴨子,光看著城門內笑語不斷,繁華似錦的熱鬧,自己卻只能可憐兮兮的在城門外不斷扯嗓喊叫。我原本猜想,這樣的錯位或許是音響距離的關係?但接著聽下去,梆子手很努力地要跟上節拍,看指揮的手勢,似乎還是一樣超然。觀眾要變得很有組織能力,耳朵得頻繁地校正拍點上的錯誤。雙簧管的獨奏模仿嗩吶,飆到極高音域,表現可圈可點。第四樂章融合前面所有素材,運用現代音樂技法,節奏自由度高,因此沒有落拍的尷尬,如同潛意識夢空間的對話,不禁令我想起喬伊斯作品《芬尼根的守靈夜》(Finnegans wake)的敘事風格,也就是前面出現過的素材,再現時隱隱覺得熟悉,卻又因為與其他素材的重新組合,晃動了這種理所當然的熟悉,而宛如夢之語言,這種手法就很像文學裡的意識流。

我在這場音樂會裡好像同時也看了場電影,時有捏了把冷汗的焦急與驚心動魄的緊張、時有甜美宛若救贖的光華。

《賴德和樂展》

演出|臺北市立交響樂團
時間|2020/10/08 19:30
地點|國家音樂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在特里福諾夫回溯「建築」的過程與材料中,筆者亦深感其演奏缺乏(我更願意理解為不願透露)具備一定個人私密性的情感層面。特里福諾夫固然具備宏觀的詮釋視野、細緻精確的觸鍵,仿若欣賞唱片那樣的無瑕,但我更願意相信那些引人共感的幽微情緒,儘管那未必完美,總能勾人心弦。
5月
15
2024
應該說,臺灣作為沒有古樂學院或科系的非西方國度,也作為吸收外來西方音樂文化的它方,我們的角色本就是、也應是廣納不同風格及特色的演奏家,進而彰顯展現其中的多元性。並且,這個多元性本身,正是古樂在臺灣的絕佳利器。至於在每個演奏會的當下,這種多重學脈的複合、專業與學習中的並置,藝術性和古樂發展的價值要如何取捨,則是演出方自己要衡量的責任。
5月
15
2024
在打開耳朵聆聽、試探的過程中,激發出能與夥伴相融的音色,便是邁向合作的一步。舒曼《詩人之戀,作品48》藉由男中音趙方豪清晰的咬字及語氣,巧妙地運用情感,將音樂帶入高漲的情緒,為這個角色賦予了靈魂。他與程伊萱兩人對音樂的理解是相同的,鋼琴家通過樂器所產生的不同聲響和觸鍵力度,呈現了主角在十六首小曲中面對真愛、從狂喜到冷漠甚至失去愛的過程。
5月
14
2024
作品應具備明確的聲音發展元素,亦即讓音樂設計脈絡是具一致性,而本場演出是由多組短篇樂段串連而成,許多段落未能適當的設計「聽覺終止」,樂段收在漸弱的電子聲響,接著幾秒鐘的空白後,再由器樂開啟另一種「樂句文法」,敘事邏輯相當凌亂、既突兀也不連貫
5月
09
2024
魏靖儀以俐落而精準的換弓技巧,果敢地模仿鋼琴觸鍵,將自己融入了鋼琴的音色之中。儘管在旋律進行中製造出了極其微妙的音色變化,但在拉奏長音時,由於鋼琴底下的和聲早已轉變,即便是同一顆音符,配上了不同的和弦堆疊,排列出不同組合的泛音列,也會展現出不同的色彩,就像海浪拍打岸邊時,每次產生的泡沫和光線都不盡相同。因此,當鋼琴和聲在流動時,若小提琴的長音也能跟上這波流動的水面,必然能夠呈現出更加豐富的音樂景象。
5月
06
2024
《這不是 音樂 會》利用聲響與視覺的交錯,加深了觀眾對於音樂的想像,也藉由超現實的畫作與動態影像結合,捕捉藝術家內心真實的想法。或許,這真的不是一場音樂會,而是戲謔地、哲學地提點我們在座的各位:莫忘初衷?
5月
03
2024
究竟一場音樂演出需要何種劇場介入?這到底是趨勢還是必要?今年TIFA(台灣國際藝術節)不約而同在四月的第二個周末,同時推出了兩檔音樂、聲音結合劇場的作品,分別是ㄧ公聲藝術《共振計畫:拍頻》與春麵樂隊《後現代登高指南》——沒有明確的戲劇情節、舞台元素與劇場語彙,卻讓人看見音樂與聲音如何「提問」與「建立關係」,而這恰好也是當今戲劇構作(dramaturgy)的核心實踐。
5月
02
2024
單就《空城故事(第一篇)》與《亞穩態》、《晶影(二)》的創作手法,使筆者感受作曲家盧長劍的特別之處——如果多數作曲家的創作如同畫家一般,以音符做為顏料,將繆思在畫布上從無到有地呈現、發展,最後產出的畫面讓觀眾感知,以進入創作者想表達的世界;那盧長劍則更像是一位攝影藝術家,以音符代替相紙與藥水,選用一個特定的視角取景,呈現一個實際的場景或是已存在的現象。
4月
22
2024
所以,我們該如何評價他現今的演奏詮釋?筆者私以為,歷時性地看,從他十餘年前以大賽出道至今,他其實恰好形成了漸進式的變化:從一個圓融和諧、路徑一致的俄國學派鋼琴家,成為面向廣大聽眾、挖掘自身吸引力的「明星獨奏家」。
4月
22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