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的妄想,理想的家《家的妄想》
七月
21
2016
家的妄想(阮劇團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417次瀏覽
朱怡文(台南大學戲劇創作與應用學系)

紀錄片《無米樂》導演莊益増(莊子):「回不去的地方,是故鄉。」

這是首先打入筆者內心的一根針,就像問號一樣勾著我的思緒。畫面的最初是由幾位穿著施工服裝的工作人員慢慢將整個「舞台」搭建起來,這個「家」的原型是不斷被移動而且四散的,似乎隱隱暗示了整齣戲的核心─現代人是沒有家的,唯有如此我們才能走得更遠。

故事的開頭,打破了我們所認識的演出,直接說了了阮劇團是為了「紀錄劇場」這回事去到了嘉義東石。導演選擇一切的開始是從最真實的「事實」出發,同樣的疑問存在在演員、導演之間,觀眾亦是。

紀錄劇場(documentary drama),興起於1920年代的歐陸,以重述在地史話、關注邊緣族群、探究重要議題、開放資訊交流等為主要理念,以田野調查或史實資料為創作素材。並不企求在劇場中如實搬演歷史現場,而是透過照片、影片及演員述說,讓觀眾得以與蒐集而成的「事實」面對面,也因此有人稱之為「事實劇場」(Theatre of Fact)。

故事由養蚵外籍配偶、流浪漢、離家少女及祖先靈魂所構築而成,藉由每個角色的各自敘事,觀眾可以猜測他們是被分離的「一家人」,這個家沒有任何的結構,全部都是被分割的片段,每段拼貼故事都可能是被訪問者的某部分真實,導演藉由紀錄片、莊子的「家的妄想」系列照片,不斷切割出嘉義東石的生活景象,在非線性的敘事架構下嘗試將事實重述同時希望與其真實人生切割。台上有許多關於東石在地的迫切的議題被提及,但卻因為敘事結構而無法再繼續更廣泛的被討論,這也使筆者產生疑問,究竟在紀錄劇場的形式裡,被選擇探究的重要議題將有什麼討論空間,亦或是藉由紀錄劇場而被提出其需要討論的必要性?

特別喜歡在故事情節裡不斷的插入關於演員品潔、盈達、志傑關於自身的故事,自身對於家的離散、凝聚與背離,呼應著東石的角色生活,同時導演也透過演員講述自己的真實在台上才真的證明了關於「家」的另一種紀實,縱使《家的妄想》被提及是否真正是紀錄劇場形式,但阮劇團誠實地與觀眾交流,他們透過各種方式紀錄著屬於家的觀點,要觀眾一起參與著跌撞的過程,是值得讚許的。

此次阮劇團將《家的妄想》帶回了嘉義再次演出,回到阮的故鄉,這個作品取材自故鄉,繞了一圈遠方又再次回嘉,可以在作品裡看到創作者對於「家」的掙扎與拉扯,「故鄉」對阮劇團來說是一個可以回去的地方,但對莊子而言,故鄉是已經回不去的地方,兩方的立足與觀點產生了矛盾,在《家的妄想》裡不斷的辯證。不能說誰的觀點是絕對的正確,或許兩方創作者是透過記錄劇場這個媒介在回答著自己,到底家是妄想,還是理想?

《家的妄想》

演出|阮劇團
時間|2016/07/18 13:30
地點|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演員扮演在地居民的橋段,用紀錄片(錄影)與剝蚵殼的真實場景做穿插演出,這樣的演出模式的確讓人有視角上共生的作用;卻忽略了真實的故事與角色演繹關係。(蔡宜靜)
七月
22
2016
新住民的故事應是本劇的主題之一,劇場中安排演員述說自己的成長背景,但演員自身的故事和飾演的新住民相去甚遠,相同之處僅有移民後成家,落地生根和父母對於子女的愛。(文起明)
七月
20
2016
從解構與後設的基礎下,《家》呈現了非常完整的作者策略:刻意暴露演出的幻象本質,拼湊又接合的舞台與影像,演出與影像互文又互有隱喻,可以說,這是一齣有著鮮明形式主義的戲劇,被安設於編劇與導演巧妙安排好的後設結構。(羅倩)
七月
14
2016
可動式的布景台車,隨著劇情移動並結合,讓本戲像是一個拼圖般,每一段看似獨立的呈現,卻在一片一片拼湊中組成完整的概念。(曾達元)
七月
01
2016
這部作品打破了僵化的「家」,不單純只有家庭真可愛,美滿又安康的童話,而是採用了紀錄劇場的形式,跟嘉義東石的養蚵人家故事結合,搓合出一個既悲傷又帶些溫暖的「家」,可悲的是,這個確切的「家」從沒存在過。 (陳逸璋)
八月
12
2015
相較團齡超過二十年的進劇場,阮劇團年紀還輕,舞台美學也還待熟成。多線敘事看似洋洋灑灑,但未免僅呈現眾聲喧嘩的表象;泛溢為一種話語權的競奪而已。從這角度觀之,《家的妄想》似作為現象的忠實反映,而未進一步成為探索者或覺醒者。(林乃文)
八月
12
2015
《家》要紀錄的,不是某個事件,而是一個時代的臉。或許創作者的情深意重,仍然填不滿作品中劇場表現的未臻成熟,但觀者卻可能終究心甘情願得被情感綁架。因為,我們都飄移。(黃佩蔚)
八月
11
2015
在強烈的影像節奏與多焦畫面之主導下,在我們眼前真實發生的「扮演真實場景」,反被侷限於另一種強調切割場景、快速剪接、交疊敘事的媒材語彙中,削弱了自身最直接的面對面張力。(白斐嵐)
八月
05
2015
這場《戰士,乾杯!》刻描再現了黃春明筆下光景,即使迄今將近五十年了,劇中人「熊」的家以及舊好茶魯凱人的環境與世代運命,如炬火般,在舞台顯現的那個沈靜而短暫的墨夜,卻有著綿亙、毫無閃躲可能的刺痛,巨大、逼現式地燃灼著。
十二月
01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