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欄目
長度
演出型態

正因為不是制式化的舞台,又是老屋,燈光的調度不那麼方便,因此要如何適時引導觀眾也是一大難題。(楊力宣)
十一月
30
2018
《雲裡的女人》的意義在於許多細節與時代背景的真實還原,無論是馬幫當年茶馬古道的路線……甚至是女性因為工作而練就用頭頂著物品等等細節,讓《雲裡的女人》真正的從故事層面提升到紀事。(王奎藺)
十一月
19
2018
現今很多的表演廳都是多功能表演性質,並非獨立為音樂服務。如果場地的設計專為音樂聲音反射,那音控之負擔則可大大減輕。不管如何,在現代的表演空間中,音控扮演了還原真實表演者聲音的重要角色。(蘇三笑)
十一月
05
2018
時代無法解決的階級悲劇,作為現代編劇,難道要繼續複製?袁以楠得到狀元才得以解決逼婚悲劇,就更像是對女性與中下階層無法脫離霸權威脅的雙重諷刺。( 林勝韋)
十二月
13
2016
現實情境的嘻笑怒罵,並無法成為高明的諷刺,如果無法引入黃遵憲的歷史觀點,對「現代」無法作出新的詮釋觀點,就同時失去意義與更深沉的趣味了。(林勝韋)
十一月
03
2016
「海」在戲中象徵某種美好而令人嚮往的目標,真實世界的四位角色卻無一到達終點,反是虛構的遊戲人物K成功到達海邊,完成關卡,全部破解後似乎得到永生,但卻也暗示著永滅。(曾達元)
八月
25
2016
本戲大量翻轉神話,說理概念頗多,然而深度稍嫌不足,直述的台詞近乎說教。然而,不少橋段提供觀眾不同的思考方向,讓觀眾能以新的角度看待舊有的思想。(曾達元)
七月
18
2016
謝盈萱飾演之男性角色,如日本寶塚歌劇團的女扮男裝般,帥氣而瀟灑,足讓不少粉絲醉心,男性姿態的揣摩維妙維肖,中國地方口音的模仿形象鮮明,加上特有的習慣動作,皆讓角色具有靈魂而活在台上。(曾達元)
七月
08
2016
冷伯實際上正如同劇作家歷來的化身之一,亂場仔就是一個反轉的理想值設定,他也許就像一列失控的火車,但卻衝出了那些我們想做但有所顧慮的結果。掙扎困頓是劇作家的表面形象,但透過辯證,透過劇場,思想變成一個具有行動力的實踐管道。(湯欣曄)
七月
04
2016
可動式的布景台車,隨著劇情移動並結合,讓本戲像是一個拼圖般,每一段看似獨立的呈現,卻在一片一片拼湊中組成完整的概念。(曾達元)
七月
01
2016
不少與觀眾互動的橋段,不論奧蘭多將綁著詩信的小樹拿給觀眾,或試金石對著台下的男士評論髮型,時而與觀眾談話時而回到劇中,不但順利表達劇中的歡喜感,亦讓觀眾有參與其中的樂趣。(曾達元)
六月
15
2016
遨遊紐約上空的畫面令人印象深刻,將大小紙袋畫上黑色房子並讓袋上鏤空的窗戶透出黃光,隨著兩人的飛行歷程,其餘演員手控紙袋前後高低晃動、左右上下游移,帶領觀眾進入高空俯瞰的視覺,臨場感、驚喜感十足又富含娛樂性。(曾達元)
六月
01
2016
《雷雨》變成非語言的《舞.雷雨》之後,偏向現代舞探索肢體的敘事並沒能真正梳理出故事脈絡。為了脫開語言的束縛,創作者在舞蹈(肢體)的極盡表現,以及跳躍式的、重新排列的劇情節奏,都似乎處在一種二元對立的處境。(湯欣曄)
十一月
10
2014
商業劇場的最大特色在於其迎合市場口味而做,而這個特色似乎困住了編導們的新意發揮。在如此的操作模式裡已難有驚喜與期待,我們幾乎在走進劇場之前就可以知道整個表演的走向與發展,演員只能就樣板角色發揮,然後在一陣陣的笑聲中感到無所改變的空虛。(湯欣曄)
九月
24
2014
在今日全球化的世界,面對迪士尼文化工業的操作,要改寫這部家喻戶曉的兒童文學名著談何容易,因為故事的角色形象早已定型,反覆地出現在電視與電影中。導演卻能找到一條顛覆既有形象的角度切入,帶領孩子思索這些原來的文本所不能給予的反思機會。(吳信宏)
五月
26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