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下一輪太平盛世的線上展演備忘錄
6月
30
2022
給下一輪太平盛世的線上展演備忘錄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848次瀏覽

林真宇


2020年初,我遠距參與築起英國音樂節Liverpool Sound City的線上展演平台的過程。往後的兩年內,我們企劃且執行了許多線上的活動。從跨國的會議、線上音樂節、樂團的比賽,我們用線上的平台持續地創新,但也維持公司品牌的價值,在疫情的未知與千難萬難之中往前行。那年,英國國內音樂產業的工作減少了35%。而研究也一再顯示,疫情揭示了相關行業勞動結構本身具有的不穩定性。一路到今天,我也眼見現場演出復甦之後,平台的功能和未來,需重新被定位。

在英國疫情鋪天蓋地後,台灣也逐漸走向與病毒共存的新常態。病毒與人類、實體與線上將共存的未來,會是什麼樣子的?在思考線上展演未來的此時,我想到了卡爾維諾。或許是被大師風範啟發,又或者只是亦步亦趨,我願為下一輪線上展演的太平盛世,留下幾則輕聲細語的提醒。

文化近用

當文化平權的重要性在許多國家,包含台灣,逐漸成為共識,文化與藝術的公共性普遍也被珍視。跨越身份、年齡、性別、地域、族群、身心障礙等,展演和文化內容能更平等多元,且讓不同的群體平等共享,不應只是淪為口號。當美國加州科切拉音樂節(Coachella)與英國格拉斯頓柏立當代表演藝術節(Glastonbury Festival)票價動輒上萬台幣且一票難求。美國的演唱會票價,成長的幅度遠大於通膨。【1】這些現象都再三顯示:參與演唱會或音樂節的價格是昂貴的,現場音樂並不是所有人都能負擔得起的。線上展演,或許能夠扮演這樣的角色:若下一輪太平盛世是混合活動 (Hybrid Events)的天下,線上展演內容的經營,或許可以往這個方向去,讓更多人可以跨越原本有的重重障礙,有管道可以聽音樂、看演出。

創作內容變現

在「內容為王」為口號,但仍有許多環境與科技限制的時代,YouTube或Twitch等平台,對於創作者什麼時候可以開始盈利、用什麼樣的方式盈利,其實仍嚴苛且缺乏彈性。內容有價,不該是在創作者累積了一定時數和觀眾之後才成立,而我們或許仍然缺乏可針對特定內容打包販售、適當調整訂價、但也能彈性訂閱不同型態內容的,更好用的平台。能夠持續鼓勵創作者在線上內容的變現,無論在疫情的催化之下,又或者是疫情帶來的改變裡,都極為重要。平台不應該凌駕於內容之上,亦或者限制內容變現的可能性。下一輪太平盛世裡,線上展演的平台,應能提供更彈性多元的功能,讓創作者可以繼續往前。

環境永續

現場展演與音樂節的魔力,難以計算。但能夠計算的,是每場演出裡交通、製作、人潮所製造的垃圾與碳排量。線上展演,能夠減少其中部分碳排量。英國非營利組織Julie’s Bicycle致力於計算音樂產業的碳足跡。他們持續開發並推廣創意綠能工具(Creative Green Tools),讓活動主辦者可以計算並衡量活動對環境帶來的影響。回應2021年底的United Nations Climate Change Conference (2021年聯合國氣候變遷大會),諸多音樂節也開始具體規劃回應零碳經濟的承諾。線上展演仍會產生數位碳足跡,從數據的儲存運算,到影像的傳輸處理,其實對環境仍然造成負面影響。因此,下一步我們能做的,或許是進一步釐清線上展演是否有取代部分實體演出、且減少碳足跡的潛能。在線上演出的執行上,若開發相關工具計算碳足跡,且如實體活動般廣泛運用減碳教戰法則,亦是對於環境永續追求的一大進步。

空間與科技平權

除了平等與便利之外,線上展演也被新的科技不斷影響,產生質變與新的形式。從擴增實境(AR)、虛擬實境(VR)至延伸實境(XR),這些技術被許多不同的產業運用,而人們也逐漸能追求元宇宙裡各種沈浸式的體驗。然而,數位產業的蓬勃發展,不免造成「數位落差」的擴大。城鄉差距、長者與低收入族群,很可能被排擠在這樣的新體驗之外。正如封城與隔離帶給我們的諸多挑戰,居住的「空間」,從有限的雅房套房至三代同堂的獨棟別墅,從來不是公平的。我們若期望線上展演,帶出下一輪「太平盛世」,務必要繼續詢問的是,在數位落差之下,我們所開創的,是誰的太平盛世?硬體、技術和空間上都面臨挑戰的人們,該何去何從?發展與運用實境技術的同時,必須時時回歸到人本核心,確認我們盡了全力縮小數位落差,讓明日的線上展演,在絢麗的技術之上,是更具有包容性的。

行文至此,我們能期待的明天,或許線上展演將持續發展出全新的形式,也讓「演出」在混合或者線上的場域裡,扮演更積極的社會與文化功能。歷史已一再告訴我們,科技並非全然中性,終究,技術的發展也會顯明它將帶領人類社會往哪個方向去。而正因如此,線上展演的未來令人期待。因為它尚未被清楚定義,所以我們仍處於混沌之中。這個未來,還能夠被人文思考影響且牽絆。下一輪太平盛世的線上展演,若能促進不同群體的文化近用權,同時協助創作者變現內容、促進環境永續,且謹慎地捍衛科技與居住空間的平權,我相信這樣的太平盛世,值得前往和期盼。

註解:

  1. Krueger, Alan.(2021)。搖滾經濟學(林步昇譯)。天下雜誌。(原著出版於2019 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原本以為「正義」的問題都給楊牧、汪宏倫說完了。最近赫然發現,「轉型正義」的問題或許不在「正義」,而是「轉型」。誠如汪宏倫所指出的,「轉型」的原意是一個有具體歷史脈絡、階段性任務的「過渡時期」,而當前的問題正是用「正義」的超級政治正確和「人權」的普世性,掩蓋了對於現在究竟處於哪一個歷史階段的辨認。我們正經歷的「轉型」究竟是什麼?
4月
18
2024
同時,我愈來愈感覺評論場域瀰漫一種如同政治場域的「正確」氣氛。如果藝術是社會的批評形式,不正應該超越而非服從社會正當性的管束?我有時感覺藝術家與評論家缺少「不合時宜」的勇氣,傾向呼應主流政治的方向。
4月
18
2024
首先,出於個人感覺的主觀陳述,憑什麼可作為一種公共評論的原則或尺度呢?我深知一部戲的生產過程,勞師動眾,耗時費工,僅因為一名觀眾在相遇當下瞬息之間的感覺,便決定了它的評價,這會不會有一點兒獨斷的暴力呢?因此我以為,評論者對「我覺得」做出更細緻的描述及深入剖析,有其必要。
4月
11
2024
對我來說,「文化」其實更具體地指涉了一段現代性歷史生產過程中的歸類,而懂得如何歸類、如何安置的知識,也就是評論分析的能力,同時更是權力的新想像。
4月
11
2024
「我」感到莫名其妙,「我」的感動,「我」沉浸其中,在修辭上會不會不及「觀眾」那麼有感染力?而且「觀眾」好像比「我」更中性一點,比「我」更有「客觀」的感覺。
4月
11
2024
假如是來自京劇的動作術語,比如「朝天蹬」,至少還能從字面上揣摹動作的形象與能量:「腳往上方」,而且是高高的、狠狠用力的,用腳跟「蹬」的樣子。但若是源自法文的芭蕾術語,往往還有翻譯和文化的隔閡。
4月
03
2024
我們或許早已對「劇場是觀看的地方」(源自「theatrum」)、「object」作為物件與客體等分析習以為常,信手捻來皆是歐洲語系各種字詞借用、轉品與變形;但語言文字部並不是全然真空的符號,讓人乾乾淨淨地移植異鄉。每個字詞,都有它獨特的聲音、質地、情感與記憶。是這些細節成就了書寫的骨肉,不至有魂無體。
4月
03
2024
三齣戲串聯的遊走式劇場匯演《歡迎搭上蘭城漂浮巴士》。匯演總長度將近兩小時,幾乎繞行了羅東文化工場的整個戶外平面區域。雖然名為小戲節,卻擁有坐看魔術秀、漫步文化園區和歡唱遊覽車卡拉ok的多元體驗。各別規模較小,整體演出卻很豐富,頗有參加輕裝版豪華旅行團的樂趣。
10月
12
2023
于素貞透過操偶白素貞、投射許仙、扮演法海,來消化「妖種」所留下的創傷,最終拾回具備能動性的自己。于素貞不可能也不會因成為神通廣大的白素貞而解決問題。於是當于素貞最後唱完「只剩我一人」後,便默默將耳環取下,
8月
31
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