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皆醉,觀眾獨醒《醉後我要嫁給誰》
1月
07
2013
醉後我要嫁給誰?(鄭嘉音 攝,仁信合作社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460次瀏覽
鄭凡卉

「醉」的狀態是什麼?劇作家Adam Bock利用酒精為面具,試圖在水泥城市裡處理隱藏在冰冷建築底下、人最基礎的情感熱度。劇本中談到快節奏生活下情感的速成與消逝,來得快去得快,訂得快散得快,劇中以數字化的「三十歲」作為分水嶺,似乎連衡量人的標準都以數字、物質(譬如鑽戒)來取代真實世界的情感交流。

舞台的傾斜與台深乍看之下美麗異常,將台北街頭實景複製與重現,也將狹窄、壓迫的氛圍如實端至觀眾面前,但在戲開始直到戲末,不見導演對舞台的善用,反而多次使人替台上的演員的安危捏把冷汗。而台的深度或許是演員帶麥克風的考量,但麥克風與能量的投射不應該是取其一而捨他者,觀眾看著醉醺醺的一群演員,已然為其刻意又蹣跚不止的步伐所干擾,如果少了投射能量的傳達,的確會使人一度放棄聆聽眾角色間複雜又充滿太多名字的愛恨情仇。

台詞中眾多的人名雖然在地化、綽號化,對於理解劇情仍舊沒有實質上的幫助,舞台的傾斜與機關配合著接吻時驚天動地的燈光音樂變化,試圖營造情感至上、真愛無敵的張力與有趣畫面,但當台上努力醉成一片時,清醒的觀眾卻覺得像是綜藝節目效果般的娛樂與冷感,看不見導演如此安排有何用意。

此次演員主打明星牌,的確,張家禎與王宏元兩人在台上仍舊自然真誠,飾演慧琳的施宣卉更是在小細節裡展現魅力,將不起眼的小角色形繪的有聲有色;但女主角林玟誼顯然對三十歲有些隔閡,在能量以及選擇上無法使人相信及理解她一路上的轉折與困境,當台上的她哭得梨花帶淚,卻也是台下筆者最感疏離的一刻。許孟霖與劉伊倫不時有令人驚喜之處,許與張家禎兩人結尾的片段更是討喜可愛,只是導演將兩人談情台位拉至觀眾面前,不論是有意無意的要使觀眾產生疏離,都減低了情感曖昧與迷幻的氣息;另外施宣卉的獨唱片段,前沒有舖陳後沒有後續,天外飛來一筆不禁造成觀眾的錯亂也看到演員的不安。更大的問題是,何以讓這些優秀演員無用武之地,可惜了喜劇節拍強的張家禎,王宏元也被定型在純情男孩的範圍裡,施宣卉處處用心光芒足以蓋過其他女演員,但導演想要用這些演員講什麼,為何台上每個角色彼此的交流顯得薄弱與牽強,只能靠演員間合作的默契來克服,是從戲始到戲末一直存在的問題。

導演在宣傳品上大力推銷其「三十歲困境」的理念,但當走出劇場,身為觀眾卻得不到任何解答,也沒有見到關於步入人生另一階段的深層思考。或許有笑有淚有音樂的確能夠帶給觀戲者娛樂上的享受,但對於期待劇場能說更多話的人而言,不無失望。仁信年中曾成功推出過黑色驚悚劇《枕頭人》,仍期待仁信未來的作品。

《醉後我要嫁給誰》

演出|仁信合作社
時間|2012/12/20 19:30
地點|台灣大學鹿鳴堂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門禁社區》給人的啟示不應是退守平庸,而是盡你所能,做到底,做到極致,並以每個人自身的條件,盡力去做。再者,小雯理應不是為了背書平庸而來的,且有許多懸而未表的課題尚未展開,雖然編導已經佈線了。這條線,纏結了性、家與國家,唯有通靈者的囈語才能打碎文謅謅的腔調,穿透體制化、保守主義者的象徵層,講出它的困局、流動與盡其可能的出路。
5月
14
2024
渡假村的監看者檢討原住民,漢人檢討原住民、不滿監看者,原住民檢討自己、檢討政府,每個人都站在自己的位置思考,各種權力交織卻不被意識,他們形成了某種對泰雅精神最殘忍的「共識」,之於「文創劇場」這個荒謬至極的載體,之於「生活還是要過下去」,消逝的文化本質很難回來,著實發人深省。
5月
14
2024
生命的惡可以被淨化嗎?經過洗滌的靈魂可以再次分享展演嗎?《誠實浴池》以童話般的扮演方式來論述惡與救贖這樣深沉的議題,更用儀式象徵的各種意象去概括了帝國主義的輪廓與性別權力關係。
5月
14
2024
這個作品的意圖並不是要討論身分認同議題,而係聚焦在創作者以自身生命經歷作為媒介(作為一個澳門人選擇來到臺灣),講述外部環境與自我實踐之間的漂泊與擺盪狀態。而這樣的經驗分享展現了一種普遍性,得以讓觀眾跨越不同的國家與認同身分投入,對於在該生命階段的處境產生共鳴,這個作品就不僅僅是特屬於澳門人來臺灣唸書後在澳門與臺灣之間徘徊的故事,更能觸及有離開故鄉前往他地奮鬥之經驗的觀眾置入自身情境。
5月
09
2024
形式上,主軸三個部分的演譯方式,由淺入深、由虛至實,層次錯落有致,但因為各種故事的穿插,使得敘事略微混亂,觀眾可能會有點難以很具體地理解,主角身上某些情緒發生的原因;再者,希臘故事的穿插雖然別具深意,哲學意涵豐沛,但由於和故事主軸的背景有些遠離,且敘事方式稍嫌破碎,不具備相關背景的人,可能有些不好捉摸,或許是可以再多加思考的面向。
5月
09
2024
若將此作品在客家文化景點長期駐點演出,相信會是一部能讓觀眾共鳴十足的的好作品。但若要與一般商業音樂劇競爭,或許也要在客家元素上精確地選擇,並由之深度探索。對筆者而言,這部劇目前呈現了許許多多的客家元素,但作品每介紹一個新元素給觀眾,筆者就會稍微出戲,頓時少了些戲劇的享受,變成知識的科普學習。
5月
07
2024
但所有角色的真實身分皆為玩家,因此國仇家恨、生死存亡,都僅僅是一場虛擬扮演,這使得觀眾意識到自己無需太過代入角色,反將焦點轉移到遊戲策略的鬥智、選擇上,以及表演的觀賞性。猶如旁觀著卸載了命運重量的歷史,情節是舊的,但情懷是新的。
5月
07
2024
《門禁社區》,探討的不只是「禁」本身的神祕以及誘惑性,更是開啟「門」走進去的人性本身,重新思索人生的存在與否,短促與永恆。偌大的「祥瑞聚落」內,所謂有生活品味的「上人」,過著弔詭的美好生活,追求的純潔與高貴、平靜與祥和,諷刺的是,這裡卻曾是一個葬送自由生命的悲慘之地。而小雯一家的入住,究竟是參與了與世俗之人相異的「上流」,亦或者只是踏入了一場與普世類同的束縛?
5月
03
2024
音樂劇的劇本採取首尾呼應的寫作方式,首幕和最後一幕的場景、事件、角色都是一樣的,但每個角色的心態和情緒都出現了相當大的轉變,中間幾幕則是在闡述過去的事,對被留下來的人造成了什麼樣的影響,以及想在社區歌舞比賽獲獎的一群客家媽媽們,在設計客家歌舞的過程中遇到了什麼困境。整齣戲以礦工生活以及客家文化傳承為主軸,「彩虹」是貫串全劇一個相當重要的元素。
5月
02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