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死線而上,突破人性的極限《死線》
2月
27
2023
死線(許程崴製作舞團提供/攝影歐珀豪)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576次瀏覽

文 賴宇廣(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舞蹈學系碩士班)

「死線」意指完成某項任務或工作之期限,源可追溯至19世紀之美國南北戰爭,用以形容聯邦軍隊設於監獄周圍之線,超越此線之南軍士兵,將被立即射殺,故有「死線」之名。在現代生活中,此詞含有使命必達之重要性與壓力,且為個人才智與決志之試煉刻限。作品裡編舞者許程崴將「死線」的概念貫穿於現實與幻想之間,已臨交界就在一線之隔,究竟「死線」是決定了命運,還是給予了機會?

作品裡眾多不同的物件相繼呈現,皆以臨界點與生死之間為核心旋繞其上。如按下「計時器」所帶來角色之間比賽的壓力,來增強於臨界時間截止前的匆碌與忐忑感受。以及舞者吹鼓著「笑臉圖案的氣球」逐漸膨脹,使觀者內心緊張不已,看得眉目揪成一團,深怕氣球爆裂的那一刻。還有突然從舞臺上從天而將的「箭矢」,跳脫原有觀看舞臺視覺的侷限,眼看舞者被逼迫的無路可退,感覺隨時將被射中,不詳的死亡氣息另人窒息。彷彿命運是一個不可控制的力量,使人感到無助與渺小。觀者身臨其境地感受到危險之下,感受就在眼前人性的脆弱與強悍,帶來強烈的共鳴。

編舞者許程崴藉由不同的段落,烘托出「死線」的不同面向。以獨舞流暢卻奇形扭曲的身體基調,在土壤上舞蹈營造出內心的世界變化。爾後接續雙人舞,彼此若即若離的順勢回應身體的接觸,在看似關係看似逐漸明朗,舞者施旻雯當被披上白布時,猶如一場陰謀即將開始。舞蹈作品不同的段落之間,看似當前情節未盡之下,以燈暗作為劇情間的空隙,在那一瞬間留下舞者短暫的殘影,觀者便於腦中出現無數個猜想,但作品緊湊的推進之下,營造出一種獨特並奇異難測的氛圍。

在作品中三者的關係相互牽連,激發彼此的情緒狀態,分別出現在不同的場景與時空中,能觀察出彼此的競爭性與比較性。當手指輕點觸碰對方時,像打開了某種隱密的機關,營造出三人彼此都處於自我耽溺的狀態。而進入第一次三人的比賽中,場景轉換像是處於遊戲基礎設定中,打開計時器表示比賽開始,三位開始較勁彼此的速度,做出彼此約定俗成的舞蹈套組只為了奪得第一。觀看時覺得很有趣的是,每一場演出的贏家都會一樣嗎?重複性的動作,以力道較大的方式,是否都是為了刻意展現努力認真的態度?而最終這一次的比賽無任何獎勵與回饋,但卻向觀眾展露奮力一搏的同時,無意展現人彼此對事擁有較真的心態。

埋於土堆之中的舞者施旻雯,被舞者水野多麻紀掘出一完整骸骨。其餘兩人彼此爭扯像是指向對方的過錯,彼此推卸著。但舞者施旻雯異常的復活,多少令人覺得有些詭異的是,剛剛究竟是誰死了?這樣的設定如同電影蒙太奇手法,跳脫空間與時間的限制。為了搶救被磚頭壓垮的一株盆栽植物,奮力的用頭髮、嘴巴接水至水桶中,那種奮不顧身的精神令人佩服。最終因激烈的過程昏厥的舞者水野多麻紀,其他人意識到事態嚴重,奮力實施心肺復甦,但無奈施救無效。最終她被丟進水中,結局為另外兩位舞者拿起箭矢朝向觀眾並淺淺地微笑。劇情的發展與角色的交錯,留下觀者猜想究竟誰是兇手,增添懸疑的氣氛。描繪「死線」中,奮力一搏和驚心動魄的時刻令人緊張刺激,而最令人著迷的是那「一觸即發」的交界處,皆在一線之間的死線。

《死線》

演出|許程崴製作舞團
時間|2023/2/11 19:30
地點|國家兩廳院 實驗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最令筆者印象深刻的畫面,莫過於三位舞者在接近尾聲之際,不斷地用自己的頭髮、雙手等沒有效率的方式掬水,並從上舞台的泳池直奔至下舞台懸吊的塑膠桶中將其裝滿,這樣事倍功半的竹籃子打水,不僅耗盡了舞者如燭火般的最後一絲氣力,同時也為《死》這部作品,照亮一道截然不同的曙光。
3月
12
2023
編舞者許程崴環繞死亡議題的創作,總是夾雜著驚喜與未知,就好像一瞬間被畫成一幅畫,總有不同的情緒與面向,帶出每一位舞者獨有的角色與定義,舉棋不定的步伐與節奏,夾雜著一絲性感,炸裂的感性所產出的是響徹雲霄的回音,走出劇場時,身體很寧靜,頭腦卻還在暴動,最美的回音就是直到演出結束,卻好似這個作品不曾畫上句號,持續迴響。
3月
12
2023
在這場長達6.5小時的舞蹈馬拉松中,每位舞者各自擁有十五分鐘左右的時間展現自己。是以純演講、純舞蹈表演、先表演再演講的形式都是可預期的,觀眾也須自行為每場演出之間的落差調頻。
12月
08
2023
若是未曾讀過小說原作的觀眾,或許會有點看不太懂舞蹈內容。但是那又何妨?專注欣賞舞蹈不失為美事一件,誰說改編作一定要為原作服務呢?
12月
06
2023
雞屎藤製作團隊不再高度依賴外部物件,為觀眾呈現一段詳實的紀實敘事,而是專注於舞者的身體詮釋,藉此表達他們對於人民與政權體制互動的思考。
12月
06
2023
然而,本該是烘襯身體表現的媒介技術,卻有種理論大於文本之感,倘若消除停止這些風格鮮明的音像效果,回歸舞蹈本身,究竟會剩下什麼?
12月
06
2023
更重要的,透過空間變體來架構議題時空的同時,TAI身體劇場也以舞蹈肢體加以回應從日治以來不同殖民政體如何改變原住民族的(勞動)身體,更形辯證。
11月
23
2023
透過作品,我們可以在有距離的、安全的狀態下感受真實世界裡正在發生的事,藉由想像,讓人類能夠同理遠方的苦難。
11月
22
2023
在《波》的身體動態上,除保有雲門既有的太極導引骨盆啟動、武術內功的下盤穩固,亦加入了popping、機械舞等街舞的元素,整體動作姿態更為快速、流變,線條更加綿長,沒有收束的動作。
11月
13
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