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過往的腳步踏出希望-芭蕾舞劇《柯碧莉雅》

蕭權君 (台灣藝術大學碩士在職專班)

舞蹈
2019-09-02
演出
羅德芭蕾舞團
時間
2019/08/03 19:30
地點
台北市政府 親子劇場

浪漫舞劇《柯碧莉亞》是一齣以木偶名字為題的三幕舞劇,於1870 年5月25日普法戰爭爆發前,首演於巴黎的皇家歌劇院(卽現今的巴黎歌劇院)。樂曲於1867年由法國作曲家德利伯(Clment Philibert Lo Delibes,1836-1891)創作。此次演出,服裝從細緻的白色芭蕾長紗裙,變成色彩鮮明的短紗裙,跳脫浪漫芭蕾以往的氛圍,並於舞劇中融合性格舞蹈【1】,包括波蘭的馬祖卡、匈牙利的查爾達什、西班牙的波麗露、德國的加洛普和英國的吉格等地方性舞蹈。

性格舞蹈在羅德芭蕾舞團的選擇下,大部分以芭蕾舞鞋呈現,設計上較難讓孩童們感覺出場次間的差異,因此第三幕舞者一出場,孩童們因雷同性高而發出噓聲,而後,好在劇中的老人柯伯與年輕人的表現突出,製造了詼諧有趣的情境,才讓孩童們發笑,也勾起對於柯伯出現的期待;偶戲則呈現現實與非現實的詼諧衝突,例如第二幕女主角喬裝柯碧莉亞,有了靈氣,開始動作,這時老柯伯想摸女主角的腳踝,卻被女主用木偶腳丫踢了臀部一腳,再度勾起觀眾們的笑意。

在著名的芭蕾改革宣言《舞蹈與舞劇書信集》(Lettres on Dancing And Ballets)的第一封信中,諾維爾說過:「舞蹈在確切意義上來說,只限於舞步的技術和手臂運動的方法。因此,可以把它看作是一門成敗取決於靈巧、力量、彈跳的職業。但是,當這些機械動作,加上啞劇性行動,舞蹈就獲得了生氣,使它特別有趣——它說話、表達,描繪激情。」【2】啞劇及偶戲是牽動整齣舞劇的重要關鍵:啞劇用以意象表現,傳達情意與塑造意境;偶劇中的木偶動作則以「雙腿平行」和「足尖翹起」等多種反傳統的動作,突破芭蕾講求「外開、绷直、圓弧」的形象,代之以「平行、曲翹、菱角」的表現,當芭蕾結合了啞劇與偶劇,增加了舞蹈的說明性,更能引起觀眾共鳴。這種舞中有「劇」的結合,體現在細節中,例如:在第二幕家中,木偶動起來的細節裡,以中國娃娃較為特殊,它旁飛燕連續數次,動作鋪陳與胡桃鉗的中國茶舞雷同;老柯伯施魔法在史璜妮妲身上,讓假裝木偶的史璜妮妲有了靈魂、生氣,她在老柯伯未注意之時叫醒男友,種種設計皆是讓木偶以最接近人的方式行動,使其具有人性,提供了趨近於人偶合一的想像。

關於舞蹈的編排,值得一提的是〈時間圓舞曲〉,一般較常看到的版本為十二位舞者排圓形以卡農方式繞圈,象徵大時鐘上的一點到十二點,但在羅德舞團的設計中,我們看到展開的布幕後,舞者站成三列,女舞者以群舞開場,再接續男舞者群舞,後面則為三組雙人舞輪流出場,展現各式精湛舞蹈技巧。而通常會以群舞來表現的紡織女及婚禮舞蹈,此次則由女舞者獨舞完成。舞劇最終,四位女舞者各自站在上下左右舞台開始自轉,並沿著舞台繞場一周,形成一個大圓形的公轉,台上便產生了一股氣場,推進到結尾:全體出場跳吉格舞,再把老柯伯先生請出來一同謝幕,完成舞劇。我認為,這樣的結尾,比原先只有女主角單獨完成十二次的自轉來得有力量許多,每位舞者的專長也都能充分展現。

羅德芭蕾舞團的《柯碧莉亞》結合多種元素,讓觀看者都能找到自己有共鳴的部分,我想這是此劇可以傳頌百餘年的重要因素。相較於此劇初生的時代背景,當今的我們處於和平年代,觀賞這齣浪漫芭蕾喜劇,應當多回想當初法國百姓們生活的困難,而可以更珍惜我們所處的年代。盼望這齣喜劇能持續給人們帶來喜樂的希望。

註釋
1、芭蕾領域中的性格舞蹈(Dance of Character)泛指非純古典舞蹈動作發展而成的表演節目,如以地方性舞蹈素材為編排主體,具有民族風格的舞碼;或者依性格舞者的角色特性而編創的舞碼。每一首性格舞蹈的風格性都相當突出,且每一首舞都強調展現某種特殊技巧的意圖,其動作質地、舞姿、勁力的表現與歐洲古典舞蹈的要求大異其趣,表演者一般都需要具備紮實而深厚的基本能力,才能達到專業水準和嫻熟技術的表現力。性格舞蹈更確切的說,應該稱為「性格描寫的舞蹈」,或者「用來描寫性格的舞蹈」——性格上獨一無二、轉瞬即是的狀態刻畫。它的力量在於鮮明的、很有特色的線條。
2、《舞蹈與舞劇書信集》,法國名芭蕾舞蹈家尚.喬治.諾維爾(Jean George Noverre)著,管震湖、李胥森譯。
3、參考吳素芬(2010),「浪漫芭蕾《柯碧莉亞》之研究與分析」。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