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W,好一齣不合時宜古味好戲《馬鞍山》

紀慧玲 (2021年度駐站評論人)

戲曲
2021-10-27
演出
全西園掌中劇團
時間
2021/10/16 14:00
地點
大稻埕戲苑八樓曲藝場

傳統節奏能有多慢?譬如二分之一拍的講話節奏,自報家門,頓頓挫挫,每次出場都還要重複一次。傳統能有多活潑?譬如一桌一椅連人一體,搖搖晃晃成了船身,江上行舟,大湧小湧落下,浪頭翻飛如快矢。傳統能有多老?譬如說道伏羲製琴,取梧桐三丈三尺,堯舜禹湯商紂周文王……一悲線一喜線……,「使洪荒之力」開天闢地講起這麼老。傳統又有多前衛?伯牙摔琴本是古冊故事,演著演著,伯牙子期知音情愫竟如曖昧私慕,愛到棄官侍老,奉知音老爸為父,重組「多元家庭」,能不驚訝感動,完全是年輕人心頭好啊!

這齣《馬鞍山》,又名《伯牙碎琴謝知音》,是全西園掌中劇團洪啟文近日於大稻埕戲苑演出的劇目。洪啟文師承小西園藝師許王風格與劇目,近年來多演古路戲,除了《馬鞍山》,三國系列《戰馬超》、《左慈戲曹》、《戰濮陽》、《追韓信》、《白門樓》,隋唐演義系列《南陽關》,也有劍俠戲風格《萬教之王》,甚至也騁力製作新戲《虎姑婆》、《國姓魚好滋味》、《土地公公的老虎》等。但筆者緣慳一面,過去並未「追戲」。事實上,傳統布袋戲日益澆薄,市面上得見者幾稀,廟口市場完全退出,文化場缺乏注目,適合的場地更少,大稻埕八樓曲藝場及目前暫停營運的納豆劇場是少數支持的場館。而其餘團體如台北木偶劇團、弘宛然劇團新舊共治,創新與傳統並行,只要是傳統劇目仍立馬少光芒。當日曲藝場觀眾亦不過十人左右,俱是鐵粉,蒼疏髮色間彷彿感到昔年小西園「椅子會」身影綽綽,看戲資歷數十年吧。這些觀眾為何喜看傳統布袋戲?言談間只聞他們對哪裡有傳統布袋戲演出仔細叮嚀,比如接下來大稻埕戲苑還有天宏園、春秋閣、新西園掌中劇團,相互提醒,計入日程。傳統布袋戲若有知音,這群「戲虎」絕對是田調訪述對象。

正因為《馬鞍山》演述的是鍾子期與俞伯牙知音之誼,很可以聯想傳統布袋戲何覓知音。但看戲就是看戲,戲得好看,才能不為傳統而傳統。而傳統況味不比尋常,如前述,劇情推動節奏悠緩,未換得適當心境進劇場,恐未識三昧;西園派氣口特殊,學者吳明德謂許王口白藝術「咳唾成珠玉」,即辭藻豐富優美,出口成章,兼又聲漱講究,吞吐平仄在齒頰喉腹間上下滑移,非輕易可練成,也需仔細聆聽。再者,《馬鞍山》劇情雖緩,但場次簡明,不拖泥帶水,幾個站頭(表演精華段落)如行舟、鍾子期論琴、馬鞍山賢士村尋友、祭墓碎琴,都精緻美好,一來聆聽北部傳統布袋戲特有口白韻味與訓練漢文讀音聽力,再來驚訝「琴論」竟如科舉古文深奧難懂但唸得出,也不乏絕妙好辭,如論「悲線/喜線」,論「六忌、七彈、八絕」,所以才得出「潯陽江上且鳴琴,高山流水識知音」,頗有拍案叫絕的覺醒。

 

馬鞍山(全西園掌中劇團提供)
馬鞍山(全西園掌中劇團提供)

 

最後,還得讚賞主演洪啟文之外,擔任二手但主要操偶的吳國華,其掌中技藝細膩,表現人物神態個性分明,戲中共有老生(文鬚文)俞伯牙、小生(文生)鍾子期、公末(白闊)子期父親,三人體態、個性、行為動機不同,和著洪啟文口白,悠緩之中呼吸自然,栩栩如生,大概是近年來少見細緻的操偶功力。而《馬鞍山》也啟動唱段,板橋潮和社社員余柏緯主唱,幾段北管高昂,聲腔飽滿。只有最後一段祭墓演唱崑曲【鷓鴣天】,洪啟文自己來,但曲律難度甚高,未達精準。

《馬鞍山》從俞伯牙述職返晉路過潯陽,江邊遇鍾子期論琴藝,子期交待父親立碑面江告友,俞伯牙尋友祭墓碎琴奉老還鄉,幾次斷琴弦急破音、論藝驚知音、哭好友悲聲,因為感情線下得重,觀眾被聲音、偶身、音樂牽注,往兩人情深意摯內心小劇場走。於是最後子期交待遺言,伯牙為好友侍親,成了結眷想像,讓人想入非非。但戲還是有些段落未能滿足觀眾期待,比如兩人揮淚相別,戲收得太快;比如彈琴、碎琴,前後場沒完全配妥,琴聲與動作也少了絲絃纏綿的空間。

傳統布袋戲如老件,識愛的人讚賞,不識的人即使路過櫥窗,都不見得駐足。當日席中有十歲學童,據洪啟文說,每次都是媽媽帶著來看戲,這個孩子愛戲愛到想拜師習藝。老與少之間,彷彿金線牽繫著,不知道這絲線如何連綴,何時啟,何時織,如何能盤結?傳統布袋戲需要展示櫥窗、適當的場域,如果厭煩了塵囂,躲進老件,至少換得一晌沈浸,「不知何歲月,得與爾同歸?」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