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黑眼睛跨劇團
時間:2013/10/13 19:30 黃組(大司命、少司命、山鬼)
2013/10/20 19:30 黃組(雲中君、河伯、東君)
2013/10/27 19:30 紅組(湘夫人、東皇太一、湘君)
地點:台北市寶藏巖國際藝術村

文 陳佾均(特約評論人)

黑眼睛跨劇團邀請九位演員於寶藏巖以獨角戲的方式分別詮釋《九歌》中各個神祇和精靈的故事,每週場次不同,各展示三組各約二十至三十分鐘長的獨角戲。現場同時有靜態展覽《國殤》展出當前台灣社會中受壓迫者的影像,呼應《國殤》原來悼念「為國而死」之人的禮敬,突顯策展人方尹綸欲透過《九歌》神話凝視當代社會的企圖。九部作品對社會的指涉方式,以及演員與環境結合的形式運用差異甚大,表現各有優劣;整體而言以「神祇在今日」、「獨角戲」與「環境劇場」等命題,激盪出諸多表現可能,為上述題目的劇場思考帶來刺激。

神話透露人類認識世界的方式及其與環境的關係,《九歌》文本中相當的開放與對話性格尤其刺激當代的想像與詮釋。雲門舞集當年的改編鎖定在各神祇形象的塑造,強調儀式樂舞;本次獨角戲聯展中,則多從較抽象的神人關係著手,捕捉其現代意涵,多位演員選擇一人分飾多角,不鎖定於單一神祇的形象表達。

在原文中形象描寫尤其輝煌的〈東皇太一〉、〈東君〉及〈雲中君〉,在演出中都有了逆轉:應蔚民的東皇太一是位已跳河自盡的鬼魂,有點狼狽、有點古怪地卡在「社會自我」和「佞人般的自我」之間;梁皓嵐的東君不再是威風凜凜的太陽神,而是參加逃亡遊戲「眾神逃走中」電視節目的新進女星,為爭取曝光率才接下東君這個要負責解除所有任務的角色,精疲力竭地跑給獵人追;「與日月齊光」、光輝祥和的雲中君在吳柏甫的版本裡轉為懲誡的雷電之神(且同世人一般愚昧、迷於所見),詩辭中人對神的傾慕之情也變成恐懼。今日的諸神不再威力無邊,可提供人們絕對的解答和慰藉。他們或陷入絕望恐懼,又或者如東君,雖然深陷這個社會的遊戲規則之中,但仍繼續努力「解除任務」,定格的東君姿態雖引人發笑,最終也因為這樣的堅持與實際肉體的疲乏而顯得動人。

九部作品中除了〈山鬼〉(無語言)和〈雲中君〉(鄉野傳奇)之外皆有出現對現代社會與個人的直接指涉,以古鑑今的意味濃厚,但切入方式差異甚大。與一歲女兒同台的陳曉潔在〈少司命〉中緊抓少司命作為「人類守護神」的概念,從母愛出發,讓母親的角色成為捍衛愛和家守護神,演員在演出前半建立母親與愛的溫柔與付出之後,接連播放洪仲丘母親的發言影像、大埔朱阿嬤生前受訪的畫面,並以自己哺乳反核的照片作結。報告劇的形式或許需要更完整的戲劇架構及鋪陳予以支撐,一比一的處理沒有賦予另一種觀看社會事件的角度,由柔而剛的轉換在實際劇情的安排上也顯得斷裂,尤其為此選擇在失去環境特色的室內場地更是可惜(聯展中唯一在室內演出的作品)。(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