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奇幻的異想世界《造音小子嗶叭蹦》
10月
23
2014
造音小子嗶叭蹦(影響.新劇場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345次瀏覽
羅揚(臺南大學戲劇創作與應用研究所)

《造音小子嗶叭蹦》是影響.新劇團與斯洛維尼亞的導演Peter Kus的跨界合作。Peter Kus擅長於將生活物件轉化為偶或是樂器,透過音樂的方式讓人「聽見」劇情的脈動。由於,影響.新劇團長期關注兒童及青少年議題,並以孩子作戲為初衷,卻又不同於一般的兒童劇團──以低俗的笑點來弱化孩子們的心智,而是將孩子們當成是小大人來看待,看重孩子們的創意與思考的能力。此次,企圖使用動態音樂劇場的形式,帶給孩子們全新的體驗與感受。

不同於英國的《破銅爛鐵》(STOMP)或韓國的亂打秀,《造音小子嗶叭蹦》雖然也是利用日常生活用品來製造聲響,但裡頭還包裝了一個故事。故事的軸線極為單純,敘說一個無法用言語說話的男孩,只能藉由敲打生活周遭的物品來表現心情,眾人無法忍受他所製造的噪音,於是男孩決定離家出走,直到遇見一位女孩,改變了他的人生。

可以想見,這位男孩在生長的歷程當中,肯定受了不少的苦難。在現實的生活環境當中,我們常會遇到這樣的人──不擅長用言語表達自己,但卻在其他領域很突出的人。這些看似異於常人的人,其實也有著一顆善良的心,只是我們有沒有試圖去傾聽而已。所謂的噪音,其實也是造音,是一種表達心情的方式。我們常認為異於常人舉止的人是「怪胎」,其一種以自我中心為出發點的概念,所謂的「怪」僅是相對於我們的「正常」,我們所謂的正常在他人眼中或許也是不正常的,如果我們能夠容許別人有那麼一點點的不同,或許這個世界會更美好。

作為一齣兒童劇而言,《造音小子嗶叭蹦》以簡潔的方式述說故事,透過音樂讓孩子「聽見」角色的心情。在劇情當中不對男孩做任何價值的評斷,反而以饒富意味的角色卡,讓演員輪流扮演造音小子,藉由扮演不同的角色去體會男孩的心情,當劇中角色抽出最後一張角色卡──「如果你是造音小子呢?」拋出一個開放式的問題,對男孩不做任何的評斷。在現實的生活當中,孩子們會對異於他人的同儕直率地說出自己的想法──「你好長得好奇怪!」、「我不喜歡你,你走開!」,孩子的言語多半是無心的,卻會對他人造成一輩子的傷害。但是,孩子也是聰明的,透過劇場的形式,相信他們可以領會劇中想傳達的意念──對於他人的不同,我們可以有多一點同理心。《造音小子嗶叭蹦》除了讓人看見創意與音樂的結合外,也看見了人與人之間的體諒與關懷。

Peter Kus讓我們「聽見」了劇情,不用言說,一切都在舞台上的聲響中傳遞和交流,正如同節目單上所言「用耳朵看見舞台上聲音動態呈現,用眼睛聆聽精彩動人樂章」。令人驚豔的是,舞台上的任何物件皆能發出聲響,如蘿蔔、水管、拖鞋、水桶等,使舞台上充滿劇場性及音樂性。這些物品正是我們平常習以為常,甚至當做是垃圾的物件,卻在舞台上發揮它獨特的光芒,讓人不禁思索著現今流動快速的社會形態,人們從「東西壞了修一修就好」到「東西壞了買一個新的就好」的心態轉變。

唯演員的台詞過於精煉,全劇幾乎以音樂來推動劇情,作為動態的音樂劇場形式,言語雖非必要,但若能使用得精簡又能清楚拉出故事的軸線,相信更能豐富《造音小子嗶叭蹦》在視覺與聽覺上給予我們的驚喜。而在男孩與女孩相遇的場次,雖未解釋女孩的靜默是因為耳聾或是其他原因,但相較男孩在地板上敲出優美的節奏,到了這一場為了要表現出女孩聽不見男孩製造的聲響,演員假裝很賣力的樣子卻不直接敲擊地板和吹奏樂器,其實有點令人發噱。另外,可惜的是,偶戲的部分僅出現在男孩誕生的那一場,期待能看見更多的發揮。

總體而言,《造音小子嗶叭蹦》的確讓我們「聽見」了男孩的歡樂與悲傷,在全劇僅短短六十分鐘的演出中,仿佛聽見/看見了一個美麗而動人的生命樂章。

《造音小子嗶叭蹦》

演出|影響.新劇場
時間|2014/10/18 19:30
地點|台南文化中心原生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當拉扯阿蹦的四肢時,扭動手的Khi-kha、腳的khing-khong,聽診器下的咚咚pong-pong,甚至臉、嘴唇、鼻子、口腔均各有各的韻律,連有穿衣和沒穿衣服的聲音也截然有別,豐富的節奏在在顯示人的身體就是最好的樂器。(楊麗卿)
11月
07
2014
戲中,製造聲音成為閱讀的共同言語。劇中始終沒有一個造音小子的實體樣子,這樣的創作方式,也相似於語言與聲音的狀態,進而啟發小朋友,世界上沒有正確的答案與道路,而是必須要有多少的想像力與創造力,來面對接下來的真實生活。(李承曄) 
10月
27
2014
「難關過後,生命還有何可能?」可謂貫穿《好事清單》與《呼吸》的問題。與《好事清單》以自我終結來啟動問句相反,《呼吸》中是由生小孩與否的問題來向生命發問。
3月
28
2023
一個遠渡重洋而來的劇本,反映了異地共有的現代性問題,顯然沒有造成太多跨文化差異,而是壟罩為全球化現象迫近彼此,在環境每況愈下,群體政治內的個人存有議題夾擊之下,我們尚有喘息的空間嗎?
3月
28
2023
團隊帶著對社會的關懷、「以戲劇服事」的初衷,以口述歷史劇場為創作方向,持續耕耘,《換季》就是其中一個標幟。《換季》的故事源自於五零年代的臺北南港花園社區(南港國宅)⋯⋯
3月
27
2023
《國姓之鬼》打碎了線性敘事,透過多段「戲中戲」營造出不斷膨脹擴大的時空迷霧,敘事手法相當有趣,但也考驗觀眾的想像力與專注度⋯⋯
3月
27
2023
撇開明面上光彩四射的演出,各個角色也都有其陰暗面,不少人物設定都呈現出了一些反英雄的特徵,但也使角色塑造更加鮮明,「有些人犯罪不犯法,我們犯法不犯罪」是老闆用來說服曾誠的說詞之一,聲明公司「不搜刮窮人,只賺黑心上流社會的錢」
3月
22
2023
《鄭成功斬妖除魔》使用傳統戲曲虛擬身段,音樂方面意外的「保守」,老腔老調很見功力,在唱腔營造了陳年過往的聲音;在龍碽打敗鳶妖,空氣拉砲一響,彷彿在告訴觀眾,這會是一場靈活機巧,越玩越嗨的演出⋯⋯
3月
21
2023
一百分鐘無中場,捏在多數劇場觀看的理想時間;但巨量台詞疊進了「情節時間」,作為第二層表現。《呼吸》經歷一對男女的交往、討論生子、懷孕、流產、分手、再次相遇(甚至可以説是外遇)、再次懷孕,然後導向結尾;更因全劇未有明確的段落切割,讓所有情節、對話都直接被銜接,進一步錯亂了時間感⋯⋯
3月
20
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