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有盡有,火力全開《驢得水》
5月
26
2014
驢得水(胡福財 攝,廣藝基金會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975次瀏覽
謝東寧(特約評論人)

近年來大陸劇場演出,在官方政策的帶領之下蓬勃發展,觀眾人數和演出場次也快速膨脹得驚人,譬如大陸電影圈票房,動不動就以「一個億(RMB)」計算,新興的劇場界也不遑多讓,巡迴「百場」已經不稀奇,先鋒戲劇導演孟京輝的兩個舊戲新演(《兩隻狗的生活意見》、《戀愛的犀牛》),已經累積破千場的演出記錄,光憑數字就可以讓台灣的劇場工作者,為之瞠目結舌、望之興嘆。

不過劇場演出不能光看場次和票房,我們或許會說,台灣劇場圈擁有深厚的人文素養、開放的思想環境、與較為成熟的現代劇場環境,作品的創意與內容是台灣的優勢。這話雖然可以令自己心安,但看過了2014兩岸小劇場藝術節《驢得水》的精彩演出,這優勢還能保持多久,不禁在筆者心中響起了一個問號?

去年大陸最具話題的小劇場作品,有從校園打進主流市場的南京大學校園話劇《蔣公的面子》,與民間劇團斯立戲劇的小劇場作品《驢得水》,前者以傳統文學風格、後者以市場戲劇效果風靡整個大陸劇場界,雖然各擅所長但演出都早已超過百場,成為不同人馬各擁其主的兩齣「神劇」。這次廣藝基金會能將《驢得水》引進高雄、台北兩地演出,也讓台灣的劇場觀眾,能親身體驗其傳聞魅力到底如何?

《驢得水》故事時間設定在民國三十一年,地點是位於鄉村的三民小學,校長和三位老師用一頭驢來假冒教師「驢得水」領薪水,某天長官來視察,趕緊找來鐵匠冒充這位不存在的英語老師,過程笑料百出,結果更為荒誕,長官竟然將這位冒牌老師當模範農村教育家,準備好好包裝去領美國慈善家的補助,但冒牌老師最終紙包不住火,眼見美國慈善家來訪,一群人想盡各種荒誕的手段與方法,只為了繼續欺騙,拿到一百萬的鉅額捐款。

故事有點類似果戈里的喜劇《欽差大臣》,重點是在諷刺官僚體系的虛假,但這齣戲卻更為在地化,將幾位有志於改變中國農村貧愚弱私面貌的知識份子,面臨現實教師薪資、教學資源貧乏,利用巧門多報了一份教師薪資,然後帶來的一連串的「現實主義荒誕喜劇」(據編導說,故事靈感是來自真實案例),所以全劇處處都是暗喻今日官僚的「擦邊球」諷刺笑料,加上古典的義大利即興喜劇誇張肢體,好萊塢式笑點不斷的快節奏編劇,以及演員火力全開的高能量演出,構成了這一齣話題性十足的成功喜劇。

這齣戲的話題性,也是在編劇巧妙地將這虛偽的官僚,推給國民黨時代的民國,閃過了大陸的審批制度,其中又融合了共產黨對於農村教育的重視,看似有志於教育百年大計的老師,卻身陷今日一切為錢看的腐敗官僚,以及種種中國見怪不怪的奇誕荒謬現象,以及將「驢」與「人」(老師)的相互比擬,眾生喧嘩、怪力亂神地描繪出一幅馬奎斯小說裡,悲喜交加的魔幻寫實景象。

所以編導其實是很有智慧地將「反抗」現存社會亂象,包裝在荒誕的喜劇節奏之中,所有的諷刺都是隔空打牛,但又點到為止(包括悲傷)讓各方觀眾各取所需,無論你要解釋為社會寫實?或者商業鬧劇?豐富的內容算是應有盡有。雖然對筆者來說,這齣戲缺乏角色性格的統一、故事情節的過於喧囂、以致於無法對人性有更深沈的挖掘,不過有了去大陸演出,觀眾邊滑手機邊看戲的經驗,能在兩個小時演出時間內,牢牢抓住觀眾的眼睛,對於這齣戲的煞費苦心,也真的是衷心佩服。

話說回來,一齣戲能夠演出超過百場,其中累積的各方經驗與觀眾回饋,真的是創作的最寶貴養分,大陸劇場依這樣子的速度發展,再加上台灣政府文化單位的貧乏作為,將來大陸劇場的佔領台灣快速膨脹的表演場館,恐怕也會像電視台一再重播「甄嬛傳」一般,毫不意外。

《驢得水》

演出|斯立戲劇(北京)
時間|2014/05/23 19:30
地點|松山文創園區多功能展演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這是一齣以寫實為基礎的戲劇,演員在舞台上爭吵的面紅耳赤,直至謝幕時仍可見角色的情緒尚未脫離。讓人不禁嘆息台灣現代戲劇尚未領略寫實的真諦,便躍進到非寫實的劇場形式,實為可惜。(羅揚)
5月
29
2014
連環炮似的劇情能被細細記起多少最後變得不重要,觀眾最終得到的是知識分子理想幻滅與官僚體系上下其手的結論,而這些嘲諷放在虛構的民國三十一年時空,對照現下仍不顯過時。「人不如牲口」從劇名命名開始,到戲裡驢被殺了,更深層的「人殺了自己」的指控滲出血水。(紀慧玲)
5月
28
2014
編劇用「驢」來代稱,其實也是一語兩關,「驢」本身是真有其「驢」,但也用來批判這個社會現況,不停地用鴕鳥心態,來面對跟處理已經發生、或是即將發生的危機。(吳承翰)
5月
27
2014
由大陸劇團演出的《驢得水》,可發現對岸藝術家們,對於目前整體大陸社會現象的反省,並由此劇受歡迎的程度,可見它於多數人中逹成的共鳴,這份省思,也同時反應了大陸於藝術文明上的正逐漸成長著。(李旻原)
5月
22
2014
表演所留有的諸多空隙,讓「遊戲」中大量的關係實踐尚保有一些與「戲劇」的展演論述相抗衡的能量。甚至於當「戲劇」的意義能夠透過身體擴展為對於現實的注視──如雖然身處奇幻的想像,但死亡的現實注定了主角與祖父的失之交臂──時,過去與現在的交替也可以成為解構歷史記憶中認同本質的批判性立場。
7月
19
2024
《清潔日誌 No._____》無疑是一齣具有積極正面的社會戲劇,導演以「類紀實」的手法來呈現這些真實存在於社會的故事,並期許觀眾在觀看時都能夠「感同身受」所有角色的情感與生活。但也正因為這樣的演出方式,使觀者在觀看時不免會產生一種蒼白的無力感,究竟經歷過後所喚起的情感能夠改變何種現況?
7月
18
2024
烏犬劇場標榜以劇場創作作為「行動研究」,因此這個演出某種意義,是反映劇團對戰爭的研究思考,一年前即開始著手田調,半年前產出劇本,不斷進行修改;因此文本背後的史實資料相當豐富,即使取其一二稍加揭露改寫都已是現成題材,但烏犬劇場不願直書事件,堅持「戲劇轉化」,以意念、情感去「附身」穿越劇場敘事,刻意淡化事件的因果邏輯。
7月
16
2024
但是,看似符合結構驅動的同時,每個角色的對話動機和內在設定是否足夠自我成立,譬如姐夫的隨和包容度、少女的出櫃意圖,仍有「工具人」的疑慮,可能也使得角色表演不易立體。另外,關於家庭的課題,本屬難解,在此劇本中,現階段除了先揭露,是否還能有所向前邁進之地呢?
7月
11
2024
從《神去不了的世界》來看,作品並非通過再現或讓歷史主體經驗直接訴說戰爭的殘酷,而是試圖讓三位演員在敘事者與親歷者之間來回切換,透過第三人稱在現實時空中描繪故事。另一方面,他們又能隨時成為劇情裡的角色,尋找通往歷史陰影或傷口深淵的幽徑。當敘事者的情緒不斷地游移在「難以言喻、苦不堪言」到「必須述說下去」的糾結當中,從而連結那些幽暗的憂鬱過往。
7月
11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