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有盡有,火力全開《驢得水》
5月
26
2014
驢得水(胡福財 攝,廣藝基金會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937次瀏覽
謝東寧(特約評論人)

近年來大陸劇場演出,在官方政策的帶領之下蓬勃發展,觀眾人數和演出場次也快速膨脹得驚人,譬如大陸電影圈票房,動不動就以「一個億(RMB)」計算,新興的劇場界也不遑多讓,巡迴「百場」已經不稀奇,先鋒戲劇導演孟京輝的兩個舊戲新演(《兩隻狗的生活意見》、《戀愛的犀牛》),已經累積破千場的演出記錄,光憑數字就可以讓台灣的劇場工作者,為之瞠目結舌、望之興嘆。

不過劇場演出不能光看場次和票房,我們或許會說,台灣劇場圈擁有深厚的人文素養、開放的思想環境、與較為成熟的現代劇場環境,作品的創意與內容是台灣的優勢。這話雖然可以令自己心安,但看過了2014兩岸小劇場藝術節《驢得水》的精彩演出,這優勢還能保持多久,不禁在筆者心中響起了一個問號?

去年大陸最具話題的小劇場作品,有從校園打進主流市場的南京大學校園話劇《蔣公的面子》,與民間劇團斯立戲劇的小劇場作品《驢得水》,前者以傳統文學風格、後者以市場戲劇效果風靡整個大陸劇場界,雖然各擅所長但演出都早已超過百場,成為不同人馬各擁其主的兩齣「神劇」。這次廣藝基金會能將《驢得水》引進高雄、台北兩地演出,也讓台灣的劇場觀眾,能親身體驗其傳聞魅力到底如何?

《驢得水》故事時間設定在民國三十一年,地點是位於鄉村的三民小學,校長和三位老師用一頭驢來假冒教師「驢得水」領薪水,某天長官來視察,趕緊找來鐵匠冒充這位不存在的英語老師,過程笑料百出,結果更為荒誕,長官竟然將這位冒牌老師當模範農村教育家,準備好好包裝去領美國慈善家的補助,但冒牌老師最終紙包不住火,眼見美國慈善家來訪,一群人想盡各種荒誕的手段與方法,只為了繼續欺騙,拿到一百萬的鉅額捐款。

故事有點類似果戈里的喜劇《欽差大臣》,重點是在諷刺官僚體系的虛假,但這齣戲卻更為在地化,將幾位有志於改變中國農村貧愚弱私面貌的知識份子,面臨現實教師薪資、教學資源貧乏,利用巧門多報了一份教師薪資,然後帶來的一連串的「現實主義荒誕喜劇」(據編導說,故事靈感是來自真實案例),所以全劇處處都是暗喻今日官僚的「擦邊球」諷刺笑料,加上古典的義大利即興喜劇誇張肢體,好萊塢式笑點不斷的快節奏編劇,以及演員火力全開的高能量演出,構成了這一齣話題性十足的成功喜劇。

這齣戲的話題性,也是在編劇巧妙地將這虛偽的官僚,推給國民黨時代的民國,閃過了大陸的審批制度,其中又融合了共產黨對於農村教育的重視,看似有志於教育百年大計的老師,卻身陷今日一切為錢看的腐敗官僚,以及種種中國見怪不怪的奇誕荒謬現象,以及將「驢」與「人」(老師)的相互比擬,眾生喧嘩、怪力亂神地描繪出一幅馬奎斯小說裡,悲喜交加的魔幻寫實景象。

所以編導其實是很有智慧地將「反抗」現存社會亂象,包裝在荒誕的喜劇節奏之中,所有的諷刺都是隔空打牛,但又點到為止(包括悲傷)讓各方觀眾各取所需,無論你要解釋為社會寫實?或者商業鬧劇?豐富的內容算是應有盡有。雖然對筆者來說,這齣戲缺乏角色性格的統一、故事情節的過於喧囂、以致於無法對人性有更深沈的挖掘,不過有了去大陸演出,觀眾邊滑手機邊看戲的經驗,能在兩個小時演出時間內,牢牢抓住觀眾的眼睛,對於這齣戲的煞費苦心,也真的是衷心佩服。

話說回來,一齣戲能夠演出超過百場,其中累積的各方經驗與觀眾回饋,真的是創作的最寶貴養分,大陸劇場依這樣子的速度發展,再加上台灣政府文化單位的貧乏作為,將來大陸劇場的佔領台灣快速膨脹的表演場館,恐怕也會像電視台一再重播「甄嬛傳」一般,毫不意外。

《驢得水》

演出|斯立戲劇(北京)
時間|2014/05/23 19:30
地點|松山文創園區多功能展演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這是一齣以寫實為基礎的戲劇,演員在舞台上爭吵的面紅耳赤,直至謝幕時仍可見角色的情緒尚未脫離。讓人不禁嘆息台灣現代戲劇尚未領略寫實的真諦,便躍進到非寫實的劇場形式,實為可惜。(羅揚)
5月
29
2014
連環炮似的劇情能被細細記起多少最後變得不重要,觀眾最終得到的是知識分子理想幻滅與官僚體系上下其手的結論,而這些嘲諷放在虛構的民國三十一年時空,對照現下仍不顯過時。「人不如牲口」從劇名命名開始,到戲裡驢被殺了,更深層的「人殺了自己」的指控滲出血水。(紀慧玲)
5月
28
2014
編劇用「驢」來代稱,其實也是一語兩關,「驢」本身是真有其「驢」,但也用來批判這個社會現況,不停地用鴕鳥心態,來面對跟處理已經發生、或是即將發生的危機。(吳承翰)
5月
27
2014
由大陸劇團演出的《驢得水》,可發現對岸藝術家們,對於目前整體大陸社會現象的反省,並由此劇受歡迎的程度,可見它於多數人中逹成的共鳴,這份省思,也同時反應了大陸於藝術文明上的正逐漸成長著。(李旻原)
5月
22
2014
《乩身》故事內容企圖討論宮廟與乩童的碰撞、傳統民間信仰與媒體科技的火花,並將民間信仰在後疫情時代線上化、科技化所帶來的轉變以戲劇的方式呈現,也希望可以帶著觀眾一起思考存在網路上的信仰與地域性守護的辯證關係。全劇強調「過去的神在天上,現在的神在手上」的思維,但不應忽略臺灣宮廟信仰長久盛行其背後隱含的意涵。
6月
07
2024
既是撇除也是延續「寫實」這個問題,《同棲時間》某種程度是將「BL」運用劇場實體化,所以目標觀眾吸引到一群腐女/男,特別是兄弟禁戀。《同棲時間》也過渡了更多議題進入BL情節,如刻意翻轉的性別刻板關係、政治不正確的性別發言等,看似豐富了劇場可能需求的藝術性與議題性,但每個點到為止的議題卻同時降低了BL的耽美想像——於是,《同棲時間》更可能因為相對用力得操作寫實,最後戳破了想像的泡泡,只剩耳中鬧哄哄的咆哮。
6月
05
2024
相較於情節的收束,貫穿作品的擊樂、吟誦,以及能量飽滿的肢體、情感投射、鮮明的舞臺視覺等,才是表演強大力量的載體;而分列成雙面的觀眾席,便等同於神話裡亙古以來往往只能被我們束手旁觀的神魔大戰,在這塊土地上積累了多少悲愴而荒謬的傷痛啊!
6月
03
2024
「中間」的概念確實無所不在,但也因為對於「中間」的想法太多樣,反而難讓人感受到什麼是「卡在中間」、「不上不下」。捕捉這特殊的感覺與其抽象的概念並非易事,一不小心就容易散焦。作品中多義的「中間」錯落挪移、疊床架屋,確實讓整體演出免不了出現一種「不上不下」的感覺。
5月
31
2024
在實際經歷過70分鐘演出後,我再次確認了,就算沒有利用數位技術輔助敘事,這個不斷強調其「沈浸性」的劇場,正如Wynants所指出的預設著觀眾需要被某種「集體的經驗」納入。而在本作裡,這些以大量「奇觀」來催化的集體經驗,正是對應導演所說的既非輕度、也非重度的,無以名狀的集體中度憂鬱(或我的「鬱悶」)。
5月
27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