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思中急速成長的大陸小劇場《驢得水》
5月
22
2014
驢得水(廣藝基金會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716次瀏覽
李旻原(法國里昂盧米埃(第二)大學文學暨藝術博士)

大陸近年的急速發展是令人有目共睹的,一般人印象通常是在於經濟數據的成長與硬體建設的發展,對於當地的人情文明、風俗文化通常是抱持著負面的觀感。然而,就任何一個國家的發展而言,當人民的基本溫飽無所掛慮時,才是真正文明素質提升之時,也許大陸目前就是處於這時期的開端,也反應於藝術創作之中。《驢得水》為大陸近年小劇場中最知名的創作之一,演出已破百場紀錄,因著這樣的文宣標語,筆者於是前往觀看,也的確不失所望。

就美學發展角度而言,場面調度的舞台語言,訴說的是以自然寫實主義為主,並以文本台詞經由演員身體自然地活出角色(史氏體系)。雖然這樣的自然寫實方式,於早年劇場追求美學風格、前衛突破的前提之下,往往被批評為過於平凡(ordinaire)而無藝術性,今日風格當道有時令人摸不著頭緒的小劇場美學,值得讓人能再去省思自然寫實美學的藝術價值。自然寫實的劇場美學,於場面上也許過於如實平凡,然而文本與演員卻是可將這份平凡達到藝術層次的主要原素,早期自然寫實美學的成功也是因此而成,造就了許多偉人作家(易卜生、契訶夫)與導演(史坦尼斯拉夫斯基)。

《驢得水》劇本由周申、劉露兩位編導共同先譜寫大綱後,再與演員共同創作而成,所有參與人的思考、想法、人格,都將因此反應於這部作品之中。情節講述四位抱著改變農村教育的理想者,用一頭驢來代替不存在的一位英文教師領薪水,因領導即將前來訪視這位「驢老師」,校長找了正於學校修繕的鄉村工人來假冒,後來發現這位領導也為了謀取由美國人資助的經費,刻意地讓單純的「驢老師」假冒下去,總是在一份虛幻理想自圓其說之下,合理了人性慾望的自私貪婪,造成了一連串的欺騙、假冒、衝突,最後由一位女教師的死亡,來諷刺這一切的人間鬧劇。

斯立戲劇工作室的訓練以「史氏體系」為主,清楚地映照於演員的演出之中,然於節目的開始,演員過於制式刻意的「寫實演出」,如同受過扎實的演練反致一份虛假扮演的表現,後來隨著劇情的推進,才慢慢讓演員不自然的寫實,整體構成了一份協調的寫實自然,並在簡單的劇場空間轉換場景、合理劇情、喜劇導向的氛圍引領著節奏讓戲劇動作推進,在觀眾不斷地笑聲中,最後女老師自盡的那一聲槍響,爆發悲劇的力量,戲謔了所有歡笑的悲哀。劇中反射了許多個人,為了私己利益於公共團體政治上的謀略、狡猾、善變,卻又往往假裝以一份共有的偉大理想(改善農村教育),使所有扭曲的人性取得正當性,讓被揭穿的醜陋如雲淡風輕的走過,這樣透過劇場來描述人性因慾望而迷失的情節,不僅僅反應了大陸現今的政治現況,筆者認為更適於諷刺現今以民主自傲的台灣政壇。

無論是大陸或台灣,藝術迷人的特質也就在於訴說真相與闡明現況,創造符合當代的人文精神,揭露出隠瞞背後的事實,讓人於藝術中得到省思的醒悟,進而帶入於現實生活的改變。由大陸劇團演出的《驢得水》,可發現對岸藝術家們,對於目前整體大陸社會現象的反省,並由此劇受歡迎的程度,可見它於多數人中逹成的共鳴,這份省思,也同時反應了大陸於藝術文明上的正逐漸成長著。也許就劇場技術的表現性上,《驢得水》較為簡單,但文本的強度與演員的表現,卻也足夠讓人感動入迷,有時表現過度的台灣劇場,過多漂亮形式的舞台畫面、綜藝老梗贏得了許多娛樂掌聲,卻無令人值得省思之處或無動人的情節文本,是否也會是目前一個台灣劇場的潛在問題?

總之,筆者無意比較兩岸劇場之優缺,於多元歷史演變、美學分析、社會學理的角度來思考彼此劇場發展,彼此觀看了解學習,提出目前可能問題,也許才是能找出讓兩者都能突破成長之未來性發展,僅是比較批評都只是會帶來自以為是的停滯不前,相信這也是兩岸小劇場藝術節舉辦的主要意義吧!

《驢得水》

演出|斯立戲劇工作室
時間|2014/05/17 14:30
地點|高雄駁二藝術特區正港小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這是一齣以寫實為基礎的戲劇,演員在舞台上爭吵的面紅耳赤,直至謝幕時仍可見角色的情緒尚未脫離。讓人不禁嘆息台灣現代戲劇尚未領略寫實的真諦,便躍進到非寫實的劇場形式,實為可惜。(羅揚)
5月
29
2014
連環炮似的劇情能被細細記起多少最後變得不重要,觀眾最終得到的是知識分子理想幻滅與官僚體系上下其手的結論,而這些嘲諷放在虛構的民國三十一年時空,對照現下仍不顯過時。「人不如牲口」從劇名命名開始,到戲裡驢被殺了,更深層的「人殺了自己」的指控滲出血水。(紀慧玲)
5月
28
2014
編劇用「驢」來代稱,其實也是一語兩關,「驢」本身是真有其「驢」,但也用來批判這個社會現況,不停地用鴕鳥心態,來面對跟處理已經發生、或是即將發生的危機。(吳承翰)
5月
27
2014
編導很有智慧地將「反抗」現存社會亂象,包裝在荒誕的喜劇節奏之中,所有的諷刺都是隔空打牛,但又點到為止(包括悲傷)讓各方觀眾各取所需,無論你要解釋為社會寫實?或者商業鬧劇?豐富的內容算是應有盡有。能在兩個小時演出時間內,牢牢抓住觀眾的眼睛,對於這齣戲的煞費苦心,也真的是衷心佩服。(謝東寧)
5月
26
2014
表演所留有的諸多空隙,讓「遊戲」中大量的關係實踐尚保有一些與「戲劇」的展演論述相抗衡的能量。甚至於當「戲劇」的意義能夠透過身體擴展為對於現實的注視──如雖然身處奇幻的想像,但死亡的現實注定了主角與祖父的失之交臂──時,過去與現在的交替也可以成為解構歷史記憶中認同本質的批判性立場。
7月
19
2024
《清潔日誌 No._____》無疑是一齣具有積極正面的社會戲劇,導演以「類紀實」的手法來呈現這些真實存在於社會的故事,並期許觀眾在觀看時都能夠「感同身受」所有角色的情感與生活。但也正因為這樣的演出方式,使觀者在觀看時不免會產生一種蒼白的無力感,究竟經歷過後所喚起的情感能夠改變何種現況?
7月
18
2024
烏犬劇場標榜以劇場創作作為「行動研究」,因此這個演出某種意義,是反映劇團對戰爭的研究思考,一年前即開始著手田調,半年前產出劇本,不斷進行修改;因此文本背後的史實資料相當豐富,即使取其一二稍加揭露改寫都已是現成題材,但烏犬劇場不願直書事件,堅持「戲劇轉化」,以意念、情感去「附身」穿越劇場敘事,刻意淡化事件的因果邏輯。
7月
16
2024
但是,看似符合結構驅動的同時,每個角色的對話動機和內在設定是否足夠自我成立,譬如姐夫的隨和包容度、少女的出櫃意圖,仍有「工具人」的疑慮,可能也使得角色表演不易立體。另外,關於家庭的課題,本屬難解,在此劇本中,現階段除了先揭露,是否還能有所向前邁進之地呢?
7月
11
2024
從《神去不了的世界》來看,作品並非通過再現或讓歷史主體經驗直接訴說戰爭的殘酷,而是試圖讓三位演員在敘事者與親歷者之間來回切換,透過第三人稱在現實時空中描繪故事。另一方面,他們又能隨時成為劇情裡的角色,尋找通往歷史陰影或傷口深淵的幽徑。當敘事者的情緒不斷地游移在「難以言喻、苦不堪言」到「必須述說下去」的糾結當中,從而連結那些幽暗的憂鬱過往。
7月
11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