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演員而存在《黃飛虎反關》
2月
06
2024
黃飛虎反關(陳清波攝影、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2591次瀏覽

文 蔡佩伶(專案評論人)

試著把觀看的視線放寬,就會發現——在室內劇場之外,歌仔戲仍以酬神喜慶的祝儀形態散佈在各廟埕民家。這類演出就是外台民戲,沒有劇本當天才依講戲仙安排現場決定劇碼。陳美雲歌劇團便是大台北地區名氣響亮的老字號歌仔戲劇團之一。

《黃飛虎反關》故事來自《封神演義》一書,經過多劇種搬演,推測歌仔戲版本或許取自其他劇種。此版本描述黃飛虎家族數代在商朝任鎮國重臣,亦與紂王聯姻,黃飛虎之姊(李翠蘭飾)即為皇后。但紂王專寵妲己(陳素華飾),沉迷酒色。一日,朝臣(簡麗蘭飾)提議應節氣慶元宵當赴鹿台射獵宴飲,妲己贊同朝臣稟報,進一步建議紂王本著敬意,應親至東宮邀皇后在鹿台同樂。皇后婉拒紂王邀約的同一時間,未取令即入宮的黃飛虎之妻(翁麗玲飾)藏匿不慎暴露行蹤,紂王見黃妻美色,以宮令一事威逼黃妻代后參與鹿台酒宴,否則降罪全家。黃妻無奈接受,宴中紂王仍居心不軌,黃妻不從玉殞。事後皇后向紂王探詢妯娌行蹤,反遭老羞成怒的紂王擊斃。太子(吳鳳華飾)見皇后橫死,將消息傳往舅舅黃飛虎耳中,他進退維谷。

劇碼情節簡單,但表演全程演員能量豐沛,觀眾可直接感染演員劇場之魅力以及古冊戲獨特審美。馮鈺瑛飾演紂王,作為悲劇成立的關鍵角色之一,她詮釋荒淫帝王角兼用採花及文武生身段做表。出台先唱【北管緊中慢】定場,唱著「吹簫拍曲,飲酒作樂,一心我咿,呈向愛妃。」吟唱間持扇表現風流帝王神采,以身段應和羽扇舞嬌媚登台的愛妃妲己,歡宴調情對手戲在皇帝愛妃兩人有來有往的近身嬉鬧展開,貼身摟抱顯得特別寫實;而非戲曲表演的傳情套路——眉目傳情搭配舞蹈化身段那種寫意調性。到了尾場,黃飛虎率軍進逼朝歌,紂王軟硬兼施仍招降失利,被迫親征;兩人持大刀對打,馮鈺瑛耍起大刀動作俐落,絲毫不遜正值青壯的對手演員。

飾演黃飛虎的何佩芸,身著黑地靠領白地文武袖蟒服亮相,藉著服裝類型及色彩傳達忠烈/貴族/武將多重屬性。身段亦細膩——正衣冠、耍甩髮、勾腿、旁腿、耍大刀皆穩勁。演技最動人之處在承受衝擊的隱忍到爆發這段。黃飛虎聽聞妻姊意外死訊,頓時大驚失色,緊接著悲憤耍甩髮、唱【福祿陰調】抒懷;情緒轉換極快。但他考量宗族世代忠君聲名,未立即出戰;而是受到妻舅聯合親兒用計盜令旗鼓譟後,才做出此劇的關鍵性決定:赴朝歌興師問罪。當心意已決,便是行動之時,所以在台上卸下蟒服,改裝箭衣;並片腿過場。如此安排,使決意上朝歌的戲劇張力更強烈。這樣的情節設定,也表現出歌仔戲即便移植其他劇種戲目,終究會進行再創造,薰染「歌仔味」——高潮迭起、直率奔放為依歸的拼貼美感。

《黃飛虎反關》意圖表現的主旨不外乎個體面對悲劇命運下的人性兩難。歌仔戲民戲版本相對其他劇種,幾乎沒有多少關於王朝氣象的壯盛排場,反而有意深描反派種種粉飾太平的無理行徑,映襯主角黃飛虎決斷的合理性。社會面,他面對皇恩,家族數代皆受恩蔭是事實,此外還有人臣的倫理規範。情感面,他面對親情,親姊和妻子在朝歌不白而亡,作為家族代表,為至親申冤,似乎也是手足及人夫的責任所在。或許可以說,黃飛虎在重重束縛下,墜入復仇深淵。唱唸作表濃縮了他天人交戰的心理過程。觀眾之所以愛看這類看頭知尾情節套路的劇碼,不完全憑藉詩興或韻味的品味機制,也許無法排除戲曲審美仍在其中運作著,卻已非觀看的絕對視角。在這裡,傳統戲的時代局限性交付演員回血填肉。令觀眾沉溺的是台上見的隨機組合如何碰撞出字音純正的氣口、身段勁頭和對手火花,沒有劇本的即興演出綻放流光溢彩更顯魔幻。

《黃飛虎反關》

演出|陳美雲歌劇團
時間|2023/12/27 15:00
地點|台北崇德宮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劇團準確地將有限資源投注在最關鍵的人才培育,而非華麗服裝、炫目特效或龐大道具。舞台設計雖無絢麗變景,卻見巧妙心思。小型劇場拉近了觀演距離,簡單的順敘法則降低了理解故事的門檻,發揮古冊戲適合全家共賞的優勢。相對於一些僅演一次便難以為繼的巨型演出,深耕這樣的中小型製作,當更能健全歌仔戲的生態。
7月
16
2024
歌仔戲是流動的,素無定相;由展演場所和劇團風格共同形塑作品樣貌。這齣《打金枝》款款展示歌、舞、樂一體的古典形式;即使如此,當代非暴力觀點可以成為古路戲和解的下台階,古路陳套歡快逆轉後,沾染胡撇氣息,不見胡亂。為何一秒轉中文的無厘頭橋段可以全無違和?語言切換的合理性,承載著時空及意念盤根錯節構成的文化混雜實景。
7月
15
2024
《巧縣官》在節目宣傳上標舉的是一齣「詼諧喜劇」,於現代高壓的工作環境下,若能在週末輕鬆時刻進入劇院觀賞一場高水準的表演,絕對是紓壓娛樂的最佳選擇,也是引領觀眾接觸京劇表演藝術的入門佳作。
7月
12
2024
當然,《凱撒大帝》依然有當代傳奇劇場多年來的戲曲與聲樂、歌劇等表演形式結合的部分。吳興國演出賈修斯、凱撒、安東尼,各自使用了老生(末)、淨、武生、丑的行當,以聲腔與表演技巧詮釋三個角色,恰如其分,也維持《李爾在此》、《蛻變》的角色聲腔多重變化的設計。
7月
09
2024
從歌仔戲連結到西方劇本、德國文學、波蘭電影導演或法國文學批評,《兩生花劫》的故事起於江南恩怨,卻在台灣釋放和解。我們當然可以從《兩生花劫》關注且重探本土戲劇的本質,但也不妨將它置於世界文學的脈絡下思考。傳統必須走向世界,而傳統也永遠在當代重生
7月
03
2024
或許老戲新編不若以往跨文化的豫莎劇、取材本土小說系列、或實驗性質系列等劇目的開創與新意,現今的傳承與復刻路線讓豫劇團近幾年的劇目走向較為保守,但在經典劇目不斷重演的過程中,新一代的觀眾看見豫劇團在演員與劇目傳承中的成果亦是打磨功夫的必經過程。
7月
03
2024
《狐狸兒媳-小翠的愛情札記》是一齣充滿戲劇性和情感的精彩客家戲,巧妙地結合神話、戲劇和人性的叩問,融合戲曲、文學和哲學,同時探討愛情、命運和超自然元素等主題的精彩演出,從開場的喜慶氣氛到結尾的離合場景,展現出月缺重圓的仙/人之情。
6月
28
2024
外調演員張閔鈞是新生代中表現傑出的演員之一,無論在眼神的專注與變化、唱唸的真假音轉換或鑼鼓點的收放空間都表現得恰如其分,為本次表演增添許多光彩。有別於其他團隊的呈現,此次展演彷彿將主軸更偏向「小旦」一些,真正的呼應了劇名《薄倖錦衣郎》中女子的悲涼處境,觀賞完畢除了縱橫大仇得報的快感,也默默興起一股「秋扇見捐」的哀戚。
6月
26
2024
對我來說,《青姬》恍如在劇場與潛意識展開交流,反覆觀看未磨損打動的感受。動人始終在捕捉經典間隙的微聲,在經典延展的時空編織,一幕幕的拼湊中浮現新曲;經典不再是方向底定的單行道,微縮個人、團體、社會間多層次群我互動,時空是意識的載具,封存著眾人的意識變化。
6月
26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