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創作者被消失《本事》
3月
10
2016
本事(鐵支路邊創作體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410次瀏覽
陳元棠(專案評論人)

看完這場演出的隔天,媒體上披露「買家網購白色恐怖文件 憲兵進民宅搜索逮人」這則新聞【1】,證明了《本事》的編導對於時局中人民「不完整的自由」的觀察,劇場除回溯過往,也有預知的能力。

節目單上大篇幅討論「四六事件」,對於本演出訊息並不多,且於節目單上劇中人物的照片編排與文字也少有關連,似乎是為本劇無特定時空的設定鋪陳,讓觀眾開放聯想。開場即是戲中「蝙鷺蜘劇團」(即鐵支路邊的倒反同音字)最後一場戲的謝幕,自此展開本劇,角色的服裝上各有象徵,如編劇小西褲子上,縫上拉鍊的嘴巴即是明顯的符號。

本劇以「荒謬的瘋狂喜劇」【2】為形式,於劇中,可稱為操縱傀儡之手的角色珮萱,其戲份相對其他角色的嬉鬧較為沈重,身為臥底的她心事重重,像樂曲中的低音部,讓其他飛揚的拔高音稍有抑制。珮萱握有權力,要運用這權力完成個人對個人以及對時代的復仇,但這行動快速交代直達結尾,並無期待中的徹底翻轉,而是再給創作者重重一擊,在整場特意浮誇的演出之外,拉出黑色的反差。編劇小西一心要完成劇本能登台演出的夢想,焦頭爛額之際遷就他人面目全非,甚至成為珮萱的代筆,有如籠中不斷跑圈圈的老鼠。而團長則是對於一切採放棄之姿,女演員葳葳除了擔任花瓶也是交易品,是權力的獎賞,至於審查官握有印章大權,篇幅比例最重的審查官與編劇小西兩人對話,除表現本劇編導欲讓「官場現形」之外,審查官也像是「內心的小警總」,與編劇小西兩人尚可看成創作者內心的兩方對峙。

「四六事件」在本劇中欲表現的是政治黑手超越時空的存在,我們擁有「不完整的自由」,人與人之間無法互相信任,權力將人變形。演出整體是流暢的,劇情主要描述為求「政治正確」,創作者肩負的壓力,以及在壓力下對決策者曲意奉承或扭曲自己等等,且「性」成為權力交易的貨幣。各個失去自我的劇中人,其「尋找自我」的呼聲甚微小,在此演出中,對於如暗流潛伏的歷史氣氛與權力操弄略被笑鬧包覆住了,未見人物心理轉折更深的著墨,而台詞呈現官話與廢話的藝術,然在語言反覆的「上下交相賊」中,以及場中強烈的音樂裡,卻覺思考逐漸模糊。

藉歷史看現代,然「四六事件」與「當代觀察」兩者卻僅是掠過,女性在其中的物化存在,也使得觀點單一,而劇中人一再反覆相互詰問的:「你是說...」或「你是不是在想...」等等意溢言外,彼此揣測的迴盪間,雖欲呈現溝通語境中的荒謬,劇情仍強調合理與完整性,演員活力十足滿場蹦跳,高漲的情緒反而看不出內在起伏,似乎與台詞中「改編成兒童劇比較好賣」互相印證。此劇約略讀出編導於真實生活中遇到的「官場」樣態,以及在台灣始終鬼影幢幢從未褪色的恐懼,於是結尾自嘲「鐵支路邊」的不合時宜,抒發了當前劇場的困境,然本劇更傳達台灣政治輪替至今,「四六事件」從來不是「不合時宜」的。

如劇評人陳泰松在評鐵支路於2013年製作演出之劇作《狂人教育》時所說:「......若不是這種歷史意識的警覺,便是反向地不夠狂顛,以一種徹底的虛無去解放任何歷史書寫的虛構,直抵治理者的偽理性與終極暴力。」【3】本劇提出歷史事件中的精神,與當代社會、劇場現狀連結,然未達冰山底層,被去除時空的劇中人,於快節奏與高張力中,卻也隨波飄浪無著力點,當語言、音樂以及演出都是滿載無空隙,歷史的「痛」加上劇場創作的「酸」,也就讓人疲累了,本相與荒謬之間,或許都還有餘地可迴旋。

註釋

1. 此新聞發佈於2016/03/06,出自聯合新聞網,連結如下:http://udn.com/news/story/6656/1544576-%E8%B2%B7%E5%AE%B6%E7%B6%B2%E8%B3%BC%E7%99%BD%E8%89%B2%E6%81%90%E6%80%96%E6%96%87%E4%BB%B6-%E6%86%B2%E5%85%B5%E9%80%B2%E6%B0%91%E5%AE%85%E6%90%9C%E7%B4%A2%E9%80%AE%E4%BA%BA

2. 出自2016/03/03,「悠遊台灣」網站對本劇的介紹,連結如下: http://uutw.com.tw/shownew.asp?id=26947&model&page=1

3. 出自Artalks展演評論: 陳泰松評鐵支路邊創作體《狂人教育》,連結如下:http://talks.taishinart.org.tw/juries/cts/9435652f8def908a52754f5c9ad4300a72c24eba655980b2300b

《本事》

演出|鐵支路邊創作體
時間|2016/03/05 14:30
地點|台南文化中心原生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故事沒有統一的表現手法及清楚的劇情脈絡作為支撐,無疑輕了整個事件。而這份輕,在無聲無息地鑽入觀眾內心之前,卻又已被滿溢的音樂給沖散,以至於無法構成份量。(黃明德)
4月
07
2016
整齣戲在呈現關乎「創作是否應當政治正確?」的敏感議題時,能超越故事只有單一面向或寫實手法的述說方式。藉著混搭風,讓故事在寫實、寓言與神話間,以及在現在、歷史與未來間,巧妙地交會。(羅家玉)
3月
24
2016
是否因為親子取向的關係,刻意地把這齣戲變得有些平面化。這一點確實可惜了這個創作影響程度,變得些許的薄弱,沒有後續的衝擊力,變得像似成人版的童書一樣。 (李承曄)
3月
11
2016
《解離》是一個真誠而不「討好」的作品,對觀眾而言,既是情感的考驗,亦是理性的挑戰,既是私密的傾訴,亦是公共的對話,在表演者與觀看者的共同體驗中,印證了劇場兼具的公共性與私密性,也就是劇場的價值。
5月
29
2023
誠然本片面對的客群多數是男同志,選擇面容姣好、身材精實的男演員搭配彷彿布料比金還貴的戲服和許許多多露骨的性愛場面與台詞,應該是導演有意為之而非失手,但是如此擁抱商業的手法,是否也犧牲了表達角色深度的空間?
5月
29
2023
做戲,本來也就是一種填補空白的企圖。但比起填補,《感謝公主》則是打量與顯影了這些空白與縫隙,就算靜止,也是一種行動,讓南管曲音與演員凝練的身體協助冷卻與打亮,同劇中人物一起望斷水遠山遙
5月
22
2023
有別於布萊希特的暴露設備、歌隊敘事等舞台疏離手法,導演湯京哲整合了對於柏拉圖〈理想國〉中地穴寓言想像的舞台設計,透過取消表演、雙面舞台、物件、煙霧和水平燈光設計等巧思,成功阻斷習慣自我投射的觀演習慣;與此同時,光與影二元卻共存的舞台調度,也恢復了實驗劇場早被遺忘的實驗性。
5月
22
2023
創立於2021年的時生劇團,以青少年教育為出發。此次推出劇團二號作《妖怪》,改編自野田秀樹的《赤鬼》。⋯⋯成功另闢蹊徑⋯⋯
5月
22
2023
《ART》中三位演員良好的配合,不管是激烈爭吵或爭吵後靜默的表演,都呈現出生活中應該有的劍拔弩張與尷尬,也正是因為自然的節奏營造出真實氛圍,讓觀眾將焦點更聚在角色的性格,與他們之間的關係。
5月
22
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