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欄目
長度
演出型態

觀眾本是旁觀者,但在和觀眾對到眼時,觀者成了被觀者。觀看表演的過程就像是從另一個角度審視社會和存於其中的自我,有時社會也會以其規範和經驗審視自己。(謝明明)
六月
15
2018
重複呈現的跌落再起,有如加強語氣的文字敘述般,讓視覺的感受極致強化,例如當眾人一起朝右,跌落椅下後,換座位再起時,集體呈現形成的碩大意象,就有別於個人的小起小落,彷彿用了放大鏡來擴張視角的收納。(戴君安)
十月
23
2017
無論是獨舞或是共舞時,他們奮力的表現自我,但是每一個外顯的「我」似乎也受到另一個內隱的「我」質疑,於是四肢朝向不同方向拉扯,身體不斷滑移至不同對角試圖尋求平衡點。(戴君安)
九月
13
2017
因時代的變遷與科技的進展,而將故事進行大幅度的刪改;我將此解讀為因為人無法預知未來,所以劇本只能以現階段有的為基底來想像近未來的時空。(張洛韶)
四月
27
2017
在幻影的操作下,新的世界在這個機械子宮裡孕育成形,宇宙自工業之蛋破殼而出,點點繁星跟著爭相閃耀出現。這是第二層夢境,機械的夢。我們跌入潛意識中,退居成為幻影的一部分,能做的僅是見證這個人造物世界中的生生滅滅。(涂東寧)
四月
24
2017
戴鼎如本人的獨舞,她的表現頗令人驚豔,無論是狂亂的情感釋放,或是無奈的寂靜狀態,她的掌握都相當平穩,編創與表演兼具的未來成就十分可期。(戴君安)
二月
06
2017
一切都演繹於透光布幔的開合之間,這些垂掛於舞台中的布幔黑白交錯,曲線排列得簡約有致,將舞台空間隔出既像Z字形又像S形的視角,光影投射在布幔上營造的撲朔迷離之感,似在隱喻虛實莫測的生命景象。 (戴君安)
一月
10
2017
兩組演員的身體異化,是十分有意思的處理方式。異化的身體概念,呼應了「個人對其身體行為失去控制,而且逐漸疏離他們基本的人性」。(羅家玉)
四月
08
2016
故事沒有統一的表現手法及清楚的劇情脈絡作為支撐,無疑輕了整個事件。而這份輕,在無聲無息地鑽入觀眾內心之前,卻又已被滿溢的音樂給沖散,以至於無法構成份量。(黃明德)
四月
07
2016
整齣戲在呈現關乎「創作是否應當政治正確?」的敏感議題時,能超越故事只有單一面向或寫實手法的述說方式。藉著混搭風,讓故事在寫實、寓言與神話間,以及在現在、歷史與未來間,巧妙地交會。(羅家玉)
三月
24
2016
身體的運用,他們不再厚重的將動作堆積在身體下盤,代之以更多流暢的中高水平部位的肢體流轉,並嘗試脫離身體與地面不斷糾結的反覆形式。(戴君安)
十月
12
2015
馬頭人少年引領出自我認同的矛盾,兩男奪一女則由情愛隱喻身分主宰與個人主體性的意識取捨,彼此相輔相成,互補其不足之處。(邱書凱)
六月
23
2015
蘇鈺婷在這個作品中,將抽象的舞蹈賦予戲劇性的情感,讓舞者們的身體對話得以暢所欲言,且在動作設計、隊形轉換、情節處理以及整體編排上,都展現相當具有個人風格的內涵。 (戴君安)
五月
25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