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才師們,帥和幽默,兜幾?——《漫才日曜日》
五月
31
2022
漫才日曜日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61次瀏覽
張又升

這次的「漫才日曜日」由菜冠雙頭、漫才少爺、海放小子的哈姆和乾拌麵的夏普一同表演。他們各自帶來一段漫才,並且在台上玩了兩場遊戲。

醫病瞎聊、靈魂交換、日本人

漫才的部分,哈姆(裝傻)和夏普(吐槽)以「不存在」的醫病關係為題材來發展,哈姆扮演看似專業的診所人員,但就其永遠狀況外的態度和回應方式便知道,他既不是醫生也不是護理師,甚至是不是櫃台行政人員,誠然路人一位;夏普扮演病人,提出的所有問題和請求都被迴避或扭曲,笑料也建構在此。

菜冠雙頭的菜頭和冠冠以游泳為開端,兩人相撞之後,發生「靈魂交換」,之後的哏也從這裡出發。菜頭(這時其靈魂是冠冠)和冠冠(與前者相反)開始互虧對方,好比想看對方的下體或威脅用對方的身體去做本人不想做的事。菜冠雙頭的演出歷來以高聲量和大動作為標誌,這晚也不例外。

漫才少爺的段子可能是最極限的,不管太田(吐槽)做什麼,如騎車、買東西,三木一律以極為驚嘆的表情(瞪大雙眼,拉長下巴)回以「日本人」。我不知道這裡的哏是什麼──非日本人基於某些成見而對眼前日本人指手畫腳,又或是在地人對日本遊客投以異樣眼光時的說詞?也許只有漫才少爺自己了解。跟前兩段依照一套清楚的「機制」(醫病瞎聊和靈魂交換)來引爆笑聲不同,漫才少爺這段最無厘頭,但也最具顛覆性。

特重對話的喜劇(漫才、脫口秀和相聲等),首先要求觀眾能夠好好聆聽,其次是對周遭事物和議題具有前備知識與關懷。因此,莞爾和歡笑看似放鬆、紓壓、與嚴肅的東西無涉,實際上卻建立在我們觀眾理解的大量意義上。當這些理解被以相反的、出乎意料的或意味不明的方式呈現,幽默於焉浮現。

對無關緊要大加爭論的鬥智樂趣

三段漫才之後的遊戲也是如此。這次的遊戲以「選擇」為主題,要六位演員就幾對有爭議的選項選邊站,如「在租屋處,遇到蟑螂比較可怕,還是遇到鬼?」、「比較喜歡女生的胸部,還是屁股?」、「如果可能,你希望有讀心術,還是預知未來的能力?」、「想要變帥,還是幽默?」、「漫才組合中,裝傻比較重要,還是吐槽?」,演員們必須說出自己的看法,說服其他人。

其中,論點之間的糾結和串聯最是有趣。舉例來說,「『蟑螂會飛所以比較可怕』是站不住腳的,因為『鬼也會飛/飄』」和「讀心術比較重要,因為你只要讀到一個會預知未來的人的心,就也包下了預知未來的能力」等,都凸顯了搞笑所需的機智。至於「帥和幽默」、「裝傻和吐槽」的爭論,則反映出漫才師們的焦慮。帥的人說起笑話來,更容易讓人覺得幽默?或者,幽默的人自然可以讓觀眾覺得好看、覺得帥?最後,令人苦笑的是,所有演員都站到了「帥」的一邊。在裝傻和吐槽方面,有演員認為吐槽能勸阻別人,能夠帶來「阻礙」或「規勸」的快感。雖然如此,當兩個演員都是吐槽或裝傻,演出卻絕對進行不下去,因此兩個選項勢均力敵。

最後一段遊戲以罐頭佐料為對象,讓演員們從外包裝的標示中尋找詞彙作為「必殺技」,相互比拚哪個好笑。哈姆擺出決鬥的姿勢一本正經地說出「一百七十大卡」,最讓人覺得荒誕、趣味、脫力。

總的來說,這回「漫才日曜日」中,在論點之間對決與選擇的遊戲最深刻。姑不論演員們的互動節奏常常陷入大亂鬥,為了駁倒對方而狡辯、瞎掰真的讓歡笑充滿更多想法。諸如「胸部或屁股」、「讀心術或預知能力」之類的嘴砲確實無關痛癢,但拾起小事物大加爭論恰恰是有趣的來源;「帥或幽默」、「裝傻或吐槽」則如前述,讓觀眾在歡笑之餘一窺演員們的煩惱,為快樂和機智等情緒額外添加了一絲絲憂愁。唉呀,搞笑真的很難。

《漫才日曜日》

演出|菜冠雙頭、漫才少爺、哈姆、夏普
時間|2022/05/29 20:00
地點|Two Three Comedy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除了大動作,高分貝在漫才中同樣重要。這兩種「可見」和「可聽」的肢體動作,有別於撐起笑料的文本或概念(在表演藝術的傳統中屬於編劇的工作),雖不是根本的,卻絕對不可或缺。(張又升)
四月
08
2022
劇場能否成為小說讀者彼此間,交換「閱讀王定國」經驗的媒介。就這一點而論,《誰》的創作團隊,沒有令我失望
十一月
23
2022
觀眾從互動的趣味跳到內心的反省,速度極快,當下的情緒跌宕是非常震撼的:「消失新竹」名義上是讓缺點消失、城市升級,實則為文化的丟失。
十一月
14
2022
或許《燃燒的蝴蝶》並沒有走向完全悲觀或悲劇收場,是為了再次尋找救贖的可能性。
十一月
12
2022
雖說日本的舞臺創作自由,但有些議題是禁忌,軍國主義的失敗就是其一。鮮少有作品呈現日本對戰俘的態度和處置,甚至連對相關議題做了軟處理的百老匯音樂劇《South Pacific》,在號稱亞洲音樂劇之都的日本都很少演出。
十一月
11
2022
《Q》的熱演,是以,或許召喚出台灣深層有關文化混雜的焦慮或喜悅,即重思自身文化記憶、形構,以釐清自己是誰之必要。
十一月
10
2022
真快樂掌中劇團近年來嘗試多種的布袋戲與現代戲劇結合的表演形式,也參與傳統戲曲藝術節、戲曲夢工場等活動,多次推出實驗偶劇,並從中探尋偶戲的多種可能性,並自問偶和人之間的距離與關係,形成一系列的演出。而這些演出的主題與要素,均於本次《指忘》中再次應用呈現。
十一月
02
2022
各段移動觀看的微型路徑,變得不只是在步行,因為同一刻的風景,包容了至少超過三件以上的作品。他們並非各自獨立,而是相映成趣,漫步其中才能領略種種交錯的驚喜。
十一月
02
2022
這齣神話改編之作,似乎難從線性思維觀之;意即,劇情走向不同於線性史觀展演人類文明進化,而是透過多重演繹「天梯」,展演循環史觀及不同年代、位置的族人對「天梯」神話情節的認知演變,也讓這個「Sera女祖由天梯墜落」的老故事,在母系社會的現當代部落陪伴想像力的孕育與激盪。
十月
27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