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再多一點邀請嗎?《小提包》
九月
17
2013
小提包(陳又維 攝 小事製作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58次瀏覽
李祐緯(臺北藝術大學戲劇系)

今年「新人新視野」舞蹈篇含三支作品,上半場二段演出結束之後,大幕不降,前台宣布中場休息,在觀眾或站或坐或上廁所的情況下,《小提包》的舞者們已經躍然於舞台上走動暖身,彼此閒聊互動著。所有的舞者都進入一種自然的狀態,再搭配上輕鬆的音樂,利用短暫的中場休息時間,洗掉前兩場演出帶給觀眾的狀態。不意外的,開場走了一個輕鬆恣意的自在感,觀眾也輕鬆的去了解這群舞者的性格跟關係,在自然的互動中穿插著編排過的舞蹈,瞬間又把台上這些截然不同的舞者串聯起來。當街舞的經典老歌,爵士樂團Us3的《CANTALOOP (Flip Fantasia)》被播放時,簡直令人要哭出來了,台上的舞者有的跳舞、有的跳繩,丟球騎單車,玩的不亦樂乎。在有結構的編排下,日常的玩樂也成了舞台上的演出,完整的詮釋了舞蹈即是生活,生活即是玩樂,跳舞的意義本該在於享受音樂。

在歡愉的氣氛過後,一位帶著小音箱、麥克風的女生走了進來時而對嘴時而哼唱,在Beyonce的《Halo》中隨意舞動,鏡球瞬轉,整個空間為之轉換,上一秒是在KTV大唱HIGH歌的擺頭狂歡,下一秒是在舞池聽到好音樂的即興亂舞,不斷的貼合著跳舞本身的自在和隨意。但是大部分舞者的服裝卻是統一的(除了一個LOCKER很原汁原味的穿了垮褲帶了圓帽,如果是想忠實呈現LOCKIN的質地,那後來的KRUMP舞者卻是帥氣的西裝背心呢?),這樣的一致性掩蓋了每個舞者的獨特性,制式的表演服讓他們看起來失去了一開始的玩樂自在感。當然舞者本身都還是很享受的音樂裡面的,這是符號象徵的問題,表演服讓他們看起來像一群表演者,使得接下來的段落,排舞、CIRCLE、SOLO都成了精密設計底下的演出。

一直到最後的大合舞,節奏緊湊堆積著觀眾的情緒到最後,卻沒有爆發出來,那個瞬間應該充滿著大聲歡呼尖叫大拍手(有看見一兩個觀眾要拍手但是卻發現其他人沒有動靜而作罷),直到謝幕的時候大家才真正的鼓掌歡呼,但是堆積的東西已經煙消雲散,那些掌聲就只是給辛苦的舞者跟精采的演出,而最動人的片刻卻沒產生立即的化學反應,的確是可惜了。

當然不同的觀眾也會產生不同的反應,但是最大的問題還是在演出空間上,編舞者以「小提包」為概念創作了這支可以帶著走的舞,可以說是相當成功,這支舞帶到戶外街頭隨便任何一個地方都可以得到很高的評價,只是帶到了文山劇場,在劇場內,花了二十分鐘的鋪陳,觀眾滿心期待著表演者最後會給我們什麼樣的歡樂或是衝擊,而結尾卻是一段超厲害的排舞。這樣安排不能說不好,只是可惜了前半段的輕鬆愉悅,結尾所達到的效果,許多六到八分鐘的街舞排舞都能夠達到。

這是一支成功的舞作,但是需要更適合他的舞台。在觀演關係被如此明確的建立之下,表演者的一舉一動在台上都會被放大檢視,但這群精湛的舞者卻被放大到一種望塵莫及的地位。舞者越厲害,和觀眾的距離就越遙遠,因為最後的舞蹈肢體已經失去語言,回到最原始的舞動,這是最直接的魅力,卻也直接劃分出舞者跟觀眾的差異,他們在台上劃出了一個舞蹈圈,觀眾們永遠走不進去其中,只能在一旁感動的看著,卻沒辦法親身體會跳舞的快樂,如果整支舞的最後能夠少一點炫技多一點邀請,那我想感覺會大大的不同。

《小提包》

演出|新人新視野:舞蹈篇/楊乃璇
時間|2013/09/12 19:30
地點|台北市文山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楊乃璇某程度上地解構現代舞,但是否能促使人們在步出劇場這阿卡迪亞之後,真正了解、欲近更直面「現代舞」作為藝術——包含其特定之歷史與流派——仍是最大疑問。
十二月
05
2022
表面上,兩者看似未有交集,然而兩件作品皆在舞蹈中製造了一定程度的遊戲性。《#標籤》內建在演出裡,《解剖學與策略》則是誘發觀眾的參與興致,靈巧地達致合作關係。
十二月
05
2022
在「策展」作為一個動詞,逐漸以流行符號般的姿態,進入表演藝術界,取代「藝術總監」、「導演」、「製作人」等名稱之際,我們應該期待什麼樣新的「表演策展」?
十二月
05
2022
在一拉一扯間,折磨亦或拯救早已模糊了分界,伴隨著急促的切分音,不斷在舞台來回的拖行延續至結束。
十二月
02
2022
《崩》一言以蔽之,始終是創作者意圖展現「生」的意圖,確實是在無盡的循環律動當中,找到一股與周遭抗衡的力氣。
十二月
02
2022
8字型日軌跡在此已不只僅僅是天文景觀的意象,那沒有開始亦沒有結尾的路徑圖像,似乎也象徵著金小姐母女兩代人
十一月
24
2022
作品蘊含一絲力量的曙光。遊走在浩瀚穹蒼中的渺小人類,需要面對平凡孤寂的現實,然而,生存的姿態是可以自我決定的。
十一月
24
2022
三位舞者扭成一綹髮束,與他人產生關係,親熟,交換彼此的鼻息,讓個體的意識黏結成群體,再將這些凝鍊成群體共識。
十一月
23
2022
蔡博丞的舞蹈編排結構,最初如一部一鏡到底的單軌電影,雖有諸般變化,但鏡頭幾乎都圍繞在獨舞者葉書涵的周遭,同時更形成一種混亂的氛圍
十一月
22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