靡靡之音暢青春《如果沒有你》
12月
13
2011
如果沒有你(劉振祥 攝,雲門舞集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968次瀏覽
鄒之牧

雲門的《如果沒有你》說是以流行歌曲入舞,首度,且完全地。於是不帶任何預期地,我在劇院的椅子上,靜坐等著。18首歌,意外並不是支支都是耳熟能詳的招牌曲,畢竟,編舞有編舞的考量!倒都是大家熟悉的歌者就是。

標題歌曲《如果沒有你》,以完全預料之外之姿起首開宗明義即出現了。以一個幕起,鏡子(又是鏡子!來自《花語》---根據節目單)中間出現的妖嫋女子顯示。搖擺的身段,巧笑嫣然,顧盼自雄(雌),有些兒煙視媚行,是呈現著白光那個時代的上海風情嗎?但還沒有會過神來,歌曲已經倏忽轉到伍佰的《煞到你》了!當下、本土的曼波!搖啊搖。24個彩衣舞者不夠,晶亮鏡子加乘的,是更多滿眼的繽紛!與活力!直視觀眾。之前幕起的鏡子,反映的,也是觀眾自己!作品便是這樣一路開展,拉進、邀請著觀眾!歌曲間的切換,也是不加細細轉換,音質也不見刻意修飾,編作者就這樣刻意一路推進,進到了蘇芮的《是否》。

重組的鏡子,背後隨著歌聲走出一個一手擎起裹了OK繃(?)的女子!女子奮力跳著,從拳術出發的(?這兒也可用這樣的身段!)動作,用力呼吸的聲音都聽得到!為什麼要一隻手一直舉著呢?從一開始那特別濃的妝,到舞者看來無一絲閃失的直視觀眾齊齊的笑顏,我始終覺得有些不對勁?但大師潛藏的tone調,始終狀況未明!

之後是KTV的大「國歌」:《不只是朋友》!黃小琥奮袂、一波又一波的歌聲,演過雲門《紅樓夢》影射賈寶玉一角的舞者蔡銘元奮力滿臉愉悅地舞在三個女人之中,大迴旋的身體靠拳術的底子很快地都收得回來!他抱完這個抱那個,最終被「大老婆」一把抱走扛進後台去,終止了他那「無邪」的周旋!全場哄笑一片!!是了,就是這個,大師的註腳終於出來了!原來他一路都是帶著comment(自己的觀點)的!我可看到他那一絲微笑(grin)掛在嘴間!

雲門資深舞者邱怡文的詮釋下,順子清麗的聲音《不再想念》迴盪在下一支的舞台空間中!黑調的鏡面環繞中,舞作的編寫,進入有些真正的動人。如那歌聲停歇處落坐在地的一聲「碰!」,是真實世界中的聲響、情感與挫折。一直以來鏡子裡的「投射」,因之也更堪玩味起來!

但不容你深思,舞又180度回到了戀愛的源頭。很受年輕人歡迎的任賢齊的《對面的女孩看過來》!林心放傻氣的表演和詞曲作者阿牛神似,末了背後跟了一串女生大喜過望,是成功的令觀眾莞爾的設計!爾後,張學友歌神一般的《愛是永恆》,讓舞必須進入正色了!光影下,鏡子璀璨如金光寶盒,有著舊好萊塢”old fashioned”的光彩奪目!滿地GOBO的彩影,也一片風光明媚!男子水藍色的服裝,女子絳紅的深粉紅,有著Paul Taylor(保羅泰勒)那樣的美好。指尖處,襯著黑底背景的留白,多芭蕾的語彙。許慧欣的美聲出現,男女對口唱;男子扛起女子,裙曳飄飄,在雄壯的編曲和和聲下,一時有著早年冰上假期(Holiday on Ice) 那樣的錯覺美好!

要玩老派就老式到底,接下來拉到台灣,歌還沒完沒關係,立刻切換進帽子歌后鳳飛飛的《巧合》,展示七O年代綜藝節目的豪華排場!看著蔡銘元為首的雲門舞者跳著當年「四騎士」那樣帽沿壓得低低的電視伴舞,是一絕!觀眾歡聲雷動!中場休息。

15分鐘之後,下半場開場的「收心操」,是周杰倫的《不能說的秘密》。那不斷重複的主旋律的單音鍵琴聲,或許提供了林懷民最擅長的編舞情緒,獨舞者王立翔也把那困頓的情緒、制約下的情感壓抑,詮釋得好極了!光影下,沒有出口的孤寂,畫面有著一份強烈的動人心魄!接下來,是女性的衷腸。陳綺貞那乾乾淨淨的嗓音,唱著《狂戀》。動作細膩地詮釋著歌詞:「所有的思念……」。自體的迴旋、每一個掬手、抬足,繾綣地熨貼著字句。隨著音樂中的頓挫、配樂中的鼓點、鋼琴、與大提琴的拉弓……,我們看到大師是如此詮釋著一首流行歌曲的!不知他個人最喜歡的是哪首?

再來,林懷民刻意要大家走出傷感,「一起唱!」,跟著銀幕打出的歌詞,唱蔡琴的《恰似你的溫柔》!老式跳躍的提詞圓點符號讓人噴飯!年輕舞群那聳到不行的「划船」帶動唱「伴舞」,則是把老扣扣的KTV濫情損到極點!但接下來,卻是我看過最動人、最強烈的一段寫情的舞段:《愛或不愛》!簡單的鏡子塑造起或許臥室的場景,內衣的男人與女人,起著臥室的勃谿。在張惠妹直率、細膩的歌聲中,蘇依屏與林心放以散亂的長髮與孔武有力的身體視覺,透過緊密糾纏交織的動作,在漂亮的編曲下,將愛侶間狂烈糾結、剪不斷理還亂的愛、怨、交纏,表現地炙烈而動人!最終男人仍不捨地抱著不放,女人則拂袖而去!

於是,接下來羅大佑的《戀曲1980》,似是個刻意安排的「愛情何必那麼認真」的反諷?黑西裝的男人在天地間作似灑脫。下一曲張震嶽的《愛欲浮世繪》,又是另一番長篇的男女戀愛論文;只可惜,歌詞只聽清了「夜店」兩個字。王力宏的《柴米油鹽醬醋茶》,又響往起單純的關係。雲門資深舞者楊儀君成功地傳達了田園風味的怡然質感,歌詞有「月兒彎彎……」。接下來,盧廣仲的《OH YEAH!》,則像平衡一樣,在城市的曲風中,表達同樣尋求simple life的嚮往!服裝則是首度安排了一名穿著日常短褲的女生現身,打破了舞一逕風格化的長擺禮服舞衣。

此舞似不想太進入太多的敘述與解讀,於是又急轉直下進入調性完全不一樣的黃小琥詮釋的《我的心裡只有你沒有他》!進入全然的抽象!!透亮的大片鏡前,我們只見到一身火紅的周章佞強健的肌理,及那不可一世、佛朗明哥似的傲然舞姿與丰姿!於是我們倏忽明瞭了,懂得她與開場的白光其實是一樣的!都是隔著世代荏苒不變的妖姬!與流行精神中永遠的女神!

最後總結於羅大佑的《握手》,舞者全體上台,勁歌熱舞,不盡清楚的歌詞中,有著:「青春的火焰」!64歲的林懷民跨越了流行音樂的幾個世代,年輕人的情愛消長、風潮的更迭交替,想必盡收他眼底且備覺興味盎然!此次作品提供了觀眾滿滿的娛樂,他也在其中試圖編織、找尋自己的脈絡,建立一套觀點,而不為歌詞、流行、甚至歌星的盛名囿限,實在是個輕鬆、實驗、親民的作品!

《如果沒有你》

演出|雲門舞集
時間|2011/12/08 19:45
地點|國家戲劇院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所以,「跳舞的劉奕伶」或「脫口秀的劉奕伶」,孰真,孰假?跳舞的劉奕伶必是真,但脫口秀的劉奕伶難免假,此因寄託脫口秀形式,半實半虛,摻和調劑,無非為了逗鬧觀眾,讓觀眾享受。
7月
21
2024
作品《下一日》不單再次提出實存身體與影像身體的主體辯證,而是藉由影像之後的血肉之軀所散發的真實情感,以及繁複的動作軌跡與鏡頭裡的自我進行對話;同時更藉自導自演的手法,揭示日復一日地投入影像裡的自我是一連串自投羅網的主動行為,而非被迫而為之。
7月
17
2024
無論是因為裝置距離遠近驅動了馬達聲響與影像變化,或是從頭到尾隔層繃布觀看如水下夢境的演出,原本極少觀眾的展演所帶出的親密與秘密特質,反顯化成不可親近的幻覺,又因觀眾身體在美術館表演往往有別於制式劇場展演中來得自由,其「不可親近」的感受更加強烈。
7月
17
2024
「死亡」在不同的記憶片段中彷彿如影隨形,但展現上卻不刻意直面陳述死亡,也沒有過度濃烈的情感呈現。作品傳達的意念反而更多地直指仍活著的人,關於生活、關於遺憾、關於希望、以及想像歸來等,都是身體感官記憶運作下的片段。
7月
12
2024
以筆者臨場的感受上來述說,舞者們如同一位抽象畫家在沒有相框的畫布上揮灑一樣,將名為身體的顏料濺出邊框,時不時地透過眼神或軀幹的介入、穿梭在觀眾原本靜坐的一隅,有意無意地去抹掉第四面牆的存在,定錨沉浸式劇場的標籤與輪廓。
7月
10
2024
而今「春鬥2024」的重啟,鄭宗龍、蘇文琪與王宇光的創作某程度上來說,依舊維持了當年與時代同進退的滾動和企圖心。畢竟自疫情以來,表演藝術的進展早已改頭換面不少,從舞蹈影像所誘發的線上劇場與科技互動藝術、女性主義/平權運動所帶來的意識抬頭、藝術永續的淨零轉型,甚至是實踐研究(Practice-as-Research)的批判性反思,也進而影響了三首作品的選擇與走向
7月
04
2024
當她們面對「台灣唯一以原住民族樂舞與藝術作為基礎專業」的利基時,如何嘗試調和自身的文化慣習與族群刺激,從而通過非原住民的角度去探索、創發原住民族表演藝術的樣態,即是一個頗具張力的辯證課題。事實證明,兩齣舞作《釀 misanga'》和《ina 這樣你還會愛我嗎?》就分別開展兩條實踐路線:「仿效」與「重構」。
6月
27
2024
現實的時空不停在流逝,對比余彥芳緩慢柔軟的鋪敘回憶,陳武康更像帶觀眾走進一場實驗室,在明確的十一個段落中實驗人們可以如何直面死亡、好好的死。也許直面死亡就像余彥芳將回憶凝結在劇場的當下,在一場關於思念的想像過後,如同舞作中寫在水寫布上的家族史,痕跡終將消失,卻也能數次重複提筆。
6月
26
2024
對於三個迥異的死亡,武康選擇一視同仁,不被政治符碼所束縛,盡力關照每一個逝去的生命與其相會的當下,揣度他者曾經擁有的感受。不管可見與不可見,不管多麼無奈,生與死跨越重重的邊界。
6月
26
2024